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稳”堕落成流氓政治(图)

2011-12-15 12:46 作者: 许行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 中国维稳竟坠落到流氓政治地步,使得善心人期待中共维新的希望完全落空。中国出不了戈巴乔夫和蒋经国。温家宝有心无力,习近平更不像样。时势将逼使中国走向北非之路。

艾未未
艾未未被当局荒诞地追缴一千五百万巨额税款,三万网友发起借款支持艾未未行动,使艾未未在11月16日期限前得以用八百万存入北京税务局,进行上诉抗辩。图为艾未未出示存款单。(互联网)

最近有两桩权运动最受国内外关注,一桩是陈光诚刑满出狱后仍失去自由,另一是艾未未遭政府税务勒索。这是中国维权运动中突出的畸形现象,它显示出当今执政者对付维权分子的手段,越来越趋向于无法无天,超越法纪和社会公义界限。

陈光诚受到流氓式的打压

盲人陈光诚是著名赤脚维权律师,他凭自学法律知识替家乡山东临沂市受暴力计划生育迫害的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结果自己也从此受到迫害,终至被扣上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囚四年三个月,去年九月刑满出狱。一个盲人怎能毁坏公家财物,又怎能聚众扰乱交通?显然是欲加之罪。若他能聚众,这批群众也是由政府的无理措施激发出来的,怎能嫁罪于他?

明眼人入狱已是苦事,况且是盲人,冤枉地被囚一千五百五十天也够他受的了,现在堂堂正正地刑满出狱,怎可再剥夺他的自由,将他软禁在家,凭的是什么法理?岂不是政府自己破坏法纪,无法无天,非法禁锢!

更无理的是,连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以及六岁的小女儿和七十九岁的母亲都被一起软禁,不准与外界接触。小女儿甚至曾一度被禁止上学,后经舆论严厉谴责才派人监视她上学。廿一世纪了,不是秦始皇或明太祖时代,还搞这么可耻的株连!

不仅陈光诚一家无故受罪,连外界所有探访陈光诚的朋友、网民、维权人士以及外国记者,只要走近临沂东师古村陈光诚家,都遭到政府雇用的彪形大汉打手殴打,许多人被殴受伤,手机被抢,没有一个人能踏进陈光诚的家门。作为一个政府,竟公然采取如此非法手段对付一位刑满出狱的盲人维权人士这还算是一个政府吗?简直像流氓,像土匪!

但是民间争取陈光诚自由的抗争并不畏惧政府的流氓手段而停止,仍然前扑后继。十一月十二日是陈光诚的生日,那天,不仅华盛顿、瑞士和香港有抗议活动,上海也有三十多位访民举行声援活动,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天居然有四十四位各地维权访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们从京津地区包乘一辆旅游巴士于天亮前赶赴临沂,企图突围探访,结果仍被警方连车带人扣押。

陈光诚以盲人之身对中国维权运动所作的出色贡献,不仅受到被暴力计划生育迫害的人和村民尊敬,获得国内正义人士的支持,也嬴得了国际声誉。他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二○○六年影响世界一百人”之一,二○○七年又荣获英国人权组织的言论自由奖和菲律宾的麦格塞塞奖的“突出表现领袖奖”。今年七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支持陈光诚特别法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的骚扰和软禁。十一月二日,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主席史密斯决定要向中国提出允许美国国会代表团探访陈光诚。结果史密斯真的亲自率领一个国会代表团准备去临沂探访陈光诚,向中国驻美大使馆申请签证,却遭到拒绝。大使馆的发言人王保东还夸口说,签证属于中国主权,外国人应该尊重中国法律。口口声声尊重法律,你们任意剥夺陈光诚的自由,几曾尊重过中国法律?

