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白流了 金日成的“中朝友谊”(图)

2011-12-20 13:59 作者: 今钟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韓戰期間 彭德懷與金日成會面
韩战期间彭德怀与金日成会面

(9)鲜血白流反成仇

随韩战停战50年(按:此为当时写作年份来计算),评价文章很多,搜索记忆,仅提供一些材料:

1、朝鲜劳动党中几乎没有朝鲜籍苏联共产党员,它的前身即中国共产党东北抗日联军中朝鲜游击队里的一群朝鲜籍中共党员,其中比金日成资格老、水平高的大有人在,譬如洪命熹的诗,只有中学程度的金日成绝对写不出来。只是别人没有他领袖欲强,没有人比他倒向苏联更乖巧,更得斯大林宠信。因此这些劳动党中一同在中国打游击的战友,一直是金日成党内统治地位的威胁。所以金日成临到美军仁川登陆后处于末日的绝境才派人并通电向毛求援。斯大林见死不救,若苏联肯出兵,金日成绝不会去求中共。中共大军早已屯兵鸭绿江边,金日成迟迟不肯邀请入朝,一再贻误军机就是怕中共军队入境会扩大党内亲中共势力的影响,获得中共军队支持。

据四十军老首长介绍,1946年林彪率三个纵队进入东北立足未稳,被国民党杜聿铭新1军、新6军追击,狼狈逃到哈尔滨,已临绝境,连文工团女孩都逃到农村,嫁与农民,其后林彪“三下江南”国军“四保临江”,在从中国回来的朝共党员建议下,朝鲜劳动党收留了林彪甩掉的一切后方机关,连新华书店都受到会说中国话的朝鲜中共老党员的照顾,而当时俄国封锁边境,严拒中共逃兵与后方机关避难,斯大林怕得罪国民党。足见当时朝鲜劳动党中原中共朝鲜籍老党员对中共感情之深,以及对朝鲜劳动党影响之大。

1952年夏平壤发生反金日成政变,劳动党内要求立即停战,立即结束联合国空军对北朝鲜全境轰炸下的中朝两国军民无谓牺牲,当时彭德怀从战争全局出发,支持了金日成渡过难关,此事在志愿军领导机关尽人皆知,已传到团一级机关。

此后金日成得手,即不断在党内清洗,几十年来党政军中领导干部走马灯般更换,直到中共影响彻底肃清,模仿斯大林方式,被清洗者都没了消息。

朝鲜人民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停战谈判朝方首届代表南日大将早已不知下落,只有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吴振宇大将俯首贴耳存在时间较长。上世纪60年代一大批亲中共派事先得知凶讯,逃到中国,中共妥善照顾,安排工作,至于朝鲜劳动党是否抗议不得而知。安排在山西工作的一批人中,有一位成了中国广播名人孙敬修的女婿,可见政治上被中共信任,否则一个政治避难的流亡难民,不知政治是否可靠,中国姑娘避之唯恐不及,是不会给与青睐,接受求婚的。

2、中国军队入朝之后,彭德怀要求组织中朝联军司令部,始终遭到金日成拒绝,拒绝中朝军队统一指挥。在中国军队力挽狂澜扭转战局冒死突破三八分界线的三次战役之后,伤亡大半,弹尽粮绝,急需休整之际,金日成与苏联驻朝大使以斯大林为后盾,一再批评彭德怀民族利己主义不肯牺牲,强烈要求中国疲饿之军乘胜前进去“解放”南朝鲜。

彭德怀要求与休息观战已经两个月的朝鲜人民军换防,中国军队去保卫后方与东西海岸,请人民军自己进攻,让中国军队稍作喘息。金日成又以朝鲜人民军也需要休整为由而拒绝。金与彭的矛盾,中共尽知,在1959年彭德怀要求停止大跃进,在中共庐山会议上被打倒时“不尊重兄弟党领袖金日成”就成了一大罪状。

