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 中共对内蒙古人抗争不会手软 (组图)


近日,以牧民莫日根被运煤车碾死的事件而引发的内蒙古示威抗议不断升级。在内蒙锡林浩特政府大楼前举行的一波接一波的蒙古族民众,包括青年学生参加的示威抗议活动目前已蔓延到全内蒙多个地区。示威群众要求当局惩罚碾死牧民莫日根的肇事者,保护蒙古族人民赖以生存的牧场和家园。

据悉尽管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胡春华已亲自接见示威学生,但据苹果日报报导,传中共当局已紧急调派曾在89年镇压六四学运的主力部队「解放军第38军」進驻,待命准备镇压。

据网民透露内蒙首府呼和浩特的广场已被据军警封锁,网络手机被监控,各大学校园有武警把守,不许学生和教师出校门。据悉已有几十人被中共当局抓捕。目前内蒙古的紧张局势已引起了世界各界的关注。

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指出,内蒙古人民的这一罕见大规模的反抗示威表明了内蒙古人民的生存环境受到了最严重的威胁。自小在内蒙呼和浩特长大的袁红冰教授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中,还以他所了解的中共对内蒙古人民的多年迫害分析了内蒙古人抗争的背景因素,并進一步指出,如果事态進一步发展,中共政权不会手软,一定会对内蒙古人民進行血腥镇压。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袁红冰教授的采访。

记者:袁红冰:你好!有文章分析说,虽然这件事情因一位牧民被轧死引发,但有着其深层的原因,请问您是是怎样看的?您认为其深层原因是什么?

袁红冰: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末期,中共对蒙古人有一次极其残酷的种族屠杀式的大迫害。在那次迫害中许多蒙古族的优秀知识份子都死去了,蒙古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的存在受到了致命的摧残。所以从那以后的几十年间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都没有爆发像西藏地区和新疆地区那样的少数民族的反抗。

那么从中共的所谓的「改革开放」以来,在内蒙完全推行的是一条不顾自然环境,不顾自然资源保护的一种完全缺少理性的一种经济发展模式。用我们经常说的话叫做是通过对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的毁灭性的开发和利用来发展经济。

在内蒙地区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大量的开采那里丰富的各种矿藏,特别是煤矿。在开采煤矿的过程中并没有相应的环境保护措施,所以现在在阴山山脉以北原来很多水草丰茂的草原现在都变成了沙漠。人民生活的最基本的背景、最基本的依托,也就是自然环境已经受到了难以恢复的破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爆发了这次蒙古人民的反抗。

大家都知道起因是一个叫「莫尔根」的牧民,由于去阻止把草场压坏的卡车,他自己反而被压死了。这个事件表面上看来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实际上它是中共的买办集团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破坏人民最基本的生活的依托,也就是自然环境,去捞取他们个人的好处,这样的一种经济发展政策长期造成的结果的一种表现。

记者:有报导说内蒙近日发生学生和牧民抗议示威活动已演变成内蒙30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过去几乎没有听说内蒙发生过示威抗议活动。

袁红冰:我想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中国共产党官僚集团一直对蒙古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采取的是一种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性的政策。就是彻底的摧残各族人民的文化,来建立它们的党文化的精神统治,精神奴役,这是这次蒙古人反抗的一个政治的原因;

一个更为直接的经济原因就是中共的所谓3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实际上采取的是一种根本不顾自然环境的保护和责任环境的维护的这样一种经济发展模式,是中共的官僚买办集团和国际上的大资本联合起来摧毁中国人的,当然也包括蒙古人他们的生活环境的这样一种经济政策。那么这个经济政策尽管30多年的对中国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的破坏到了今天在相当多的地方已经直接威胁着当地人民的生存。那么这次内蒙古草原上牧民的反抗就是这样一种生存危机的反映。

