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那些事:中国的悲剧 今人的笑话(图)


文革

批林批孔大会

某单位召开批林批孔大会,台上一男高音与一女高音正领着全场的人喊口号:
(领)打倒林彪!
(众)打倒林彪!

(领)打倒孔老二!
(众)打倒孔老二!

(领)狠批克己复礼!
(众)狠批克己复礼!
……

口号呼毕,在领导正要发言前,会场出现短暂的宁静。就在这时传达室的老张匆匆跑到后台来,对坐在大会主席台的领导大叫:“王主任有电话!”

于是乎全场革命群众一起跟着振臂高呼:

“王主任有电话!”

公有制

在某个公社,正在批斗一位教师,突然上来一位女人,大家认识正是这位教师的妻子,她和革委会的头的不正当关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只听她指控道:“…,他长期反对毛主席,反对党,而且,把我当成他的私有财产..”,大家一听就知道这出于那位头的授意,想为教师说句话苦于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

只见有位学生跳上台来:“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你一定老老实实坦白,老老实实改造!怎么能把你妻子当成你的私有财产呢?!一定要把她当成公有财产!!

春耕忙

知青点,插队者是一批音乐学院学生,平时不闻丝弦声。忽一日,公社组织宣传队,广大贫下中农对“再教育”对象表示信任,派他们登台表演。

幕启,英姿飒爽的报幕员道:“下一个节目,小提琴合奏《贝多芬想念红太阳》”
 
全场掌声雷动。贝多芬既然想念红太阳,准是个无产阶级革命派。音乐学院学生们堂而皇之演奏一段老贝的《F大调浪漫曲》。

继而,准备演奏比才的《斗牛士之歌》。

报幕员介绍说:“下一个节目,《全世界贫下中农春耕忙》!”

请毛主席吃饭

“早请示晚汇报”曾经是个常用词组,但现在几乎不用了。那时候我虽然只有六七岁,对早请示晚汇报却印象深刻。早请示,就是每天早上扛着锄头去干活之前,都要站到毛主席的画像前,对毛主席三鞠躬,然后对毛主席说:毛主席,今天我去月亮坑薅草。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都要请示。

晚汇报,就是收工后回到家,告诉毛主席,这一天都干什么去了。有一段时间,不是在主席像前鞠躬,而是把装在像框里的像提在手上甩三下,口里喊三次毛主席万寿无疆。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紧急通知,说不能这么做,这会把毛主席的头甩晕,还是改为在像前鞠躬。

不但干什么要向毛主席请示,就连吃饭,也要先告诉毛主席一声。早请示晚汇报没我什么事,但汇报吃饭,我妈如果还在灶上忙,就支使我替她完成。很多时候她把饭煮好后要立即煮猪食,在乡下,煮饭煮猪食都是一口锅。煮饭的柴火还没燃尽,只添一把柴就可以把猪食煮好,这既省时间也节约柴火。这一来,我代劳的时候就多了。

有一次,家里炒了点腊肉,我虔诚地对毛主席说:毛主席,今天我们家吃腊肉,你来和我们一起吃吧。他老人家无动于衷,我便抬起饭碗,将一块肉放在他嘴上,肉掉了,我捡起来在衣服上揩了两下,自己把牠吃了。肉吃了还要吃口饭,我喂了毛主席一口饭,大部分掉在地上,只有两粒粘在他嘴角上。

几天后,我爸爸惊恐地把我们叫到堂屋,指著主席像,问是谁搞的。我说是我搞的,我请毛主席吃饭。爸爸说,天啊,你这不是想叫我进班房吗?他叫全家人保守秘密,这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他没骂我,但把我妈骂了一顿,骂她“懒婆娘”。其实我妈一点不懒。

第二天放学路上,我知道了这样一件事情:我的一位远房亲戚晚上去守生产队的粮仓,抖烟杆里的烟屁股时,烟锅在板壁上啄了几下,黑天黑地的,哪知正好啄在毛主席的眼睛上,天亮后他没发现,别人先发现了,说他想用烟头儿把毛主席的眼睛烧瞎,当时便把他捆绑起来,押送到公社,公社觉得案情重大,把他送到区公所去了。

从这以后,我再也不敢请毛主席吃饭了,妈妈再忙,这件事也由她亲自去请。

三换婚联

上世纪60年代,某地一老农娶儿媳,请一位民办教师写婚联。教师询问老农写什么内容,老农表示希望儿子儿媳勤俭持家。于是,教师挥毫立就:
两个节约能手
一对勤劳夫妻
横批:勤俭持家
  
婚联贴出后,被学大寨工作队队长看见,说这是私心杂念作怪。那老农只好请教师再写一副。教师就改为:
两个生产能手
一对劳动夫妻
横批:争当模范

第二天,工作队队长检查工作时,见联又发议论:现在正批唯生产力论,什么生产呀、劳动呀,要立即改掉。老农没法,只好求教师另写了一副:
两个治安能手
一对团结夫妻
横批:相亲相爱
  
事隔几天,工作队队长发现了这对联和横批,认为没有讲清与谁搞团结,不符合阶级斗争的新形势。老农没法,只好再去找那位教师。教师无奈,把牙关一咬,索性写了第四副婚联:
两个斗争能手
一对矛盾夫妻
横批:你死我活

大粪要紧
 
几个早起积肥的知青各挑着一担大粪匆匆地走着,忽然走在头里那人不慎滑倒,担著的东西泼洒一地。几个同伴赶紧放下担子,上前去正要扶他起来,跌倒者奋力挣开同伴的搀扶,手指著正满地流淌的那物,慷慨激昂、铿锵有力地说道:“同志们,不要管我,抢救公社的大粪要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