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点重重 亿万女富豪吴英终审获死刑(图)

2012-01-19 22:24 作者: 张佑宇

手机版 正体 2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吴英
吴英在法庭上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综合报导】1月18日下午,备受争议的女富豪吴英集资诈骗案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一审死刑判决并报最高院复核。许多专家学者认为,吴案反映了中国金融体制问题及民间创业者的无奈,吴罪不该死。而案件疑点重重的判决过程,和曲折离奇的故事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更深黑幕,也将可能随之永远被埋藏。

2012年1月18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吴英于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高额利息为诱饵等手段,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人民币7.7亿元。案发时尚有3.8亿元无法归还,还有大量的欠债。一审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判决疑点重重

《证券之星》网19日《吴英案在拖延了5年之久后终于有了“终审”说法》一文评论指出几个判决过程中的疑点:开庭公告低调公布;律师直到开庭前一天才接到通知,且不明说宣判,只说“有事需要他们过去”;“为了避免记者蜂拥采访,法院选择了临时通知相关人”;开庭前当地媒体接到通知,报道一律用法院“通稿”。

该文并指出“通稿”没有提供更多二审之所以如此判决的理由与法律依据。除了宣判的旁听者,绝大多数受众无从知道这中间的逻辑关系。那些见诸媒体可以认定的从轻情节,为何都得不到法庭的支持?那些饱受争议的证据,为何继续得到法庭的认可?那些有见地的辩护意见,为何不被法庭采纳?

“该案中公权力介入吴英案所发生的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至今没有下文。人们有理由怀疑,公权力是否想借助所谓司法的力量,使这个案子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黑幕永远沉入无边的黑暗。”

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

《大洋网》周望歌评论指,该案过程更是曲折离奇,富有戏剧色彩的。媒体报道,吴英曾遭绑架,被抢走现金支票330万,还有一些空白支票,报案后记录了一番竟然没有立案;另外吴英共检举了当地十几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的受贿行为,后有官员落网;吴英名下的资产拍卖迅速和低廉。再有,吴英曾因担心检举官员信息外泄,一度在看守所喝下胶水自杀,所幸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在日益顽固的官本位和权贵资本面前,吴英处境何其艰险?

吴案反应中国民企的无奈

另一方面,吴英案之所以备受关注是由于该案涉及的民间借贷问题。

周望歌指出,目前,浙江乃至全国各地的中小企业举步维艰,资金链缺失,银行贷款受阻,客观上为民间金融的流动创造了条件。在目前金融垄断体现下,银行基于风险的考虑不可能让千千万万的中小企得到资金上的扶助,因而将民间的集资、借贷、企业融资推向一个法律的边缘。

据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报告显示,中国民间资本的规模远远超出业界预计,温州民间资本5000多亿元,山西有10000亿元,鄂尔多斯是2000多亿元,不幸的吴英案只是民间金融的冰山一角。着名经济学家辜胜阻调研表明,中小企业大概只有10%能够从正规银行体系得到贷款。浙江有80%的小企业靠民间借贷,年息最高的达到180%。目前民间借贷的年利率高达120%。数据是冰冷的,事实上公务员参与民间金融也不乏其人。

经济学家茅于轼也表示,吴案反映了被排除在主流金融秩序以外的民间创业者的无奈。“问题的根源在于金融业的垄断,你把金融业垄断起来了,老百姓的钱就没地方去,一方面钱很多,一方面借钱还借不到,就是你金融业出了毛病。”吴案不是孤立案件,它折射出了我国金融制度的不健全,以及监管制度厚此薄彼等制度性问题。

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认为,吴案是我国民间金融环境的产物,是融资制度演变过程中的事件,将制度和社会问题归结到一个毫无特权和资源的草根女子身上,不公平是显而易见的。

反对声浪大 为何政府官员渴望吴速死?

对此判决结果,许多律师专家表示反对意见。

湖北中易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继武在微博中写道“为什么非让吴英死不可呢?没必要啊。”上海建纬(杭州)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沸表示,“司法裁判有时是一种导向,尤其在当前情形下。可惜了!”德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元熙说道,“从媒体了解到的案情来看,可不杀!”人民大学副教授、哲学博士魏德东则认为“若废除死刑,当自吴英始!”

《济南时报》舜网时评报导,根据一项网络调查显示,针对吴英案,88%的网友选择了不应该判死刑。其中,47%的网友认为民间集资应该合法化,44.3%的网友认为民间集资未来的地位将依旧尴尬,而仅有不到一成的网友认为民间集资应该取缔。

在各界反对声浪下,外界对维持死刑判决结果提出质疑。

据了解,从2007年2月吴英被刑拘之后,曾检举其所行贿的多名官员。

时评作者王石川提到问题的关键症结,他说,吴英案存匿着太多的黑幕,掺杂着权与利,太多的官员涉身其中。据吴英之父吴永正透露,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个人曾写联名信,要求一审法官判处吴英死刑。吴永正曾向法官求证,一审法官不置可否。一审判决完后,这些人又到省高院,要求二审维持原判。他质疑,这些政府官员为何渴望吴英速死?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给吴英的一生遭遇下了这么一个注解:吴英,女,80后,东阳人。年少,习父经商,耳染目濡。技校辍学,嗅商机,多行业开店,获第一桶金,尽识当地权贵。遂以人脉,集资放贷,遽成亿万富婆。好景不长,东窗事发,仓皇入狱,家财被分,检举无功,加速死刑。呜呼,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