这次我想中共高层确实没有意料到会爆发这样的反抗,因为上个世纪60年代末期那次血腥的大屠杀之后蒙古人的元气大受损伤,所以几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反抗,这次以蒙古人发出的反抗具有突然性。但是这次反抗的一个明显的特点是什么?就是他的起因是草原上的一个牧民为了保护自己的牧场而被开发商的卡车撞死,但是紧接着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是许许多多的蒙古族青年,特别是青年学生他们成为这次抗议的主力军,这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

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那次对蒙古族的大屠杀、大迫害,使蒙古族中的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一个民族没有了属于自己有良知的知识份子,那么这个民族他的反抗精神,他的这个对暴政说不的能力肯定会降低很多。

这次蒙古族的青年学生又起来了,这说明新一代的有良知的蒙古族知识份子已经觉醒了,这使我想起2008年发生在西藏的一件事,2008年代就都知道整个藏区爆发了一场全民的反抗,在拉萨的街头有一个西藏青年迎着武警的枪口走过去喊着:我就是你们几十年前杀死的藏人,我又回来了!当时这个藏人所呼喊的这些内容是激动人心的。

那么我们联系到内蒙古这次的反抗,我们也可以讲在历史上被中共暴政所杀死的那些有良知的蒙古族知识份子他们又复活了,他们的精神通过年轻一代的知识份子和大学生复活了。

记者:据设在美国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说,蒙古族是中国经济发展中被遗忘的弱势群体,他们赖以生存的牧场和家园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请您谈谈您所了解的这方面的情况?

袁红冰:对,就我所知严重到了已经不能在忍受的程度。我们都知道内蒙古原来是千里草原,水草丰茂,就像目前发生所谓事件的这个地区也就是锡林格勒蒙原来是极其好的一片草甸草原,在整个世界上那片草原的经济价值和质量都是非常高的。可是到今天整个锡林格勒蒙的绝大部份地区都已经不可逆转的沙漠化了。

那造成这种沙漠化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从经济上讲根本原因就是无节制的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的开发和利用,也就是大量的煤矿开发出来以后,对草场的保护没有人去注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几十年的摧残,现在我刚才讲过,阴山以北的绝大部份地区,除了呼伦贝尔伦草原之外,都已经变成了沙漠,或者半沙漠地区。人民生存的依托都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记者:有文章分析说,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是胡春华。他原来在河北任省长的时候出过毒奶粉事件。所以调到内蒙来。镇压谁都会做,傻瓜也能做。但他要那样的话,他一辈子的前程就毁了。我也看到有新闻报导说胡春华日前亲自接见学生。您认为胡春华会怎样处理这件事?

袁红冰:胡春华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一个毕业生,我们也算校友吧。原来中国有句流传的话叫做「清华的做官,北大的坐牢」,也就是说,北京大学的许多知识份子都是积极的用不同的方式参与了反抗中共暴政精神专制的行为,因此而大量的坐牢。所以像北京大学胡春华这样少数当了中共狗官的人一定是北京大学的败类。

另外胡春华有一个镇压少数民族的个人历史,他的手上曾经沾满了藏族人的鲜血。1989年我们都知道当时胡锦涛正在西藏做共产党的党委书记,而当时胡春华是西藏共青团的副书记,而且胡锦涛专门把他挑为西藏党委书记的联络人,也就是胡锦涛的联络人。

在1989年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个就是在胡锦涛的亲自指挥之下,对拉萨乃至西藏全境藏人的人民起义進行了血腥的屠杀,在这次血腥屠杀中胡春华也是参与其间的;另外一件事是在1989年的1月份,共产党决意谋害第十世班禅大师,整个谋害主持人、具体执行人就是胡锦涛,而胡春华在这个问题上也给予胡锦涛极大的协助。正因为胡春华立下的这两个所谓功劳,也就是对藏人犯下的这两个罪行,所以他才被胡锦涛有意无意的培养为中共所谓「第六代」的接班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河北省省长的任职上,实际上造成了毒奶粉事件,国际影响极其恶劣,可是胡春华不仅没有因此受到惩处,反而升为内蒙古党委书记。所以从他的整个历史看我可以断定他们一定会对这次蒙古人的反抗采取严厉镇压。现在事实也是如此,我们看到一些报导在呼和浩特市也就是内蒙古自治区的首府,装甲车已经开進了市中心的广场,已经做出了要進行血腥屠杀的样子。

