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昌星之谜(图)

2011-11-24 12:58 作者: 吴庸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11/23/20111123235919803.jpg
赖昌星所掀起的走私风暴,撼动了中共权力的最高层在历史上留下令人长思的话题。(GettyImages)

1996年至1999年初,赖昌星家族在厦门关区走私进口成品油、植物油、汽车、香烟、化工原料、西药原料、电子机械等,案值530多亿元,逃税约300亿元。这个出身农民家庭,只念过3年小学,卖过破烂,当过苦工的壮汉,何以能够制造一起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走私大案,令人目瞪口呆,感慨万千,连当时的海关总署署长牟新生都惊叹此案“牵扯面太广,案情太复杂”。回顾赖昌星走过的这段路程,很需要探索一下他的走私能量之所由来,破解赖昌星之谜。

一)赖昌星热衷走私,从渐变到质变过程

他出生于福建省频临海边的晋江、石狮一带。那里开风气之先,华侨回乡带来摺叠伞、电子表、录音机、尼龙袜深受群众喜爱。以后,渔民也就从海外走私进口这些新鲜产品,市场红火。赖昌星受此风潮影响,也开始在进口布料的集装箱内夹带香烟、电视机等。此举一本万利,销路通畅,他由此积累了初步走私经验。

赖昌星是从搞实业起家的。最初,他凑了5个人,每人出资300元,买来锻工工具,帮人家加工零件,勉强维生,后来为汽车加工配件,再后来添置车床,为纺织机加工配件,生产有了起色,就买了图纸,请了师傅,生产整台纺织机,每台成本2.5万元,售价7.5万元,毛利率200%。他自然为之兴奋,但是,与进价低廉、逃避征税的私下倒手电视机、摩托车相比,还是走私活动刺激了他的最高兴奋点。

这时,他已经有了几千万元积蓄,到上海跑业务,未能找到发展途径。他决计另寻出路,1991年到香港,花500万元买了一套房子,注册了一个公司,想在那里安身。出乎他的预料,500万元的房产,第二年价格就飈升为800至1000万元。他看出房地产业是最好的投资之路。百万元现金首付,其余向银行申请按揭,第二年价格翻番就卖掉。如此反覆,财源滚滚。1993年,他的积蓄已达3亿元,还不算在大陆境内的。房地产的投资丰富了他的投机本领。

他决心走这条发大财之路。于是,移师厦门,成立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踌躇满志,决意全心智地、大规模地以走私为专业。他主演的多幕走私剧的开台锣鼓就这样敲响了。

(二)赖昌星擅于投人所好,俘获人心,为己所用

有个七子诀:票子,女子,位子,房子,车子,本子(护照)、孩子,用来描绘赖昌星的人文观、社会观,大约八九不离十。他用七子诀处理人际关系,决不斤斤计较自己的蝇头小利,敢于花大价拉拢人,讨好人,以便让对方进入自己设计的圈套,为自己谋求好处。只要举出他与庄如顺、杨前线的往来就可一目了然。80年代赖昌星在石狮开了个小饭铺,庄如顺从省公安系统下放石狮派出所挂职,厦门海关调查处副处长杨前线带人到石狮查处走私,庄、杨二人常到赖的饭铺用餐,付款时往往被赖婉拒,说:你们拿几十块钱一个月,经得起常年累月在外花费?把我当兄弟,饿了就到我店,交个朋友吧。他看准庄、杨都是权势者,追求权势庇护是他的信条。从此,双方友好往来。赖见庄指挥交通秩序手法老旧过时,就捐赠一套卫星导航系统,灵活方便,由此庄成了全国模范。以后,庄如顺升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长,凭藉权力大力帮助赖走私汽车、向赖通报中央决定派人抓他,使赖及时逃至加拿大。赖昌星与杨前线的关系更为密切。杨既是赖的旧识,又是赖在厦门专营走私时的新交,应用七子诀马上见效。厦门海关关长出缺,赖送杨几十万元让其打通关系坐上关长位子。赖又以坐公车与之交往不便为由,送杨一部65万元的私车。又送杭州美女周兵作杨情妇,并提供一处1300多万元的豪宅供姘居使用,还让周兵在香港远华公司挂职,每月提供十几万元港币甚至一二百万元港币。这样,位子、车子、女子、房子、票子就齐了,七子诀只用了五子就驯服了杨前线。从此,杨对赖言听计从,放弃职守,纵容走私,赖因此而大干快干。

