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2011-09-02 10:03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8月17日,重庆媒体炒作两条新闻,一条是薄熙来会见党外民主人士,大谈共同富裕,这且不论,一条是王立军扮成的哥微服私访,尽显亲民,我过去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在东北各地走动采访,乘坐不少出租车,也结识许多的哥朋友,对此行业,不能说了如指掌,也是略知一二,既便凭借常识,比对这个新闻,也看了破绽,王立军于重庆大权在握,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已经将警察治市的理念发挥到极致,其谎言欺骗与牢狱恐吓市民的劣行,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这篇报道就是有力的证明。

报道说,前日上午,江北某保险公司主管廖先翠在建新北路招下一辆出租车,她没想到的是,为她开车的“的哥”竟然是副市长王立军。“有这么亲民的市领导,作为一名重庆市民,我感到非常幸福。”昨日,廖先翠向记者说起自己的“奇遇”仍激动不已。显然,故事还没讲呢,文章的主题已经先行,王立军是要利用市民的嘴宣传自己的政绩,以证明外界所言警民关系紧张是子虚乌有,他领导下的重庆警察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但他顾了这头,忘了那头,即出租车行业的规章制度是什么?2008年初重庆是怎样整顿出租车行业的?他们自己吹嘘的成效在哪里?

报道引述廖先翠的话说,她告诉记者,她是江北建新北路某保险公司主管,前日上午11点左右,她开完会后准备前往东和春天附近给客户送保单。刚走出公司办公大楼,强烈的阳光就晒得她全身发烫。由于天气太热,平时都习惯了坐公交车跑业务的廖先翠决定乘出租车跑这一趟,于是她来到了建新北路鹞子丘交巡警平台附近一路口处等车。不知不觉5分钟过去了,在太阳烘烤下廖先翠感到有些头晕眼花,全身大汗淋漓。正在此时,一辆亮着“空车”车灯的出租车停在了廖先翠面前,虽然该车的副驾驶上还坐有一名“乘客”,但廖先翠还是拉开出租车的后门钻进了车里。

由此,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重庆出租车行业的混乱已达到怎样一种明睁眼露的程度:第一,亮着“空车灯”标志的出租车,竟然里面还有人,这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并未向乘客讲明自己的身份,我们常坐出租车人都知道,除非是司机的太太护驾,他人是绝对不允许的,否则这叫“捎客”,一般在黑龙江省偏远的黑河市等地可行,在广州等大城市,根本是犯忌的,而且,为了顾客的安全,这种情况是被公安局和出租车管理部门明令禁止的。特别是在铁岭那样治安情况堪忧之地是行不通的,这一点王立军应当心里非常清楚,为什么要打自己的嘴巴呢?

第二,中途停车,下车,让顾客等司机,成何体统?哪个坐出租的人能接受这种无章可循的霸道的服务?报道说,乘客表示,“当时我想车上的那名‘乘客’应该是到站了吧,于是就上了车。”廖先翠说,上车后她发现开车的的哥似乎有些面熟。廖先翠坐进车后,“乘客”果然下车了,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的哥”也打开车门准备下车。“这车不走了吗?”廖先翠问道。“你等我两分钟行吗?”“的哥”一边说一边下车径直走向了鹞子丘交巡警平台。大约2分钟后,“的哥”回到了车上,操着一口带东北味的普通话问道:“请问你到哪儿?”“到东和春天。”廖先翠回答。“我路线有些不熟,要麻烦你指一下路。”“的哥”语气很温和地说道。“没问题,你从华新分流道走嘛。”廖先翠说。

第三,在交巡警平台附近竟发生这种事!重庆人不对“捎客”现象表示不满,不对中途停车办私事的司机表示异议,正好说明了市政府公用局属下的出租车行业,经过薄熙来的整顿之后,只是抓了黎强,出了口闷气,并未达标,可见“黑车”泛滥,违章营运,欺压乘客的劣行,已经达到了怎样一种见怪不怪的地步。试问,王立军胸前没有出租车司机的标牌,也没有出示发票,车上明明有人却亮起“空车”信号,而且途中办事,这是不是商业欺诈行为?相信经常外出旅行的人自有公论!

