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中国金融体制弊端下的死刑犯(图)


“亿万富姐”吴英命悬一线 死刑二审即将开庭
浙江东阳民营企业家吴英2012年1月18日因“集资诈骗”罪名,终审判处死刑。

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级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名,二审宣判民营企业家吴英死刑。2006年时还以其手下斥资数亿的8家实业集团而名噪一时的“亿万富姐”,如今已站在生死线上,等待死刑复核。她只有31岁,却已经在监狱度过了5个年头。吴英命悬一线。但她的罪与非罪、是否罪当一死在中国龙年新春的喜庆中引起广泛争论,各届名人纷纷呼吁、声援,希望司法机器刀下留人。

事实上,连日来的民间呼吁已经远远超出了对一个青年女子的同情,在对法院判刑是否得当的质疑声中,民间企业多年来面对的法与非法界限模糊的中国金融体制成为众矢之的,而在争议的背后更是中国缺少独立、法与非法不清的整体司法体制。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在微博中反问:“若法无定律,岂可以死试律 ?”北京老记者、《往事微痕》杂志主编铁流发表文章,认为《杀吴英,就是杀中国民营企业家》。铁流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铁流:民营企业自降生就带着手铐脚镣

法广:您最近发表文章说“杀吴英,就是杀民营企业家”,为什么这么说?

铁流:所谓民营企业家,过去叫私营个体户。民营企业家自降生就很困难,就带着手铐脚镣,可以这么说,与国营企业比,他就是一个私生子。政府部门对他关照扶持很少,全靠自己努力打拼,才能在社会上、在竞争中生存、发展、壮大。吴英就是这样的企业家:自筹资金,自组人员,自找项目,自负盈亏,所以,生存环境非常困难。民营企业家每上一个台阶,都需要后续资金,做一个项目―开办一个工厂,开办一个商店,这都需要钱,但是,银行一般不会给民营企业家借钱,他们支持的就是房地产项目。民营企业要想从银行贷款,比登天还难。企业要发展,要生存,他只有向亲朋好友借贷这条路。

吴英的问题是中国金融黑幕造成的

法广:那为什么民营企业贷款这么困难?

铁流:现在不是有句话么:胡锦涛主政十年,国进民退,就是民营企业开始被边缘化。为什么不贷款给民营企业家呢?第一,他不属于扶持对象―尽管政策上写着要扶持民营企业,但是,实际上,中国的金融是一个黑幕:如果正常贷款,那(利息)就是7%;如果去做房地产,或其他,收回的(利息)可能是百分之百,所以,现在银行都转向房地产,转向国家比较有保证的开发,根本不把民营企业家放在眼里。

民营企业家要得到贷款必须具备几个条件,第一,要有权力的支持―权力给你一个批条,给你一个国家的大项目,银行给你贷款……那你首先要买通权力机关;第二,必须拿出很大的回扣―我知道,除了正常的利率关系外,还有银行高层的各种打点、打通,最后你也要(付出)20%-30%以上。此外,还要抵押,还得信誉好。没有这些条件,根本无法从银行贷款。所以,民营企业家只能从民间融资。

而且,江浙一带还有一个特点。那里因为银行利息不高,而每年物价上涨大约是5%,所以,有钱人都把钱捏在手里,通过地下钱庄,把钱拿出来。地下钱庄又受官府支持,而且有社会黑势力保护,所以,吴英贷不到款,就只能走亲戚朋友,走地下钱庄,这样拿到钱。

吴英能拿到7个多亿的集资,跟地下钱庄有很大关系。从报章披露看,她的债权人只有9个,没有任何一个债权人对她提出起诉。地下钱庄也要认准人,第一,觉得你能赚钱,而且,借出去的钱收得回来,所以,他们大量向吴英倾斜过去,投过去。但是,这个钱的回报很大:100%,150%呵!

所以,吴英的问题是中国金融黑幕造成的,是中国金融不支持民营企业造成的。也说明江浙一带有钱人不愿意把钱存银行,因为利率太低,银行赚得太多,有钱人赚得太少,所以就走民间渠道。这就是资金拆借,就是企业和企业之间,你和我做一个公司,我们定个合约,你付我多少利息……

吴英完全有还债能力

法广:那吴英现在面对的问题,和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一些温州老板或者自杀,或者逃跑事件,其实是同一个问题?