3、1966年中共发起文化大革命,各地造反组织普遍分成对立的两派,在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江青“文攻武卫”号召下开始发生武斗,中国东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发动较晚比较平静,金日成派来大批特务,向两方开枪,挑起大规模武斗,许多人不理解金日成是何居心?我说出金日成早就通报朝鲜全党:长白山属于朝鲜的掌故,许多人方知金日成对中国有领土野心,加入俄国分裂中国“七块论”俱乐部,要制造第8块独立。江命宠信教育部长陈至立在教育系统要明贬岳飞,暗抬秦桧。既然岳飞不是英雄,那岳飞的对手大金国统帅完颜兀术(音朱)作为满州民族英雄也要正名。江氏为掩盖卖国劣迹,转移国内视线,一再煽起反美假民族主义狂热,却煽起了国内少数民族的真民族主义,搬起江家石头,砸了中华脚。

4、中共不许金正日父子制造两个中国,不准承认台湾,自己却制造两个朝鲜,承认韩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起,丹东市中朝边境渔民就不断被朝鲜人民军射杀,江泽民主政自知理亏,是对兄弟党不讲理的霸权主义,从来不敢抗议,对内瞒着全国。牺牲的是鸭绿江上中国渔民,他们只知“朝鲜高丽棒子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5、到金正日时代,中国军人几十万尸骨全部抛弃,在国内宣传朝鲜人民军独力抗击美帝,从来没有中国军队帮助,今天“鲜血凝成的友谊”只作为金向中国乞讨时的外交辞令。中国在朝鲜不仅留下近百万尸骨,还留下千万吨给养物资。1953年停战后,中国大军又作为壮劳力,为北朝鲜建设门面,恢复经济,白白苦干了六年。

6、金日成在理论体系上思想懒惰,对中共实行“拿来主义”,亦步亦趋,中共搞大跃进,金日成搞“千里马运动”;毛泽东号召破除迷信,朝鲜劳动党报纸“反对神秘主义”;中共搞“思想工作第一”,朝鲜开展“红色宣传员”运动。金日成主体思想实质上是零思想,它的提出就是针对中共,遮掩没有独立思想的嫌疑,剥开鹦鹉学舌的外皮,剩下的就是绝对封闭,彻底愚民,残酷镇压,极端独裁。

7、在1960-1980中共与苏共交恶时期,12个共产国家,中国与阿尔巴尼亚彻底孤立,金日成投机,不断批判中共并且派人扰乱延边朝鲜族自治区。到了江泽民主政时期江的骗美口号“不怕作最大的亲美派”与向布什献媚大唱情歌《我的太阳》,都成了朝鲜报纸揭露中共叛徒背叛社会主义的罪证,天天大加挞伐。

金正日贴遍全国的伟大语录:“民族的伟大性不在于领土的广阔或历史的悠久性,而是在于引导民族的领袖的伟大性”就是针对中共,尤其针对国际上丑态百出的中共掌门人。

8、金正日摸透中共实权派江的脉搏:借重美国,维持中共党内军大地位,总以自己标准象与布什总统相片并列以撑门面,极力打朝鲜牌,宣示可以影响,甚至掌握北朝鲜政权。江氏极怕萨达姆海姗灭亡,极力拉拢古巴、利比亚、伊朗反美,都未被得以有效利用,如果与金正日正式决裂,则江氏对美国实用价值连锁地对中共军内党内存在价值尽失,因为江氏的存在价值即在于不断挑动“邪恶轴心”流氓国家给美国制造麻烦,又假充好人可以帮助美国“反恐”,江共明知朝鲜报纸天天在骂中共变修,投降美帝,也不敢捅破“中朝友谊”这张纸。明知金正日不买帐,根本不听中共那一套,尤其不把江放眼里,每次到北京乞讨,都牛气哄哄,理直气壮,就凭金、江两家戏子串演核讹诈双簧骗老美,金讹美援,江得实惠,以布什的器重,抬高党内身价,得保权力。

9、但金、江两家友谊别具一格,金正日、金正男父子去年访问中国大陆,江泽民、江绵恒父子捉对双双会谈,各自盘桓三日交流父子世袭、阴谋搞家天下的经验,这对江氏父子又有实用价值:今年五月江氏通过与曾庆红勾结,又当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顾问,以再一次要求“全退”夺回了失去的中共领导权。

(本文略有删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