北京当局的危机感到了最紧迫的时候(图)



9常委(看中国配图)

最近几周,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作家冉云飞被抓,一批维权律师接二连三被抓。中美人权对话就是在这一阴暗的背景下在北京召开的。中美人权对话会结束后,参加会议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在北京对媒体表示:中国人权状况严重倒退!显然,人权对话毫无结果。但是美国政府使用这样一种远非外交辞令式的批评性表态又意味着什么呢?人们最大的疑问可能还是:为什么中国当局在今年发动了一场近年来最严厉的、最密集的镇压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运动呢?当局明明知道这样做会冒着大大损坏中国国际形象的危险,那么,这样做的必要性又在哪里?与此相应的还有另外一个奇异的现象:那就是中共高层急于各说各话,温家宝甚至不吝发出严厉批评的声音。自然,人们要问,中共高层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此,旅美政论家陈奎德为我们谈了他的看法。

法广:中美新一轮对话看样子以失败告终,美国助理国务卿刚刚在北京对媒体说,中国人权严重倒退。您觉得美国方面的语气是不是比较严厉,同以前有无区别,美国是否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加大了压力?

陈奎德:我想,这一两年中国人权的倒退,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人权的倒退是众所周知的,是公认的事情。因为当局做出来非常多的,甚至过去多年都从来没有做出过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美方的说法只是一个对事实的描述。它如果不这样说的话,世界舆论也觉得美国没有尽到责任。本来美国在有些事情上已经过分的退让了,所以这次中美人权对话,美国必须要把有些话要表达出来。这也是美国最近的国策所决定的。

法广:艾未未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一个异议人士,其实这几年他对中国官方的批评一直不断,但官方一直都没有对他做什么。这次,当局是把艾未未真的抓起来了。您觉得中国当局的这个行动预示着什么呢?

陈奎德:中国当局当然有他一贯的逻辑。为什么它前些年没有抓艾未未,而现在要抓艾未未,这中间说明就是目前中国的危机已经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或者是在北京当局看来是非常严重的。它如果不这样做,它就觉得那就再也不能控制局面了。所以它就作出如此不顾国际舆论的、甚至对它自己的国际形象有严重损坏的这样一些行动。除了艾未未,当局还抓了很多人,包括冉云飞,包括很多维权律师。都是前些年没有抓的,现在都开始都抓了。所以美国说这是人权倒退,严重倒退,这是一个对事实的描述。

大家都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情况发生?当然可以看到的一个明显的因素是中东的革命。而且中国也发生了类似茉莉花革命抗争的那样一些事件。但是除此之外,恐怕还要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中国目前面临着内政外交和经济上的几面夹击。经济上通货膨胀非常严重,过去采取的措施并没有奏效。这个且不说。内政方面主要是高层的权力斗争,现在大家各说各话的局面已经形成。薄熙来干他的一摊,温家宝说自己的一番话,其他的也各说各的。有些人跑到重庆去,有些人至今对重庆也没有发言。可见中共最高层就连非常明显的对外的姿态,也已经表现得各说各话,或者说这是他们所谓的“自选动作”。这已经成了一个规律性的、目前是一个家常便饭的东西。我想北京面临的挑战从来没有目前这么大,所以它采取了一些非常极端的措施。来压制、控制社会上对人权的要求,压制各方面的维权人士,包括过去一直没有动过的人士,现在也动了。这说明他们的危机感已经到了最紧迫的时候了。

法广:从您刚才的分析来看,北京当局采取如此严重的镇压措施,那是他们已经预感到了中国现在处于一种非常严重的形势。概括地讲,在您个人看来,中国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形势?

陈奎德:当然中国是处于一个非常的需要大变革的前夜。但具体时间是否像中国当局判断的那样:不采取这样一些完全违反宪法的、完全倒退的措施,就可能让它的政权丧生?我想可能还没有到这种地步。但是北京当局作出这样一个行动来,可能更重要的,或者说从更具体的个人原因来说,恐怕还是上层政治斗争的结果。因为在上层的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从来都是往左倾的,这是中共的规律。一般来说,只要它的上层的权力没有完全牢固地掌握在某一个强人手中的时候,它的政治就往左的方向倾。因为大家都怕被对方说成是软弱、投降、向西方投降、或者是对民间软弱。因此凡是在权力斗争最激烈的时候,这个政治的指针就往左摆,这是中共政治的一般规律。不过,他目前已经把弦绷得非常之紧,引起了国际舆论,包括国内舆论的极大的愤慨和关注。弦绷得过紧了以后,它是不可持续的。它会断的,那一旦断了,产生的危机就会比现在更要大得多。所以,它如果不改弦易张,回到正常的道路,接受国际社会的一些最基本的、最低的准则和要求的话,这样下去只有对中共自己不利。

法广:那就是说,现在中共对国内采取的这种镇压和压制与党内斗争有很大关系。大家可以看到一些现象,比如胡锦涛表面上似乎一言不发,而温家宝有点像一个观察家一样,不断地批评,而且有时批评得很严厉。那么,这都意味著中共党内高层的分裂和分歧在扩大?

