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罗锦:谈“常识”

2011-09-17 21:40 作者: 遇罗锦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自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者雷颐, 首次发表了《捍卫常识的代价》之后(编者注:此文发表于1999年1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徐晓﹑丁东﹑徐友渔主编的《遇罗克遗作与回忆》,该书立即被中共禁销),他在文中阐述了在中国,捍卫常识竟需要极大的代价。我也在博克首页《献给遇罗克的花》里,将他文章结尾的这段话收录其中:

“常识往往因其“平常”而不被注意,但其实却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 一旦常识受到普遍的破坏,生活就会极其可怕,此时人们才会感到常识的重要。 而捍卫常识竟要以生命为代价,则是最可怕的时代。”

自他的“常识”之论问世以来,近年来,忽然许多人提起遇罗克的《出身论》及他那一系列力透纸背的文章时,皆以“常识”二字概括﹑简化和淡化了。似乎一个人甘愿以生命代价去阐述他的理论﹑宣扬他的观点﹑去改变社会的不合理,不过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常识而已。而《出身论》以及七期的《中学文革报》的头版文章,并非只阐述了常识,更多内容是驳斥了歪理。这种故意避重就轻﹑故意淡化的舆论风气,只起到了让人们轻视先烈的理论﹑忽视先烈牺牲的作用。

“父母的成份是子女的出身,父母的成份不是子女的成份”——这是常识。

“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这不是常识,这是貌似公正的歪理。

在大讲阶级斗争的几十年的环境里,这歪理就变成了“父母的成份是子女的成份”——常识变成了反常识。

1966年“红八月”中,又变本加厉地变成:“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这是歪理的歪理,是谬论。

遇罗克不仅反驳了那反常识,更重在反驳的是歪理和谬论。 他的《出身论》及一系列文章之所以谁也驳不倒﹑谁也写不出来,因他所有的论点和论据,都是以他一生的真实生活﹑以及大无畏的责任感换来的。

《出身论》所以能澈论惊天,就因为作者是用他的一生去写这论文的,是把他一生的快乐﹑追求﹑痛苦﹑醒悟﹑不屈﹑艰忍﹑才华全部地溶入进去的。

没有他那些生活体会的人,即使有深厚的文学﹑历史与哲学的功底,也绝对写不出那么充实﹑那样深刻精辟﹑无比鲜明﹑一鸣惊人的文章的。

而文革中,七期《中学文革报》的头版文章,都是他对《出身论》结合现实的更详细具体的阐述。

仅用“常识”二字去概括他的理论,要么是人云亦云﹑未经过大脑思考﹑不思及“常识”与“理论”的区别及各自份量的轻重,要么是别有用心地故意淡化﹑故意贬低; 甚至他们未读过原作者雷颐的原文,只是摘取一词一汇,扭曲了作者的原意。

正是遇罗克的热血﹑是先烈的铺路﹑全国对《出身论》反响的巨大﹑以及社会对人才的迫切需要,致使当局后来不得不对出身政策有所改变——父母的“成份”不再过于重要,过去的“黑五类”子女也可以报考大学了。但在理论上,几十年来,却始终是不明不白的,遇罗克的名字和他的理论,是被中共讳莫如深的。在国内的官方报刊和网站上,也始终没有人著文公开肃清“血统论”的毒害。 因为直到今天,当政者仍以“出身”为考虑权利圈内接班人的准绳,认为交给“革命红后代”才最可靠。 过去“黑五类”的子女的子女,绝大多数人仍是社会边缘人,由于当局并不以才华和贡献去平等地对待人民,致使边缘人想方设法地只好出国定居。在纸醉金迷的愚民教育和物质欲望的熏陶中,当局只希望故意以轻视的态度去论及遇罗克,就是必然的。

人们津津乐道地把《出身论》贬为“常识”, 然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常识呢?

——它是中国当局七十年来统治的根,是当局最疼最深处的谁也不敢碰的东西;

——它是压制和折磨了几代人的精神法宝;

——它用歪理使亿万无辜者的心灵屈死在看不见的屠刀下;

——文革中,它还要用肉体去消灭数以亿计的“黑五类”;

——它是几代人都无人敢论及﹑几代学者和知识份子都无人将它阐述成理论的“常识”……

哪个国家见过这样的“常识”呢?

正是如此重要的“常识”,由遇罗克把它阐述成谁也驳不倒的理论,是了不起的贡献!

他为了这理论的阐述和宣扬而宁死不屈。

遇罗克的伟大, 是人们永远纪念他的原因!

是的,这个国家是不能有常识的——

“人应当是平等的”,这是常识,而中国直到今天仍不能实现;

“人应该有言论自由”,这是常识,胡平透彻地阐述了它。但有志于阐述常识的人们,不得不离开中国,选择流亡国外;

“作家应该说真话”,这是常识, 而为了它, 无数的作家和学者付出的是监禁﹑流亡和血的几十年的代价;

“人民应该有地方讲理”是个常识,凡被屈死的人,都因没地方讲理;国内上访者的艰难遭遇,人人都见到了;无数上访者为了这常识,致使家破人亡﹑生活无着﹑贫病交加﹑艰难度日;

“人应当助人为乐”是个常识,而中共可以用“雷锋”把它变成假包装;中国的道德沦丧发展到今日,是谁助人为乐谁倒霉,宁肯围观那摔倒在街上的老人千万不要去搀扶;

“一个国家应有健全的法制”是个常识,然而权钱交易的背后,罪魁祸首逍遥法外,受害者上告无门被关入大牢;宪法是废纸,法制是空谈;

“中国的历史是暴民蜂起的历史”是个常识,然而,谁去透彻地阐述了它? 让它不再恶性循环?

“应该保护自然生态平衡”是个常识,然而……

“没有中产阶级的国家是贫富两级分化的国家”是个常识,然而……

“一个合理的社会制度应能保障底层人民的正常生活”是个常识,然而……

“人民应当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个常识,然而……

“一个邪恶了几十年的政府应被人民彻底推翻”是个常识,然而……

这个国家是不能有常识的。

在自由国家的常识在中国是禁止提及的。

住在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最害怕阐述常识的。

中国最缺少的就是遇罗克那样的人。

当一个国家,所有的常识都变成了反常识,再也没有人愿意为了捍卫常识去牺牲自己时, 那个国家才是最可怕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观察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