也有不信服七子诀的海关人员,副关长接培勇就是一个。他孤高自赏,称赖昌星是“文盲加流氓”,对赖保持戒心和距离。而这个副关长还兼任海关调查局长,以缉查走私为主要任务,成为赖的死对头,赖必须想法对付。开始,赖昌星提出送接培勇儿子去国外读书、送接培勇兄弟到香港发展均遭拒绝,赖只得另寻门路。接培勇嗜好书法、艺术,喜欢历史、文物,赖昌星就四处奔走,弄来一套绝版的《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175册)、一幅由当代知名画家合作的牡丹图、一些当今知名的书法作品奉上,接培勇见到自然喜爱,二人关系得以改善。接着,赖昌星又请接培勇为他生产的远华牌香烟题写牌名,为他出资控股的远华足球队题写队名,这些讨好的举动其实都在拉近两人距离,双方亲切交往已成事实。任何风雅之士都难免有些私密之情,接培勇也不例外,他陷入与关员蔡惠娟的感情纠葛,正是这个环节给赖昌星提供了攻陷接培勇的机会。蔡移居香港,欲进香港远华公司,接培勇无奈,只得求助赖昌星。赖立即满足他的愿望,并提供1000多万元为蔡在港购置豪宅,还为接培勇办了往返香港的通行证。接培勇终于屈服,不得不协助赖昌星疯狂走私。

从厦门海关看,上自关长、副关长、各局局长,下至具体业务部门的有关岗位,约160人都被赖昌星买通,成为赖大量走私的驯服工具。整个厦门关区形成塌方,完全陷落。不仅如此,赖昌星还攻陷厦门党、政、金融关键岗位(例如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厅副厅长、国安局副局长、工商银行与中国银行的厦门分行行长),整个厦门市区成了赖昌星的走私天下。他的远华集团公司并没有进出口权,本来无法走私,但赖昌星设法勾结国贸公司和军贸公司,以种种私利腐蚀这些公司的头头,让他们献出进出口权和保税手册(只在港口中转而免征关税的规定)供赖使用,从而驾轻就熟地进口私货,利润按七/三比例分成。由此,赖氏家族垄断了厦门走私地盘,一般公司想走私必须向远华纳贡,求赖氏批准走私额度。至此,赖昌星家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改变了厦门党政等部门所持经济权力的性质,这就是权力的异化。在人性没有法律的和道德的约束时,在权力没有民意的箝制和相互的制衡时,权力的异化是不可避免的。只有小学三年文化水准的赖昌星轻而易举地实现了他的使权力异化的愿望!

(三)人脉广,关系杂,手眼灵活,从事特殊任务

赖昌星曾受到赞誉:福建省和厦门市政协委员,厦门市荣誉市民,香港评为“二十一世纪杰出青年”。他的社会地位受到多方关注。有一件他无意中做的事却出现了意外的效果:有人想用赖可以自由出入香港的车运些东西到内地,赖爽快同意了。四大箱文件是历年香港口岸出入境时旅客填写的申请表,记载旅客简历,出入境缘由,这对北京有关部门掌握出入香港的动态有些用处。正是此举使情报部门考虑到赖昌星的利用价值。福建省公安厅负责外联的副厅长建议赖到香港去发展,福建军分区负责情报工作的王副司令也向赖作过类似表示,该军分区情报处孙处长明确提出要赖帮他们做事。赖昌星的私营企业家身份是一层保护色,兼以他的社会交往杂,消息来源广,适合充当线人。因此,在内地官员安排下,赖昌星持证明到香港找蔡姓者联系,蔡是台湾特工。此人对赖不太信任,就说:你应该不是共产党的什么人吧。赖说:不会,不是的。蔡警告他:你可不要搞我呀……。对赖昌星来说,与蔡这样的人混熟,探听一些消息,并扩大交往面,搜捕台湾情报,是不在话下的。不过,要台湾特工吐出一点有价值的情报是要用真金白银交换的。赖说,他自己为此贴了上千万元。这种忠诚使他得以列入国安部八局为注册线人,当然也使其走私活动更有保证,只要不贩毒、贩枪,可以放心大胆去干。赖昌星私下一算,收获远大于支出。

台湾情报部门也注意到赖昌星,想利用他搜集大陆机密。赖昌星没有正式加入台湾特工组织,但答应为他们效劳,也的确通报了一些难得的机密。台湾进一步提出,要赖帮助特工去大陆发展组织、策反官员,赖满口应承。机会终于来了──台湾军情局香港站长叶炳南等七人欲访问大陆。赖知道来者不善,便将此要求反馈大陆上级,经审批准予入境。出乎赖的想像,叶炳南入境即被逮捕,结果是台湾在广西的秘密组织被一举破获,站长在枪战中毙命,其余成员被捕。作为国安部八局注册线人,赖昌星因此立了一功。

