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1/04/25-2011/05/01)

2011-05-03 16:25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周,药家鑫案被害人家属放弃追要民事赔偿,此案的后续发展继续引发关注与讨论;茅于轼撰文批判毛泽东引发强烈反响,针对中共政权的全面左转算是一次回击;人民日报谈包容 外热内冷,人民很难再相信这种虚假而没有行动的宣传。

药家鑫案被害人家属放弃追要民事赔偿

药家鑫案被害人家属放弃追要民事赔偿备受瞩目的药家鑫案一审判决后,民事部份4万5千余元的赔偿引发不小争议,认为“赔偿太少”。4月25日下午,该案原告民事诉讼代理人张显在自己博客上贴出《对药家鑫案判决的立场和意见》一文,表示放弃追要法庭判决的赔偿,并对民事部份不合理判决地方放弃上诉;要求药家鑫用生命为他的行为来赎罪。博文最后称“我们想对药家鑫父母说:我们农村人并不难缠!你们应该低下你们高昂的头!”

据华商网报导,张显称,按照此前预期,他们要求进行包括死亡赔偿金、张妙父母的赡养费、张妙孩子的抚养费等合计共23.6万,以及30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张显表示,“法庭对死亡赔偿金等没有做出裁决,法理上很难说通”;关于张妙父母的赡养费,法庭的解释是“张妙父母未年满60岁,并且具备劳动能力”,所以没有做出相关判决。

立云点评

受害人家属放弃了追要民事赔偿无疑获得了大多数网友的一片称赞,这种重亲情轻金钱的行为如今也非常令人感动。但也有少部分人不以为然,认为法院判决不合理就该正常索要,正常的社会得到公正的判决与合理的赔偿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案发后药家一方有钱有势,故意的利用各方人士制造各种社会舆论,如今在这种官强民弱的观念影响下,家属为了给受害者讨还公道,不惜放弃赔偿要求,还是反映出这个社会的司法公正存在很大问题。而且判决结果下来也不十分令人感到圆满,的确赔偿之低令所有人难以接受,以至于有人开始怀疑,是法院故意压低赔偿,在二审时通过运作私下协议多赔偿来换取改判死缓。然而受害者家属的确很有骨气,干脆放弃追要民事赔偿,这样就几乎断了二审改判死缓的情况发生,同时也算是抽了法院不合理赔偿一记响亮的耳光。当然中国国内还有大量有良知的网民不会坐视不管,纷纷表示要给受害者家属捐款。

受害人家属放弃赔款的做法,也是跟药家鑫当初的杀人动机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药家鑫杀人固然有其自私、残忍、冷酷的一面,但同时也是受了如今中国社会道德沦丧所演绎出的种种观念的驱使,什么“农村人难缠”,“以后没完没了”,“撞伤不如撞死”等等,这既是一个个人悲剧,同时也是一个社会悲剧。但愿受害者家属的行为,与整个药家鑫案所带来的经验教训,能够给中国社会以警示,但愿今后不再发生这种撞伤人又杀死人的事情了。

茅于轼撰文批判毛泽东引发强烈反响

北京知名学者茅于轼26号在《财新网》发表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引发强烈反响。文章说,这个“祸国殃民的总后台”至今还在天安门城楼上挂着,在大家每天用的钞票上印着,中国的这幕滑稽剧现在还没有真正收场。文章一出,立即被网民广泛转贴,仅财新网当天的跟帖评论就有3000多条,叫好声不绝,但文章很快就被删除了。

据《苹果日报》的报道,茅于轼26号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坦称,发文目的就是要将毛“彻底赶下神坛”。他说,自己知道该文能在媒体公开出现“确实不容易”,但“现在评价毛泽东已经不是禁区,怎么评就不应只由官方一家说了算,总得听听不同看法吧”。他希望当局能够大度一点,“不要一下子就删了”。据悉,这篇长达 5000多字的文章,堪称是一篇讨毛檄文,用词尖刻直白,指毛泽东“终究要完全走下神坛,剥离神像外衣,接受公正评判”。

茅于轼的这篇文章写道,毛泽东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文化大革命,这是他对三年大饥荒责任感到恐惧的反应。中国当时饿死3000多万人,超过中外历史上无论和平或战争时期饿死人的最高纪录。为了逃脱这个责任,他又发动文化大革命,逼死曾因三年灾荒批评过他的刘少奇。而大跃进饿死的3000多万人,大部分还都是当年帮他打过江山的贫下中农,但他对此却一点儿也没有感到痛心等等。

茅于轼强调,大家都说,毛泽东具有超高的智慧,没人学得了,但是,更没人能学的是,他的冷酷无情,没有起码的人性!