铁流:是同一个问题。吴英生意做得已经很大了,赚钱已经很多。他们已经从吴英身上榨取了很多。但是,最后,也许在策略中出现什么漏洞,或者有人检举、举报,或者有一笔款还不出来。他们就下手,杀人灭口,然后,抢占财产。先是把吴英抓起来,要杀死她;然后,还没等结案,又把吴英所有固定财产变卖。从目前看,吴英的固定财产基本超过她的集资,是有能力偿还的。

吴英案很奇怪。在案发前,她的公司运作非常好,但她突然被绑架8天,把她公司所有公章全部拿走,把她所有身上的现金全部拿走,并另外把她公司的存款转走。吴英去报案,公安不受理,相反把吴英拘留了,这简直没有道理:为什么拘留报案的,而不拘留绑架罪犯?案件尘埃还没落定,就变卖她的资产。所以,这是有预谋的。是官方和地方黑势力预谋的。

吴英有错,但吴英无罪

法广:那您觉得目的是什么呢?

铁流:杀人灭口,抢夺财产啊!

法广:这和吴英在监狱待审期间揭发地方官员受贿有关么?

铁流:当然有关系。审判吴英案,浙江省地方官员竟然联名写信给法院,请求处死吴英。地方官员凭什么要处死吴英?这是明目张胆地干预司法。吴英案,我敢断言,同东阳市委书记,和东阳一把手,甚至是省上的一些高官有密切关系。如果追查下去,很多贪官会浮出水面,很多黑幕会暴露出来。

法广:吴英被判死刑引起很多法律界和学界呼吁,但是,很多呼吁指出,吴英可能触犯法律,但罪不当死。从您的介绍来看,吴英案的争议并不仅仅是量刑轻重的问题?

铁流:对。它涉及一个黑幕,一个金融黑幕,一个地方官员贪腐黑幕。企业家总是想把生意做大,那就需要去圈钱,滚雪球。但是,吴英有一个特点,她(借贷到)的钱并没有拿去享受,而是用来发展企业。我认为,吴英有错,但是,吴英无罪,吴英不能杀。

法广:腾彪不久前发表文章,指出,吴英案和你我的生命都有关系。您赞同这种说法么?

铁流:我赞同这个观点。如果这样下去,不仅杀了吴英,杀了中国民营企业家,也杀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杀了中国良心,杀了中国善良,所以,我又写了一篇文章:吴英案呼唤有良心的政治家。现在能救吴英的人,不是我们这些人,需要高层有人出面,此人至少是个常委,否则,吴英死定了。

中国金融体制必须改革

法广:此前您是否跟踪过大概十年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案?

铁流:孙大午案内容,我不太知道。但是,我比较了解沈太福长城科技公司案。沈太福之死,就是检举了贪官,他交出了一个300多人的名单。这个名单涉及到当时在位的高层。他的案子与地下钱庄没有关系,他完全是通过产品滚动来集资。最后,他的财产也超过他的集资额。是完全有能力偿还(借贷)的。吴英也是如此。

所以,中国的问题是一定要解决金融黑幕,一定要改革金融。不改革,就还会出现同样的问题。另外,民间集资的罪与非罪没有明确界限,既然同意民间拆借,可以互相借钱,但是,又把吴英定罪非法集资枪毙,这在法律上是说不过去的。

吴英可以说是80年代起中国特色的商业大潮的产物。她1981年出生于浙江东阳一个农民家庭。职业高中尚未结束,就随同姑姑在美容店学徒,并在2002年起自立门户,开设自己的美容院。2006年时,她已经铺展开一个以本色集团命名的酒店、商贸、婚庆、地产、物流等多领域综合商业版图。当年的胡润百富榜估计她资产高达38亿元。但是,同年年底起,吴英雄心勃勃的创业努力突然急转直下,在被绑架失踪8天之后,报案无果的吴英却在2007年2月被东阳公安局拘捕,其巨额资产被迅速冻结,并被低价拍卖。2009年12月,金华市中级法院在没有任何债权人投诉的情况下,以“集资诈骗”罪名宣判她死刑。2012年1月,浙江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著名律师张思之2月1日致函最高法院,指出:“纵观金融市场呈现的复杂现实,解决之道在于开放市场,建立自由、合理的金融制度,断无依恃死刑维系金融垄断的道理。”已经久日沉默的北京维权律师腾彪1月23日在其博客发表文章《吴英的生命与你我有关》,指出:“几乎我们每个人都曾得到‘非道德或非法’的好处,同时更因这种普遍的‘非道德化或非法化生存’而受害,但问题是,我们中有多少人接受甚至享受这种“非道德化或非法化生存状态”?“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吴英。不,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吴英。我们都是从过去那个体制下的幸存者,我们都希望活到我们希望的那种体制实现的时候。我们都从他人的受难中获利,我们没有成为牺牲者,仅仅是出于偶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