在谍报工作大显身手的同时,赖昌星还将他的触角伸向高层权力部门。他的政治活动能量相当大,可谓手眼通天。赖曾策动政诒局候补委员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汉斌为他办了特殊车牌,可以进出中南海和钓鱼台。赖还与总参情报部副部长姬胜德和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往来密切,尽力向这两个军警显要献慇勤,套近乎,乃至姬胜德为远华公司撑腰,为赖走私提供军方后盾,李纪周则利用职权干涉公安边防对走私油轮的查处,为赖的走私活动大开绿灯。一个是致力于开展军事情报工作的总参高层头目,另一个是致力于打击走私贩私的公安高层首脑,第三个则是致力于钻营政治际会以求一逞的大款,各人均摘下隐藏真相的面具而勾结一起,权钱相联,沆瀣一气,这就是中国大陆显示的一大社会特色。

(四)远华走私集团崩溃引发政坛高层震动

赖昌星构筑的走私集团有核心也有外围,有强硬背景也有众多随从,有物质基础也有利益保障,有前卫出面也有背后操纵。在赖昌星看来,他建立的王国是万无一失的。但是,这个集团因自身腐化而必然滋生解体因素。集团内部流传一句话,“赖昌星的钱不捞白不捞”。副总侯小虎卷入腰包上亿元,另一副总蔡惠娟出逃时拐走500多万美元。“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的明争暗斗终于暴发一场摧毁性的挑战,使整个集团分崩离析,宣告覆亡。

盖一名朱牛牛者,曾与赖昌星合伙经营房地产,兼营走私,由朱牛牛具体操作。此人嗜赌,企业略有进款则用于赌场,乃至负债累累,终被圈禁。赖出1300万元将其保释。朱又冒充赖昌星之名借贷上千万元,被戳穿底细后只得东借西贷,使欠款达8000多万元。走投无路,朱就找赖昌星摊牌,讹诈说远华公司有他30%股份,索价1亿元。赖昌星自以为有恃无恐,拒绝让步。朱牛牛立即露出最后凶相:裹胁一名阿东者拟就一封举报信,详细列举远华公司庞大走私内容及主要涉案官员,全文长达74页,要求直达“敬爱的江泽民总书记、朱鎔基总理”。

海关总署收到举报信,认为有相当可信度,因而出具立案查处厦门大案报告,上呈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纪委。1999年4月20日上峰批覆:由中纪委和海关总署共同查处这一要案,走私问题由海关总署为主查办,腐败问题由中纪委负责查办,为此而成立“4.20专案组”,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何勇任组长。一场涉及上下各个层次、中央和地方诸多环节的查处工作悄悄地大规模展开。

查处中,涉案的党政军显要一个个暴露出脏肮的灵魂,中下层涉案人员一群群暴露出黑色的心肠,党国的崇高形像不免受到污损。因此,高层对查处远华案的方式出现分歧,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对朱鎔基总理说,“远华的事我知道,国务院不要管。”这些情况显然危及高层权力的稳定,因而总书记江泽民作出维护权力阶层既得利益的决定:凡涉及、牵连到中央部委主要领导、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的,要另作调查,不得公开;凡定案、定性公布远华详情,要经中纪委审核,并经政治局决定。中宣部与新闻办据此发出通知,远华案报导必须由中央新闻办审稿,封死一切自行报导途径。

朱鎔基总理从现存制度的稳固考虑,偏向铲涂蛀虫较多,因而查处力度强硬。他在1998年9月全国反走私工作会上指出:近年来走私规模估计每年达8000亿元,军队是大户,至少5000亿元。他力主军队不应经商,认为对社会走私必须以铁腕治理。在朱鎔基的强力推动下,据不完全统计,查出约400名官员卷入远华走私活动,包括两名部长、26名省级官员、84名县级官员,14人被判死刑,4人立即执行。需要指出,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之女、总参情报部五局副局长刘朝英,刘华清儿媳、总政治部军官郑莉,均卷入远华走私活动,却未予法律追究。这种官场私情是刚烈如朱鎔基者所无法抵制的。

赖昌星掀起的这场走私风暴,竟然撼动了权力的最高层。江泽民的维权部署和朱鎔基的铁腕镇压,合成了一场20世纪末的中共政治活报剧,在历史上留下令人长思的话题。

(五)余音

赖昌星在加拿大潜伏12年。中加两国在2011年达成协议,赖被遣返中国,在北京机场交接后,中国公安向赖宣布逮捕令,旋被递解入监。作为犯罪嫌疑人,赖昌星将在官方监护下接受侦讯。2011年10月13日海关总署副署长鲁培军宣布,海关缉私部门对赖昌星涉嫌走私犯罪事实开展了全面查证工作,侦察终结后将移送检查机关审查起诉。这条新闻告诉我们,只追究赖昌星走私犯罪事项,涉及政治上的与他人勾结问题,起码现在不予过问。听到这则资讯,我想第一个放下心的应该是贾庆林同志了,他不用再和太太林幼芳表演离婚闹剧了,全国政协主席的职位也可一直坐到换届为止。贾庆林内心能大念“阿弥陀佛”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