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再度提准,中小企业度日难


中国人民银行从6月20号开始再度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使中国大中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1.5%的历史高位,一次性冻结银行资金3700多亿元人民币。这使得中国中小企业,特别是浙江广东一带的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雪上加霜。

中国央行再度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冻结3700多亿元人民币意味着中国银行手中的可贷资金再度减少。有媒体报道说。可贷资金再度减少使得中国大批中小企业出现“钱紧”和“钱荒”。以中国中小企业发达和集中的温州为例,香港《文汇报》引述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的话说,今年温州中小企业的困难比2008年还要严重。

浙江湖州师范学院经济学教授张德存表示,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的提高对中小企业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大企业:

“因为商业银行贷款最近两年主要倾向于大中型企业,对中小型企业贷款他的条件比较苛刻,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资金比较吃紧。所以就民间借贷,民间借贷成本和利率非常高。”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小企业在从正规银行借不到钱, 融不到资时转向民间借贷渠道是饮鸩止渴, 因为民间借贷的其中一个问题是融资太贵。有调查显示,浙江多数地区的民间借贷利率年息已经高达25% 到30%之间;融资难和借贷贵目前已经使浙江温州和广东珠三角一带的不少中小企业停工停产,甚至倒闭。

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促使中国政府适度放松银根?广州经济学者党爱民表示, 可能性不大:

“因为上一次放松银根以后导致通货膨胀,政府又要考虑治理通货膨胀的问题。现在不敢改变货币政策,政府不敢往下砸货币,大量放贷不可能。因为现在通货膨胀的数据一直居高不下,等这个数据可能有所好转以后,银根可能才会有所松动。现在看来还要紧缩。”

统计显示, 中国5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5.5%,创34个月来新高。中国有经济学家预测,中国6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 即所谓的CPI涨幅很可能突破6%。

众所周知,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利率和加息都是应对通胀的有效手段, 但加息手段相比更好。张德存教授表示,当中国政府今年以来第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自去年以来第十二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时,已经考虑到这点:

“ 如果提高存贷利率的话,可能影响更严重。所以中央在提高存款准备金利率的同时,他其实也要考虑到企业的问题。要不然它应该是动用利率这个手段。但是中央每次对动用利率这个手段比较谨慎。所以提高准备金利率的次数比较多,相应的提高利率次数相对还是比较少。从GPA涨幅来看,其实应该动利率。但为什么迟迟不动利率呢?主要是考虑到这些企业的成本会提高。”

中国中小企业发展好坏对中国社会影响巨大,因为大多数企业属于中小企业,大多数城镇就业岗位由中小企业提供,全国至少一半的产值和税收由中小企业贡献。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近日使用“危在旦夕”一词形容中国中小企业目前所处的窘境。周德文表示,“如果目前的银根紧缩政策不改变,如果政府再不出手相救,今年下半年,国内存量中小企业中的 40%将会半停产、停产甚至倒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