不过,如同一幕精心策划的独幕剧,王立军和乘客似乎有一种默契,有点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的味道,你欺诈我照坐,你下车我等你,你捎人我不在乎,这怎么不像乘客,却像老朋友呢?但报道肯定,他们素不相识:车开动后,廖先翠通过驾驶室的反光镜打量着这位“的哥”,50多岁的年纪,一身整洁的白衬衣,面容和蔼可亲,怎么看都不像一位开车师傅,而且越看越面熟。“啊?你是不是王立军副市长哦?”廖先翠又仔细端详,再次进行了确认。见自己被认出,王立军副市长微微一笑,表示默认。“王市长,你让我下车吧,我不能耽误你的时间啊。”廖先翠语气中透出不安。“没关系,体验民情也是我的工作,你能说说你对现在重庆治安状况的看法吗?我是想听到你们最真实的声音。”王立军一边说,一边递给廖先翠一瓶矿泉水。

文章至此,进入了高潮,作者给了花龙点睛之笔,王立军万事缠身,却要给一个群众无偿地开车服务,其目的是要听听老百姓对重庆治安的真实看法,但我说,你都亮出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大人身份啦,她敢说不好吗?她敢找死吗?于是,有幸搭上副市长之坐驾的女人喜出望外地说,“王市长,我们真的要好好感谢您,现在大街上的交巡警平台随处可见,让我们很有安全感,以前我一般晚上10点后出门心里都有些害怕,现在就是晚上12点出门都感觉很踏实……”见王立军如此平易近人,廖先翠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

由此,我们看到了王立军的真实目的,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是要乘客替自己讲话,以证明自从薄熙来下派重庆,王立军当了公安局长,此地换了平安的红色天下,廖女士所言的“以前”是指汪洋当政的时候吗?但回溯汪洋和贺国强主政重庆之时,重庆媒体也在歌功颂德啊,只不过自从张宗海,李晓枫被捕后,媒体领导更听话了而已。王立军不愧为是铁岭人,“二人转”演得不错啊!

但是,笔者认为,王立军虽然通过薄熙来的介绍,PX项目主办者夏德仁的帮忙,搞了一张假的东财MBA文凭,实在是智商不高,骗术不佳,阅历也太浅,我们想想看,古代的皇帝,大臣,有这样微服私访的吗?他开着公家的出租车,消耗公家的汽油,却送了人情,收买了人心,还在自己操控的报纸上,大造舆论,再把“警民雨水情”的红帽子戴在头上,这是体察民情民意吗?我看这是忽悠民女,强奸媒体,欺骗群众,误导舆论。

那么,王立军为何要选择这样的时机,寻找这样的女子,作出这样荒唐的举动呢?原来,近年来,薄熙来利用警察搞内斗,徇私枉法倍受指责,不用说李庄案,方洪案,就是一个李俊案,已足以证明他的黑打,彰显了他们抢夺“蛋糕”送人情,收买军队,欲搞政变的狼子野心,现在,真相已经曝光,他脸上挂不住,只好搞搞小技俩,玩玩亲民秀,这次“的哥事件”是一次不成功的表演。

不过,王立军不认识廖小姐,的确是事实,但他们公安有卫星定位系统帮忙,他想选择一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很简单,这正是他不拉男人或老人的原因,显然,一般情况下,女性判断人的好坏,不以理性,而以感情和感觉为依据,很容易被王立军所打动,他可能先了解了廖的身份,性格特点,和能说会道的长处,又故意选择那个近在交巡警指挥平台的地方,假装与她邂逅,再用亲民秀的花言巧语感动她,而她做保险的生意,也颇有口才,当然乐于傍大官,同时,王立军再命令报社采访廖小姐,于是,副市长兼局长的微服私访的义举就天下美名传了!

记者写到,在了解到廖先翠每天要顶着烈日跑业务时,王立军特地嘱咐她,最近天气炎热要注意防暑降温,在工作时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10多分钟后,车到达了目的地。廖先翠说,当时计价器上显示的金额有10多元,但王立军副市长坚决不收她的钱,并表示为市民服务就是他应该做的事。临走时,她向王立军副市长索要电话号码,王立军副市长很爽快地告诉了她。“有这么好的市领导,作为一名重庆市民,我感到非常幸福。”昨日上午,廖先翠在公司里说起这事儿仍然感动不已。

我们看到了,王立军张开了一个智谋的口袋,廖女士一阵感动,掉了进去,还舒舒服服的呢!你说中国的老百姓多么轻信而善良啊,他们拼死拼活挣来的钱,是纳税的血汗钱啊,养活了镇压他们的警察,而警察一旦给点小恩小惠,甚至欺骗了她,都毫不知情,还要感激涕零呢!试问,全世界哪个国家有这样的警民雨水情?加拿大哪个警察能免费找个出租车开着上街载客,体察民情?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哪个警察不应当为人民服务?哪个报纸能刊登这样的傻故事?

报道最后说,为了表示感谢,她在当天晚上鼓起勇气给王立军发了一条短信:“王副市长,晚上好,今天上午在观音桥打车的事(让我)非常感动,您为建设平安重庆、畅通重庆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代表重庆市民感谢您……希望您多多保重身体,为老百姓做更多更好的事。”瞧,她自己被卖了,还帮人点回扣呢!中国的贪官酷吏之所以能长期统治国民,原因尽在于此。

2011年8月18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