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8964不同 90后唤起乌坎人(图)


乌坎村民集会
乌坎村民集会,年轻的乌坎人发出声音

广东乌坎村的征地事件风波继续扩大当中。乌坎村村民因不满土地被村官私卖,从9月21日起多次抗议并引发骚乱。官方通报指事件背后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同时搜捕多个村民代表,其中薛锦波在被拘押期间死亡,引发村民新一轮的抗议。法新社今天从当地发回的电稿说,村民们无惧于警方监视继续抗争活动,一位村民表示希望总理温家宝能够出面解决问题。

就在昨天12月16日,乌坎村6000多个村民在空地上搭起灵堂,为薛在警察拘押下猝死的村民代表薛锦波召开追悼会,在“头七”的悼念日里,不过,当地政府却依然拒绝死者家属领回遗体。据了解,这是因为当局要求村民签字承认薛锦波死因的官方说法,否则就不会发还遗体。

据官方公佈的尸检报告说,薛锦波死于心脏病突发,没有外力致死的迹象。但是家人和村民质疑,看过薛锦波遗体的家属说,遗体上遍体鳞伤。原安徽省检察院的检察官沈良庆对《希望之声》指出,只有经过司法调查才能确定薛锦波的死因,但中国的司法既不独立也不公正,所以结果只能是没有答案。不过,从他的亲身经历中,沈良庆表示,刑讯逼供是可以造成身体大面积受伤后,出现疼痛性休克,最后导致受刑人死亡。

也有消息说,警方正在和薛锦波的哥哥谈判,问家属要多少钱。薛家坚持不要钱,要遗体入土为安。就此一情况本台记者杨梅今天电话联系到乌坎村一位村民,他对本台表示,当地政府并没有说明死因,只是说薛锦波是自然死亡。他还听说当局要给薛锦波家人一千万,但薛家拒绝,只希望要回遗体。

另外,香港媒体大多以“空棺出殡”形容追悼会。例如《明报》写道,数千名村民随后在村内集会,他们轮流上台讲话,一方面悼念薛锦波,另一方面继续批评当局官商勾结,非法征地,要求中央政府介入调查事件,并质疑当局将他们当暴民办的恶劣行为。

目前,乌坎村村外都被大批警力包围,据本台法语组的报道,出入村庄的人都要接受检查。因此,今天接受本台采访的村民特别呼吁外界关注他们的情况,他说,乌坎村征地情势非常严重,许多土地都被村官变卖了,乌坎的村民仅仅是想争取自己应有的利益、取回自己原有的东西,但反而被警方殴打或逮捕,这真是冤枉 ! 征地纠纷至今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没有获得解决,政府每次都说要解决,但每次都欺骗村民,希望外界媒体更多关注乌坎村事件的发展,时时作出真实的报道。

现在,再让我们引用一名海外关心乌坎事件的网民的评论来看这个事件所带出来的省思。他在互联网上写道,“乌坎的抗议起源于2009年一个“爱国者一号”的匿名QQ号和他/她的一张传单,之后在QQ上发展出了1000多人的QQ群,他们一直热议土地、民权等各项问题,且将国际人权宣言放到QQ群上,还编制了自己的群歌 ,也成立了“乌坎热血青年团”,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其中的勇士14次向各级请求公平公正的土地权,但得不到解决。因此联合50人准备召开村民大会,最终却发现在2011年9月21日当天来了5000村民(全村共 13000村民),后面的事实大家已经看到了。”

这位海外网民继续写道,“整个过程说明公民意识在年轻一代人身上逐渐觉醒了,而且今天的年轻人(90后和00后)不需要上大学也知道要平等的权利,这和89年64运动不同,那时只是学生在呼喊,而且明显显得比今天的年轻人稚嫩。这让我们看到新一代的希望,更希望国际媒体多多关注中国的发展。今天政府虽然在国内禁言禁声,但是如果国外有声援, 也同样给他们压力,让他们不敢再次屠杀呼吁公民权的正义示威人士。”最后,他总结说:“所以,我看到的是:中国在愚民教育22年后,年轻人找到了其他途径争取公民的权利,这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原题目:乌坎村民集体继续与官方对抗的启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