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奇谈】小宋与老江苟合探密

2011-06-02 09:05 作者: 张昭涵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坊间关于宋祖英和江泽民之间的乱伦苟合的传闻已经很久很久了,那么对于他们二位这种不伦的举动其败坏性和破坏性极大。

“宋”与“送”是谐音。“宋祖英“的意思就是葬送祖国的精华,文明方面、做人方面的。那么“宋江”的苟合,一,混乱纲常;二,葬送江山。另“江”与“僵”同音,那么当时江泽民上台的时候正是八九年六四,正是苏联这个中共的“老大哥”发生危机和解体前后.那么当苏联解体之后,中共所信奉的共产主义就真的走入了“僵尸”阶段,用僵尸的恐怖与邪恶来危害人民,这就是江泽民存在的“意义”,那么此时它与宋的苟合,恰恰说明了它们二人从不同角度来祸害中华,危害华夏子民;同时“宋江“的苟合其实也从根本上葬送了中共。现在想来却是如此!

在《圣经启示录》中曾经说过,将有一个大淫妇在世界范围内行淫。那么我们看最表面,宋江的苟合是不是行淫?那么江泽民到处卖弄,无条件的把百姓的血汗钱挥霍,把国土出卖给相关邻国,为的是让其保住权利;而小宋到处开演唱会,常红歌,宣传“好日子”,用一种太平盛世的虚伪假相,麻痹百姓,转移社会问题。

那么究其缘由,因何宋江今生能如此的苟合?如此的害我中华?也就是在历史上它们之间有过怎样的邪恶之缘才能在此时一起相互利用祸乱中华?

本文就是想说说这个事儿。

话说明朝的时候,有一个人叫严嵩。严嵩(公元 1480~1567年),字惟中,号介溪,江西分宜人,弘治进土。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任武英殿大学士,人间参顶机务,兼礼部尚书。他对明世宗一味诌媚,窃权夺利,诛杀异己。严嵩善于撰写一些焚化祭天的“青词”,从而受到皇帝的宠幸。

他的儿子严世蕃,号东楼,生于正德八年(1513),嘉靖四十四年(1565)三月,因罪被斩,时年五十三岁。严世蕃不是经过科举走上仕途,而是借他父亲的光,先入国子监读书,后做官,累迁至尚宝司少卿和工部右侍郎。据说,严嵩长得又高又瘦,眉目疏疏,声音又大又尖,可是,严世蕃的长相和他爹却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短项肥体”,果然是富家公子气象,只是可惜一目失明。严世蕃奸猾机灵,通晓时务,熟悉国典,颇会揣摩别人的心意。

凡贪官,皆好色之徒,算得上是一个规律。无论古今,贪必好淫,淫必生贪,这两个人,名为父子,实是贪污同道,更是纵欲淫友。清周吉士《寄园所记》引《笑史》,记录了几则淫荡的秽史。
一,“严分宜父子溺器,皆以金银铸妇人,而空其中,粉面彩衣,以阴受溺。”
二,“严世番吐唾,皆美婢以口承之。方发声,婢口已巧就,谓之香唾盂。”
三,“严氏藉没,郡司奉台使檄往,见榻下堆弃新白绫汗巾无数,不省其故。袖其一出,以咨众。有知者掩口曰:‘此秽巾,每与妇人合,辄弃其一,岁终数之。为淫筹焉。’”

中国,反小贪容易,反大贪难,反有背景、有后台、有高层人物支撑的巨贪更难。无论古今,凡称之为巨贪者,第一,上面有强大的庇护,第二,手中有足 够的权力,第三,身边有铁杆的死党。有了这三者,轻易是奈何他不得的。对严嵩而言,这三者,他不但全部具备,而且达到极致地步。第一,他有嘉靖皇帝这把大 得不能再大的保护伞;第二,他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地位;第三,他有沆瀣一气,通同作恶的儿子、帮手、死党严世蕃。

说实在的,在中国贪污史上,像他这样实力雄厚,有恃无恐,为所欲为、放手大干的贪污集团,再也找不到第二份。清代的和珅,上有乾隆罩着,自己位极人 臣,能与之相比,但他的儿子丰绅殷德,贵为驸马,不过一个纨绔子弟,比之严世蕃,其无恶不作的水平,要差得多。因此,严嵩六十多岁入阁,算是起步较晚的贪 官,他大概没估计到自己那条狗命,能活到八十多岁,惟恐贪龄不足,就与他那“剽悍阴贼”的儿子一起,结成死党。二十年,卖官鬻爵,索赂求赇,聚敛无厌,苞 苴盈门,搜括下天大的家私。

在东方专制国家里,贪污之风是难以禁绝的,但是,反贪污的正义潮流,不管哪朝哪代,从来是人心所向。尽管反也白反,可是,“过街耗子,人人喊打”, 贪官逃脱不掉绑在耻辱柱上的命运。所以,这对父子,尽管保持二十年不败,然而,御史谏官们的弹劾参奏,哪怕为之终身坐牢,哪怕为之掉了脑袋,也是不屈不 挠,前赴后继,同他们斗争了二十年。

嘉靖四十一年(1562),皇帝夺去严嵩一切官职,勒令回乡,严世蕃谪戍雷州卫。严世蕃在谪戍雷州中途跑回江西老家,嘉靖四十三年(1564),严世蕃又被御史弹劾。世宗大怒,将严世蕃逮捕下狱。第二年案结,世蕃被斩,严嵩被削籍为民,家产尽抄,世宗令将籍没的财产一半充边饷,一半入内库,仅10万两入库。 后来严嵩只得在祖坟旁搭一茅屋,寄食其中,晚景非常凄凉。嘉靖四十五年(1566)四月,严嵩在孤独和贫病交加中去世。他死时穷得买不起棺木,也没有吊唁者。

那么其实,宋祖英就是严嵩而严世蕃就是江泽民。我们看看今生他们的具体表现,都是投机钻营,江某的确是一位大大的好色之徒,胆小如鼠,毫无作为,结党营私,贪污腐化任人唯亲极度无耻。而宋祖英,也是投机钻营靠卖弄姿色来取悦于人。所以说,一对苟合的男女在历史上也决不会有什么光彩的历史。正因为在历史上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成为今生真正祸国殃民的经验,那我想最终可悲可耻的下场其实也在等待着它们。熊熊的地狱之火,会火红着它们将来的“好日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