作为团派的一个主要人物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他们一方面极其的阴险和凶残,另一方面又会做出一些开明的样子来欺骗群众。胡春华现在正在用这两手想要来对付这次蒙古人民的反抗,一方面他和群众学生進行所谓谈话,進行所谓思想工作,進行欺骗;另一方面他又做好了军事镇压的全面的准备。如果这次事件平息了之后,我相信他们会利用他们的特务统治对这次事件的参与者、发起者進行大规模的逮捕和迫害,这是现在正在進行反抗的人们必须注意到的一个动态。

记者:那您认为胡春华能做主处理这件事吗?

袁红冰:内蒙最终的决定必须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才能决定,因为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特别是内蒙古地区这样一个极其敏感的地区,但是胡春华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他会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为他是具体的执行人。

记者:另一文章指出,蒙古人这次的抗议不是要造反,也不是要推翻共产党,只是要求自己的权利。

袁红冰:我想这要分两个方面来讲,第一就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现在中共的特务统治和他们这种掠夺性的经济开发模式所造成的社会极端的两极分化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除了一小部份权贵阶层以外,各族人民几乎没有一个民族,没有一个所谓的弱势群体不对中共抱着一种极端的愤怒态度,所以他说现在人们不想推翻中共政权那不能代表人民的真实想法。只不过是共产党在把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在某些情况下人民是敢怒而不敢言。

内蒙古派重兵
内蒙古师范大学重兵把守

内蒙古派重兵
内蒙古派重兵

有时人民進行一些反抗的时候处于一些策略的考虑,也会采取一些策略的行为,但是从人民心底里的愿望的角度来看,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不想继续生活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正是这样的一种对中共普遍的反抗情绪为这次内蒙古人民的抗争提供了一个它的社会背景。

记者:对于内蒙古人民的这次大规模抗争,您认为对中国目前各地发生的维权抗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中共如果对内蒙古人民这次的抗争進行镇压,您认为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袁红冰:我想这次内蒙古爆发的反抗至少有三个方面的效应,第一个就是中共暴政的所谓30年来的「经济发展、经济奇迹」都是以彻底损害中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代价的,这次就是因为草原上的牧民们他们的草场被破坏了,他们生活的依托就没有了,就活不下去了,是为了生存而進行的一次抗争,而事实上这样的实例遍布在中国许许多多的地方。

比如说长江三峡大坝,就是为了一小部份权贵阶层的利益,长江三峡大坝就强行上马。大家看到现在的恶果已经充分的暴露出来,当时以黄万里为首那么多的有良知的知识份子都呼吁不能够建大坝,但是他们为了所谓的经济发展,实际上是为了他们家族的利益,因为他们的家族可以承包这个工程,置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于不顾。这样的一种经济发展模式在全国各地都引起了普遍恶果,所以内蒙古的这次抗争具有普遍性,它普遍代表了中国民众现在的心声,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觉得这次抗争和中国境内的各个少数民族之间的为了保存自己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存在而進行斗争是互相呼应的,它和西藏的,新疆的少数民族维护自己生存权的活动是互相呼应的。第三点这次反抗活动说明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就是中共共产党暴政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公敌。

无论是藏人,汉人,蒙古人,只要不摆脱中共暴政的统治,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可能过上一个自由而幸福的生活,甚至连生存的权利都会受到日益严重的威胁,那么这次蒙古人的抗争把这样一个真理再次呈现各个民族的人民面前,使大家更容易形成一个共同的意志,就是不管各个民族之间有多少矛盾,有多少历史的恩怨,现在彻底的摧毁中共暴政是中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

因为它倾全国的能量,把国际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会得到一些暂时的成功,但是每一次屠杀尽管流的是人民的血,或者说中共暴政让人民每流一次血,都离它最后被埋葬的那一天更進一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