立云点评

正当中共政权预谋效法薄熙来把大唱红歌推向全国准备全面左转之时,晴空霹雳般出现这样的文章可谓当头一棒。此前国内的批毛文章虽然也有存在,但基本上还是半遮半掩或轻描淡写,而茅于轼这次在专门文章中对毛泽东进行了严厉、全面、露骨、尖锐的批判,而且能够在国内网站上公开发表,实属破天荒头一次。中国经历过把毛泽东奉为神明大肆崇拜的文革时代,而毛泽东的阴魂如今在中国大地还未完全散去,中共现政权虽然早已放弃了毛泽东的路线主张,依然把其当作神主牌来维护其统治合法性,还有少部分民众尚未摆脱长期的洗脑欺骗,虽然对现实不满却又怀念过去,这样依然对毛泽东心生好感。如此背景下此文一出,自然是引起了强烈反响。

想想文革时如果有人敢对毛泽东在无意中稍有不敬,都会招来牢狱成为批斗对象甚至是杀身之祸,即使在九十年代李志绥在美国写了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也被怀疑遭到中共特工暗杀身亡。可如今也是时过境迁,去年有教师袁腾飞讲课批毛泽东在网上传播,今年年初有开发商在海南推倒毛泽东像,到现在茅于轼又这么大张旗鼓炮火猛烈的展开针对毛泽东的批判,可他们遭到中共的打压却是微乎其微的,相反现在维权上访却被打压迫害的很厉害,看来毛泽东已经被中共政权一定程度的抛弃了,现在只是把毛泽东留着一张皮用来维护政权或某些人的个人利益,也可以看出中共各级领导人对毛泽东本身也并无好感,虽然现在有些人还打着毛泽东路线来争权夺利。

现在虽然这篇文章被当局删除,茅于轼也受了些电话骚扰恐吓,对方也没敢表明身份,当局也没有深入去为难茅于轼,而首发此文的财新网及其负责人也相安无事,现在也说不定他们背后有中共右派势力支持。不管怎么说批判毛泽东也是批判中共政权的一部分,这在国内还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预计随着以后形势的发展,民众变得越来越有勇气,越来越焕发激情,还会有人站出来发表不同内容形式的讨伐文章。

人民日报谈包容 外热内冷

中国官方刊物《人民日报》28日突然刊登评论部文章,用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为题,呼吁以包容心态对待不同声音,有关文章在中国加强打压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之际刊出,香港议论纷纷,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认为,这只是中国缓兵之计,以纾缓西方的不满声音,中国内地人不会重视。

事实上,有关文章在中国内地的反应出奇地冷淡,连《人民日报》强国论坛在文章发出整整一天,只有两个持否定和质疑态度的跟贴,文章的阅读人次亦只有一百余人。

惹起香港窃窃私议的文章开宗明义指出,中国已经从千人一面发展到丰富多元的时代,而多元表达难免会有“异质思维”,这时,各方应理性平和讨论,但遗憾的是,一些人在讨论中容不下异见,相互对骂、攻讦,动辄给对方扣上吓人的帽子,搞起了“诽谤定罪”,甚至以权力意志压制不同声音。

评论不点名引述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表达自由注脚:“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指这是自信的表现。那种“不同即敌对”的思维模式,是狭隘虚弱的表现,无助于社会和谐的构建。故此,各方应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透过交流化解矛盾和协调立场,达成共识。而手握权力的执政者尤其需要这种“包容”,否则会导致寃案。

立云点评

中共党文化就是能去创造出许多新名词来,比如把抗议示威叫做群体性事件,把镇压叫做维稳等等,都是在搞乱模糊人们的思想认识,达到混淆善恶掩饰罪孽的作用。这回又造就了一个新名词叫异质思维,应该指的是不同思想不同政见,可是使用了异质思维就带有了贬义,读来有些指非主流的、边缘化的、不正常的思维,并且冷冰冰纯物质化缺少人性色彩,其实暗藏的祸心就是想把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形容为精神病变态,可见党文化之歹毒有时非深入思考很难窥见其本质。

这次人民日报要讲道包容不同思想,可此前中共的高层领导或媒体讲的却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特别是今年两会时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提出五个不搞,其中一条就是不搞思想多元,如今中共政权为了预防革命正在大肆严控网络打压异议声音,现在作为中共喉舌的人民日报也出现反常变态,不禁让人疑惑与惊异。现在还缺乏准确依据来判断人民日报的真实动机是什么,一般的猜测看法分两种。一种认为如今中国社会矛盾激烈动荡,民众对中共政权的仇恨日益加大,这时中共政权推出这篇文章,用来缓和官民矛盾,又行欺骗之术,假意装扮自己的开明形象,给人们制造错觉消磨革命意愿。另一种看法认为这篇文章是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是党内右派改革力量在展开反击。现在虽然中共党中央全面加强对社会民众的镇压,意图在全国都推广重庆模式把红歌唱向全国全面右转,但中共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存在很大的分歧,温家宝就在最近不断的发言强调给人民讲真话的权力,跟中共主流声音唱反调。据有消息透露,中共内部包括军队都有人对如今疯狂镇压茉莉花运动感到非常不满,认为做的太过份,有种看法认为近期中共大肆无理由抓人就是为了让他们消声沉默,那么党内另一派也可能揪住这点拿人民日报当阵地展开批评攻击。

不管谈到哪种看法,现在让中共政权容纳不同思想还是不可能的事,中共政权目前也不会有一点实际行动,民众对此已经从无数次血的教训无数次失望中深有体会,所以大多都是不保希望反应冷淡,甚至是拿言辞挖苦讽刺,有的人甚至拿当年中共反右运动做参考,认为这会不会又是一次中共政权引蛇出洞的阳谋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