陈奎德:对。而且它就是故意做出这样一种姿态来,现在已经不是说要回避,要躲开我和其他人的不同,而是它就是要显出我就是和胡锦涛不同,我就是和其他人,比如和薄熙来不同。每个人都要做出自己的一个不同的姿态来,这本身就说明一个很大的问题,就说明他们都觉得这样做在政治上对自己是最有利的。

法广:那他们在人权问题上的态度,对艾未未,对其他维权人士的打压,包括继续关押刘晓波,他们的立场应该说是一致的?

陈奎德:我想既然是最后已经实行了这样的打压,显然最高层最后是通过了这样一个决议。因为像这些事一定是要通过最高层决定的,不可能是基层的官员擅自决定的。不过,中共的政治大家都也知道,比如像六四镇压。最高层是有投票的。这里面有所谓的弃权的,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最后不过是镇压的占了多数,或者说镇压的是有强人掌军,然后实行了。因此,我们现在也不能决然地说,既然实行了这个镇压,那就是九个政治局常委或者所有政治局委员大家统统举手赞成通过了这样一个措施。我们并不清楚,只能说也可能有这种情况,有些人不同意,或者说有些人弃权。诸如此类的都可能有。

法广:我从您的分析感到,一个就是中共高层自己意识到形势很严峻,他们自我这样感觉,就是有一种恐惧感和紧急感;另外就是和中共党内的斗争越来越激烈有联系,就是各人要表现各人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们难道没有意识到,如果这样下去,只会加剧局势的恶化?只能在国际社会面前,更加损害自己的形象,而且对他们将来也不太有利?

陈奎德:稍微有点脑筋的人,包括他们高层的人也都知道,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大局如果牢牢的绷在这样一个和世界主流秩序不同的,甚至处于某种刺头的这样的地位上,对中国是不利的;但是,从他们本身的政治利益出发、或者从一个大的政治集团的利益来考量,他们又有所谓邓小平式的在八九年时的那种思维,那就是所谓退一步也不能退,甚至半步也不能退。退半步,就会大厦崩塌,整个的防堤就会崩溃。这种思维导致他们做出了非常非理性的、非常严厉的镇压措施。而挑战或者不同意这种措施的人现在看来声音比较小。况且在他们有危机感的时候,至少最高层的大多数人认为还是沿袭老办法可靠,这是他们的逻辑。就是说不管怎么说,不管镇压在国际上激起的舆论如何,形象怎么样,国内将来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今天,当下,我就是镇压了,我才能保持住这个权力。他们的思维当然是有那种所谓的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这个心态的,所以说,现在,当下把局面控制住,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将来怎么样,我管不了了。中共高层基本上大多数是持这样的心态的,再加上中共权力斗争的规律,就是凡是在权力斗争激烈的时候就往左转,就加紧打压。因为它就是用这种意识形态立国的国家。虽然这种意识形态已经完全是一块破旧的遮羞布了。但是到了关键的政治斗争的时候,这个遮羞布还是会起作用。

法广:那如何看温家宝的一些讲话,包括他有关政改的讲话,包括他对一些社会现象的批评。虽然他这样做也可能是您刚才提到的那样一种规律的延伸,就是他们党内斗争的结果,就是说各说各话,或者各自表现自己。但这样做有没有一点正面的意义呢?

陈奎德:这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自选动作,而且自选动作越来越多。不过我还是承认温家宝的讲话应该是有正面意义的。因为他毕竟代表了一种声音,一种中共党内高层的甚至是最高层的声音。它向全世界表达出来的是:中共最高层也有不同的声音。虽然这种声音可能不能付诸政治实践,这种声音的力量还比较弱,而且发出这种声音的人也不一定真正的有决心,有实力,甚至有真正的政治意愿来贯彻他的主张。但是,发出这种声音,比不发出这种声音是有帮助的。它对于世界的舆论,包括对于中国的老百姓判断中国的政治走向是有帮助的,而且它也可以作为一个未来政治斗争中间的一个因素,会被各方的政治力量考虑进去的。所以有这个声音,当然是有它的正面意义。绝对不是有些人说的这完全是欺骗性的东西,反而会更有害。

来源:法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