艾未未开创维权运动艺术化

国际著名艺术家艾未未今年四月被失踪八十一天之后,以偷漏税之名保释,至今仍被税务部门以高额罚款勒索。众所周知,这是政府借税务之名惩处他从事维权运动的一种恶毒报复。

艾未未往往以他特有的艺术才华将维权运动艺术化,逼使专制者的打压相当尴尬而嬴得群众的喝采和拥护,成为维权运动中一股另类的推动力量。他为四川大地震中因豆腐渣工程而丧生的上千上万学童查列名单,他支持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他替杨佳杀警留下历史记录,他支持毒奶粉受害儿童的抗争运动。

他因出席四川作家谭作人审判案作证遭到警方扣留和殴打,创制了《老妈蹄花》纪录片,他为冯正虎的回国抗争创制了《冯正虎回家》和《美好生活》纪录片,他为杨佳杀警事件拍摄了《一个孤僻的人》及其续集《王静梅》,他为纪念“五一二地震”遇难学童拍摄了《念》。因为维权,他在上海的工作室遭到无理拆除,他特设“大闸蟹宴”招待一众维权人士以抗议专制权力的横行霸道,他为了鼓励众志成城的团结力量创制了万颗“葵花籽”,他创造了 “一虎八奶图”的行为艺术,讽刺中共政治局九常委,他更亲自扮演“草泥马档中央” 的行为艺术以代替国骂“操你妈的党中央”。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比黑色幽默更厉害,它直刺专制心脏。中共真是恨死他,但又拿他没办法,因为他的讽刺属于行为艺术;况且,他的艺术具有国际声誉,连承接中国奥运会皇牌工程“鸟巢”的德国著名建筑师都要聘请他当“鸟巢”艺术顾问。但中共的公检法头子耐不住这口气,当艾未未于今年四月三日去机场准备离境前赴台湾出席他的展览会时将他扣留。可是无端端的扣留师出无名,便将他扣押在一个既非看守所亦非监狱的地方,等于绑架,使他失踪,连家人都无法追查他的踪迹。明明是公安捉人,向它查证又不肯承认,推卸不知,报警又不受理,一切作为简直像土匪,不像一个政府。

此事轰动全球,中外舆论哗然,才逼不得已,让亲人见面,给他加个逃税罪名,将政治问题转化成为经济问题,自以为可以自圆其说,藉以抵挡国际谴责。当国际舆论谴责它违反国际人权公约时,它却反口指外国干涉中国司法公正。不经法院程序无端端将人绑架而又不认帐,算是什么司法?!

艾未末遭到税务勒索几近遇劫

既然是偷漏税问题,便没理由先扣人后查税。世界上所有文明国家的税务,都是先查税,后追税,只有当偷漏税者申诉失败而又不缴交税款和罚款的时候,才能经过司法程序捕人,哪有中共这样流氓般的无法无天乱抓人,以政府名义带头破坏法纪的!

同样的道理,今天税务部门逼艾未未缴交一千五百多万元税款也是乱来的。税单没有指明究竟在哪一笔交易上偷税漏税,这笔交易原本金额多少,罚款是凭哪一条税法的规定计算出来的?所有这些程序都没有,只笼统地要“发课公司”补缴税款五百二十六万多元、滞纳金三百一十九万多元,罚款六百七十六万多元,付款限期十一月十六日,过期一天加罚二十万元。如此靠估的税务罚款怎能像个政府,简直像劫匪勒索;劫匪勒索还有讨价还价余地,政府勒索,连这样的余地都没有,简直比劫匪还狠。

再说,发课文化发展公司登记的法人是艾未未妻子路青,而发给发课公司追税罚款却写明受罚对像是艾未未,指说因为艾未未实际上是公司控制人,完全不讲法理。

如此强词夺理的税务勒索,对一个政府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其实是一种可怕的破坏,让自已在人民面前威信扫地;其反效果就是激起群众反感,促使他们对艾未未加倍同情和卫护。这从近三万网民于数天之内给艾未未借出八百六十九万元人民币一事中表现得一清二楚。这是一次公民投票,也是一次“葵花籽”的动员,它显示出人民维权的团结力量,以正义挑战邪恶。

