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中“瞒产私分”成了“好事”

1959金河埂之殇

2011-12-13 19:12 作者: 原始口述:胡合江(父)笔录整理:胡川徽(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所了解的其他地方饿死人情况

在这篇文章要收尾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我到楼下吃点夜宵,顺便到熟悉的专治灰指甲的店洗了个脚。与身边几个同时洗脚、修脚店的老板们、以及员工们聊了这个问题,有一些意外的信息。在这之前,我在江西老家,那个地方有很多省的人逃荒到这,我和个别人聊到这些,才发现这不是个案,一并也收录在这。由于敏感,他们不愿透露其名,这里也就不具。

河南、安徽死亡严重,江西甚至有河南、安徽逃荒聚居的村庄

我的一个同学,老家原来是河南罗山人,也是逃荒到江西。根据他的描述,他们现在那个村,很多人来自河南罗山、光山,多数家里都有饿死人,于是逃到江西。从地图上看,我们安徽无为逃到江西,现在高速公路里程是约480多公里,相对较近,步行兼爬火车、坐轮船,在当时比较困难,因为没钱买票,尤其是没有介绍信,只能偷跑。而河南人到江西,要穿越整个湖北,难度可想而知。

我的另外一个女同学,老家也是安徽无为的,离我老家较近,现在在浙江义乌做生意,。她说她老家饿死很多,应该是超过1/3,她的舅舅、姨娘(妈妈的姐妹),当时都是小孩子,都是饿死的。她爸爸的伯伯,带着家里很多人逃到了江西。本来她家的灾难可以告一段落,但是她的奶奶爷爷非常惦记着老家,第二年又返回去了,结果病死了。按照她的推算,应该是因为饥饿导致的抵抗力差,或者直接就是饿死的。

确实有“瞒产私分”,这样的事情应该正面看

隔壁那个快餐店的老板,是湖南常德人,他说他们那也有饿死人,但是不很多。原因是他们那地方民风比较彪悍,认为吃饱饭总是天经地义,对什么社会主义不是很感冒。一方面他们就是不愿意报高产,也就上缴粮食不多;二是他们在交公粮之前,私下就分掉一些,保证大家不容易饿死,就是真正的“瞒产私分”;三是他们那是丘陵地带,到处都有荒山,他们在山旮旯里偷偷地种点苞谷、红薯、南瓜、蚕豆等,然后收回来藏在地窖里,饿的时候就吃一点;四是发扬偷公社不无耻的精神,人人都偷,个个都偷,偷的时候相互碰到了,也都装作看不见,反正都一样;五是他们家是供销社(类似)搬运兼管理,没什么名头的职务,经常拿点东西回家吃。不过最后他爸爸因为“瞒产私分”,被人告发,戴着大帽子挂着大牌子游行被批斗。但是没饿死,总归是好事。

广西是重灾区,一个家族的血泪控诉

一起洗脚的一个女客人,她来自浙江,50多岁,上个世纪50年代生。我原来以为她们那不会饿死人,因为根据各种资料,浙江相对较好。但是她突然插话,说她的2个姑姑就是饿死的。

还有那个修脚店的老板娘,她嫁给了河南人,她本人是广西人,壮族。她说她们老家更严重,甚至厉害过我们安徽。她的爷爷被划分为地主,“解放”前有几个老婆,也就是说她有几个奶奶。她说她剩下的2个奶奶,几个伯伯,几个姑姑,好几个饿死的,一大家人死了好多个,具体太多了说不清。她说她们那有小规模的抢粮,和造反起义差不多,但是很快就被扑灭了,她的一个亲戚,解放前就兼职干土匪,参与了抢粮,被开枪打死了。根据她的说法,广西壮族少数民族地区较为特殊,不像我们安徽,民间没有聚集的基础,但是壮族地区直到1959年,民间仍然有少量的枪支。她说她爸爸平时从来不讲各个亲戚是怎么饿死的,但是一旦喝了一点酒,就又哭又唱的,将家里饿死的人反反复复地讲,非常难受。她的几个姑姑,也就是他爸爸的妹妹们,当时只有1-3岁左右,奶奶们都饿的要死,没有奶水,小孩子就哭。奶奶们人忍不住,每天就用针扎手指,给小孩子吸血度日。最后仍旧不保,奶奶和姑姑们全部饿死。她爸爸和一些男壮力,上山吃各种东西,一种叫什么树,她说不清楚,好像树根下面有类似红薯那样的根茎。他爸爸主要靠这个度过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