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司马南先生忽然讲“逻辑”了(图)

2012-01-27 20:54 作者: 李悔之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司马南先生忽然讲“逻辑”了(图:HOUSE365/看中国配图)

好些日子没关注司马南先生了。

司马南先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聪明人:极具师爷秉赋的他,虽生不逢时,却仍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了极致:先是从一位气功师摇身一变为“反伪气功英雄”。极能“与时俱进”的他,后来又“更上一层楼”——成为一位著名的“反普世价值英雄”。当然,也有人赞扬他是一位“反美英雄”。

司马南先生成为“反普世价值英雄”后,咱仍然继续关注他——十分期望他能弄出一套比“普世价值”更“适合中国国情”的东西来。然而观察许久,发现司马先生捣鼓出来的东西,无非也就是“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罢了。于是,对他的高论也就再也不感兴趣。而自他在路透社记者面前痛批“南方系”报刊时说出下列一段话之后,咱再也没胆量看他写的东西了——

“对几个以文学家、历史学家、法学家、哲学家面貌出现的,事实上要么是良心大大地坏了,要么是大脑出了问题。对社会有害的极端分子,我们的舆论过于宽容,好像好人反倒怕坏人一样……”

以“好人”自居的司马南先生,竟以“太君”的口吻,说出“我们的舆论过于宽容”的话来,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此后,为了免被他认定为“对社会有害的极端分子”,咱更不敢撰文与他“商榷”了。

唠叨了一大堆,还是言归正传吧:

今天上午,在凤凰网一位名博的文章中,看到了下列一段文字:
“1月20日,司马南登上飞往美国华盛顿的飞机准备和生活在美国的亲人团聚,在华盛顿国际机场出事,头颈被突然卡住,当场昏迷被送急救。”

看到上面这段文字,这些年形成的“除非亲眼看见,谁说的话也不要轻信”的思维定势,使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司马南先生的微博。随后果然发现司马南先生在此连发多篇微博,证实自己“头颈被卡”确有其事。并对一些人的“误解”进行屡屡解释和“辟谣”。

看到司马南先生这些微博,一种难于言说的情感涌上心头:此时的司马南先生不但正在忍受皮肉之苦,更蒙受精神之痛:从新浪和腾讯上万条网友评论中,同情司马南先生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从绝对一边倒的幸灾乐祸声,鄙人深替司马南先生难受,并为他鸣不平:司马南先生纵然作过万般恶,也毕竟是咱们的同胞嘛,大伙的同情心和恻隐之心哪去了?

骂“反普世价值英雄”司马南先生的,当然都是没有同情心的“坏人”。甚至可能是“西方颠覆势力”雇用的“水军”。如果有必要,司马南先生日后可与有关部门配合好好调查一下。不过,从此事中也可看出:我党传统用来计算好人、坏人的公式:95% + 5% = 100%,用在司马南先生身上却似乎应当颠倒过来。

而令我稍感意外的是:这时的司马南先生,并不象咱想象中的那样:“革命意志坚如钢”,而是象病中的卡斯特罗大叔那样,特别在乎“人民有何反应”起来:除了借他人之品证明他“老婆孩子移民美国是没有根据的”之外,他还认为“李大眼的话并无恶意”……云云,这多多少少能冲谈一下来自95%的压力。

但无论如何,“伤心总是难免的”了。更让司马南先生伤心的是:不但95%的“坏人”都幸灾乐祸,连他的老战友孔庆东先生也破口大骂:“这就是司马南投降美国,甘愿做美国走狗的可耻下场。一切与邪恶帝国美国亲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敌人”和同志都不理解,这就难怪司马南先生一再声明他去美国是“开会”,再三表明他的儿女没有“移居美国”后,他极为痛苦地写道:

“这几天与伤痛抗争,还要为无端罪名作辩。令人不解的莫过于某些谣言竟出自认证加V的名博,一向严肃的《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竟诬我为‘汉奸卖国贼’。他们的逻辑非常霸道独特:批评美国政策就是‘反美’,反美者来美国就是‘虚伪’,虚伪就是‘汉奸卖国贼’,汉奸卖国贼的妻女必为‘美国移民’”。

司马南先生极不喜欢“反美英雄”这一光荣称号,并不让咱意外:聪明的司马南先生从来是不会做自断后路的蠢事的。然而,司马先生忽然讲起“逻辑”来,在老李眼中,可是一宗比他“头颈被卡”之事更令人惊奇的事。

——“批评美国政策就是‘反美’,反美者来美国就是‘虚伪’,虚伪就是‘汉奸卖国贼’,汉奸卖国贼的妻女必为‘美国移民’”,这一逻辑确是“霸道逻辑”。

不过,当今中国,有些人的“逻辑”却更“霸道”得多:

例如:批评×领袖,就是反党;反党,就必然反人民,就必然反社会主义,就必然卖国。

例如:批评政府,就是反党;而反党,就必然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就必然卖国。

例如:宣传普世价值,就必然反党、反社会主义,就必然与西方颠覆势力勾结,就必然卖国。

再例如:民主,就必然是搞西方那一套。搞西方那一套,就必然亡党。而亡党,就必然亡国。

列举了几个事例后,咱便不禁替司马南先生脸红起来——上述这些,都是司马南先生他们的一贯逻辑啊!

唉,不管怎样,鄙人还是在上帝面前为司马南先生真诚祈祷:愿上帝赐福给他,使他早日康复与家人团聚。同时,但愿通过这件事,司马南先生的人生境界会有进一步提升:一棵树上吊死,并非是真正聪明人的选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