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瑞典国会中国政府专制镇压进行听证

瑞典政府09年因间谍事件驱逐中国外交官,本周四,瑞典国会举行听证,调查大陆国安策反维权人士,打入海外工运组织做“线人”的指控。来自重庆的张蜀杰现身说法,香港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也亲自到瑞典做证。

瑞典国会就中国政府专制镇压进行听证
张蜀杰瑞典国会作证同时,20名社会主义行动及社会民主连线成员从西区警署游行至中联办,声援张蜀杰及抗议中共国安刺探香港左翼分子。(社民连提供)

由瑞典少数党 “左翼党” (The Left Party)主办的听证会,主题是 “中国民主权利问题——见证中国政府专制镇压”,为时约两小时。4名瑞典国会议员出席,分别是瑞典左翼党、绿党和基督教民主党。证人包括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张裕、国际特赦发言人、“长毛”梁国雄、张蜀杰,以及协助维吾尔人在瑞典申请难民庇护的人权律师等。

梁国雄对本台透露,去年10月,张蜀杰到瑞典前,已经在香港对他表露受到国安威胁,要到海外做线人,刺探收集情报。但为何事发3个月后,到2012年1月,他才向外界透露细节?梁国雄对记者说,“纸包不住火”,而以公开听证会的方式说明,比起闭门讲更有说服力。

梁国雄说:“你怎样可以拿到政治庇护,你是因为受到政治迫害,那你一定要作证。就算你关起门来也好,当然关起门来的好处;但关起门,谁信你讲的话?我是一个见证人,我当然不可以说知道全部的细节,以我交往的过程,我对他(张蜀杰)个人的了解、我对大陆异见人士的了解,我是有公信力的。”

张蜀杰对中国劳工论坛表示:“与其成为专制当局的间谍,宁可选择离开中国,这是他唯一能捍卫说话权利的办法,只有这样才不像其他众多被专制当局镇压的人一样保持沉默。”

张蜀杰是在2011年2月被重庆国安局秘密审讯,指他“接触被取缔的组织”与“涉及国家安全”的犯罪,以长达10年的徒刑威胁他做线人,到香港收集社运人士的容貌及刺探材料。后在工人国际委员会、爱尔兰社会主义党的国会议员希金斯(Joe Higgins)和欧洲议会议员墨菲(Paul Murphy)等人的协助下,先到爱尔兰,再到瑞典。

张蜀杰逗留瑞典的访问学者效签证两日后,即1月28日到期,瑞典社会主义正义党的斯德哥尔摩市议员Mattias Bernhardsson正在瑞典为他申请难民庇护。

****************************************************************

大纪元:被逼做间谍 出逃民运人士揭国安丑闻

张蜀杰和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
张蜀杰和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星期四在瑞典透过视像会议,交代中共国安胁迫他作间谍的详细过程。(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刚刚出逃到瑞典的中国劳工论坛网站写手张蜀杰,在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的陪同下,交代中共国安胁迫他作间谍的详细过程。他表示,事件显示中共内外交困下对茉莉花革命蔓延的恐惧。

24岁的张蜀杰来自重庆,是中国劳工论坛网站活跃份子,是近日继郭泉妻儿出逃大陆后,又一位公开现身控诉中共当局迫害的人。他和香港议员梁国雄星期四在瑞典透过视像会议在香港立法会与传媒会面。

张蜀杰说,他假装答应中共做间谍后,国安给了他到香港收集情报的活动经费,其中包括机票、现金1,000港元等。其后又透过银行汇入3,000港元。他到香港后,在梁国雄(长毛)以及爱尔兰和瑞典的大使馆相关人员协助下,先到爱尔兰,再抵达瑞典。

其后国安知道他不愿再做无间道,混入海外的工运圈子收集情报,曾向他发出电话短讯,内容是:“现在怎样?何时回去工作?”联络人是重庆市国家安全局张姓的便衣官员。之后短讯被对方删除。

被问到中共当局为何选他作间谍,目标并重点指向社民连?张蜀杰强调,中共在内外交困下对茉莉花革命非常害怕,而社民连又长期声援国内的茉莉花运动,“当时国内也是因为效仿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所以中共当时就是很害怕,当时抓了很多人,包括这一年抓了很多人,而且在当时都是不为外界所知的。包括其它地方的抗议活动、占领华尔街,还有西班牙和希腊的占领活动。所以中共就害怕,就先发制人的抓了很多人。”

张蜀杰坦承,国内的茉莉花行动根本无法形成气候,中共害怕的是这个运动成为导火线,触发各种社会问题。他并透露,当局已经就事件联系他的家人。“这段时间联系父母,说有关人员说这是反革命,反社会主义,这很可笑。我觉得好像中国的法律里面还没有株连这种罪吧。”

梁国雄也提醒中共当局不要再搞株连九族的事情。“我相信国安局也看这个录像,有机会我们都会放到网上去,时代不同了,学人家搞株连。中共要明白,中国走向民主,中国的老百姓要争取一个公平的社会,那是不能阻挡的。我希望不要再迫害像张先生这样的,对中国的老百姓有感情的,为一个社会公正,为民族去奋斗的人。”

他并表示,张蜀杰的遭遇并不是单一事件。“我相信张先生这样遭遇的人不是少数,茉莉花运动之后突然出现了很多无名无证的人士。如果张先生不是假装和中共合作,决定离乡背井的话,已经是被囚禁,或者成为了中共刺探情报的间谍。我希望香港政府严防大陆公安和国安越境执法,前几年就发生过因为私人纠纷大陆公安越境执法的问题。”

张蜀杰和梁国雄,将联同国际特赦协会和中文笔会一起出席香港时间周四晚8时的瑞典国会听证会。张蜀杰说,他已准备在瑞典申请政治难民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