税务当局的政策摇摆不定,起初拒绝接受艾未未以八百万元作为上诉的押金,坚持这八百万元要当税款直接缴纳。这在中国税法上是很不合理的,税法明白规定有上诉权,上诉时须交足押金。经过发课公司律师据理力争之后,官方终于同意以此八百万元作为上诉押金。今后的发展要看行政覆核的结果和行政上诉的结果了。一般人都对上诉前景看淡,因为中国公检法和税局以及整个政府机构都在党手里,而党则在“档中央”手里,最后便要“档中央”拍板。

胡锦涛“告子诫”隐露政治取态

无论陈光诚或艾未未的遭遇,都不是孤立的个别事件,它们都反映出胡锦涛执政手法狠毒的一面。最近网上流传一份《胡锦涛对儿子胡海峰的告诫》十五条,是真是假,无法求证,大体上倒颇似胡锦涛的为人作风,其中有一条他告诫儿子说:对于那些经常找你麻烦的人,能忍则忍,但一定要给他攒着,新仇旧怨积累起来,瞅准机会,一定要澈底教训他一次,往死里揍,让小子永远记住:除了你爹,没人会惯你这些臭毛病。

如此通俗的告诫,同样可以说明胡锦涛对付维权顽强分子的态度。在他看来,所有维权分子都是找他麻烦的人,表面上他装作一表斯文,但强忍着,永远衔恨在心,到了瞅准机会的时候,便将你往死里揍,揍得你非屈服讨饶不可。今天中共对付所有顽强的维权分子态度都是如此,没有一位顽强的维权分子逃得过公安和黑手的殴打,上访者如此,被拆迁者如此,独立参选者如此,连所有维权律师也都一样受到如此对待。越是顽强的打得越凶,高智晟的遭遇便是一个典型例子。临沂市当局对付陈光诚和探访者的手法,都是源于“档中央”的流氓政治。

艾未未也遭受过殴打,因为他将维权艺术化,中共则将政治问题经济化,搞一种比殴打更阴毒的办法对付他,以税务勒索逼他倾家荡产。这种方法过去曾经用在打击维权律师许志永、张星水、滕彪、俞江等人所组织的“北京公盟咨询公司”身上,这个公司实际上是一个非谋利的民间公益社团NGO,因为民政部门不让登记,改向工商部门作为一个商业机构注册,事实上“公盟”仍以法律知识支援民间冤案。它介入孙大午案、陈光诚案、黑窑案、毒奶粉案、邓玉娇案等等,结果被税务部门妄指偷税廿四万,五倍处罚,要交一百四十二万元,限于四日内缴交。现在,同样的手段使用在艾未未身上,款额更巨,高达一千五百多万元,显然超过艾未未能承担的荷负。手段之狠毒,就是非要逼得他走投无路不可。

更不幸的是,这种流氓心态发源于“档中央”,却流毒于全国,连一个小小的城管队队员都敢采取如此手段对付小贩。怪不得社会上会出现了“我爸是李刚”这种流氓现象。整个社会没有道德规范,陷于原始森林法则:我是流氓,你奈我何!

一个国家政权坠入流氓政治,还有什么法纪,还有什么公义,还有什么希望。民间出现《草泥马》之歌,艾未未创造“革草泥马档中央”,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发泄,因为面对如此无法无理的政权,它根本不讲法不讲理,除了草泥马之外,你怎奈它何?!

中国的维稳竟坠落到如此地步,使得一些善心人期待中共自我维新的希望完全落空。在中共这个体制下,出现不了戈巴乔夫和蒋经国。温家宝有此心而无此力,习近平更不像样。时势将逼使中国非走北非道路不可。不要书生式地否定革命,官逼民反在现代社会也是一种革命。革命的结面局并不一定是以暴易暴的,北非将可能提供一个新的前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