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死亡”的“红朝”

2011-07-19 04:11 作者: 李晓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瑞典籍的小伙子应斯文(SvenEnglund)成了新闻的热点,而让笔者最初知道这位曾经的复旦大学留学生的原因,却是因为其被“红朝”以“妨害社会管理”为由驱逐出境。

出于纯粹的好奇,查了一下相关的新闻,原来这位不远万里来学中文的大孩子曾经连续三次在网上批评中国没有民主和自由,并呼吁线民7月1日到上海外滩举行“快闪式”抗议活动。他要求参加者用中文在自己身上写上“自由”二字,然后到外滩指定地点集合,站立5分钟之后解散,以示对中国政府的抗议。——看来,还是对 “红朝”基本国情不了解,不清楚“红朝”境内一切人员唯一的“合法义务与权力”便是“唱赞歌、唱红歌”。

然而,在此事件中,有几个说怪不怪的现象却很值得大家品读。一个就是这个叫应斯文的大男孩所谓的三次在互联网上批评中国没有民主与自由,其实只不过是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中发表的几篇文章而已,虽说现在已经无从查找其博文内容,但仅从其现存的博文内容来看,其中文水准实在一般,并且其博客的粉丝(估计也都是同校的同学)亦仅有数人而已,其热度绝达不到“公开”的程度,至少被驱逐前似乎未见有人评价与转载其文章。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博客内容,竟然能被“红朝”国安部门发现并如此重视(当然也许是对境外来客的特殊照顾),足以见当今“红朝”在网路监管上投入的人力与财力达到如何程度,而这个财力却是无数纳税人“被节省”下来的血汗收入。

再者,若论影响程度,一个外国留学生的人气度与社会影响力,任何人都可以想像,更何况这位应斯文同学竟然是一位单纯到留什么发型都在网上发投票要同学们表决的程度。这样可以说是顽皮成性的大孩子的行为,却能令“红朝”国安部门如临大敌,在其“号召集会”的日子里,将其禁固于学校警卫室里直至“号召集会时间过去”,再匆忙将其签证改成限期离境。这恐怕仍然是数月前的“花粉过敏症”尚未痊愈吧。

第三点,在此事过程中“红朝”似乎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恰恰是对应斯文同学的“驱逐离境”令这位本来句不见经传的留学生名闻天下了。试想,假使“红朝”国安部门对其所谓“快闪号召”视而不见,到了时限便真的能有人去回应吗?估计顶多也就是三五个同学“黄浦江边半日游”吧。可如今这样帮衬,不但将本来毫无影响的“快闪”变成了世人同见的“闪电”了,如若应斯文同学回国后,再著书立作,大讲特讲一下与“红朝”国安的相处过程,那才叫一记大耳光打在“红朝”的脸上,而真正抡这一记耳光的却当真是“红朝”自己的国安部门了。

不过,回头细想一想,最近“红朝”似乎格外的缺乏“正常理智”,便如那位宣称“德国民众上网非常难”的堂堂市长大人一样,似乎整个“红朝”上下都已经陷入了一种不思后果、不思他人智商的程度。也许,整个“红朝”也如其前任党魁一样“死亡”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