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剑】一盘很大的棋(中)

——诡谲的西藏局势背后的玄机

2012-02-09 14:35 作者: 存中剑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林彪父子出逃坠机的“九•一三”事件是决定文革成败的分水岭。林彪的叛逃粉碎了老毛全知全能的个人神话,也让制造老毛的个人神话并以此狂飙突进的文革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失去了来自林彪四野(中共第四野战军)派系的强大支持,老毛不得不重新平衡党政军内部的各派势力与矛盾。为了清洗林彪旧部,牵制周恩来、叶剑英派系势力在林彪死后的急速扩张,老毛不得不考虑重新启用邓小平,而邓小平也迅速抓住了这一可遇不可求的良机,给老毛写信竭尽全力表忠心,并郑重许下了“永不翻案”的诺言。于是那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及其家族子孙终于盼到了翻身得解放,日后跻身超级资产阶级之列的日子,而多少农村灰姑娘的“山楂树之恋”也到了尽头。

在“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红朝,拜老毛扫荡军中四野势力的恩赐,邓小平终于枯木逢春,凭借其二野的旧班底而成为红色贵族的核心。邓小平也曾一度试图搞以自己为核心的郡县制,扶植胡耀邦为首的团派,以及赵紫阳为代表的技术官僚掌握大权,以摆脱陈云、李先念等同辈元老的掣肘,然而在红色权贵或明或暗的全力抵制下,邓小平终于认识到元老权贵羽翼已丰,连老毛都没能废除的共产封建制,自己是动不了的,于是为邓冲锋陷阵,与红色权贵结怨颇深的的先后两任“头马”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悲剧早已注定了。如此说来,邓小平当年重用胡耀邦、赵紫阳是为了让他们替自己去趟地雷阵的。可叹胡、赵二位,“讲政治”学得不够,没能像朱大嘴那样把地雷挂在嘴上,把棺材留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是真的自己去替小平趟那个地雷阵,结果自然是壮烈了。

胡耀邦性格耿介,看不惯红色权贵的衙内们弹冠相庆后的胡作非为,曾于1984年的廉政风暴中批示严办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胡乔木犯下诈骗罪的儿子胡石英,并枪毙了上海滩上几个依仗权势玩弄、强奸年轻女性的红色衙内,如上海市人大主任胡立教的养子胡晓阳,还有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其五的儿子陈小蒙等人,严重触痛红色权贵们的神经,触动了权贵集团的利益。当时元老李先念对自己身边的人说:“他(胡耀邦)这个人,六亲不认,你们要是不小心落到他手上,我一时也没有办法。”其内心对胡耀邦的不满已经非常明显了。最后胡耀邦倒台时的一大罪状就是“搞的党内人人自危。”这里所谓的“党内人人自危”,当然不是指那些基层的党员,而是共产封建制度下的红色权贵家族。

赵紫阳要走的是多元政治、分权制衡、专家精英治国的现代政治路线,当然更不为那些红色权贵家族所容了。因为红色权贵们所要的是父业子承的共产封建制,期望中共的党天下由他们那些红色权贵家族世世代代享用下去。如果让赵紫阳的精英治国之路走通,那么日后掌权的必然是技术官僚,温家宝这样的寒门草根,没中共太子党们什么事儿了。

在89年六四的时候,绝大多数参与示威、游行和静坐的学生和市民都没想到要革中共的命,那并非是一场革命,为何中共权贵非要用坦克和机枪杀戮要求改良的群众?因为这实际上是以赵紫阳为代表的现代政治路线,即技术官僚治国路线与红色权贵家族所顽固奉行的共产封建制路线之间的斗争,而人民群众是站在赵紫阳一边,要求取消红色权贵的特权,打倒太子党那些“官倒”的,事实是以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人为代表的红色权贵们给自己在党内的政治对手扣上“反党”的大帽子,然后以党的名义调动党卫军血腥杀戮群众。早在十几年前,张春桥就已经预见到了重新掌权的红色权贵们必然会搞共产封建制,必然会因为特权而腐化堕落,与群众为敌,也必然会出于其残酷贪婪的本性而对群众大开杀戒。

六四大屠杀之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权贵们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经过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两任“不靠谱”的草根总书记,红色权贵们再也不相信草根布衣出身的官僚了,他们确信只有自己的子女是靠得住的,将这个无数中国人的鲜血染成的红色党天下传给自己的后代,已经成为这些即将入土的老朽们最大的心愿和普遍的共识。另一方面,中共太子党,即现在的习近平、刘源、薄熙来等人当时还没有积累起足够的政治经验与资历,不足以挑大梁。在邓小平等中共元老看来,还需要二十年的时间的积累,才能让自己的子女接班,这就是他们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的真正意图,因为他们要给自己的后代留二十年时间去接班。

中共那些红色权贵家族从来就没打算把江山留给张春桥、王洪文、胡耀邦和赵紫阳那样布衣草根出身的干部,至于江泽民和胡锦涛,那只是万不得已之下的选择,而且注定是临时性,过渡性的。这就是当初元老们为何出人意料地选择江泽民这个草包兼马屁精接班,而非能力更强的乔石,这也是为何邓小平会隔代指定胡锦涛接班的真正原因之所在,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打算让过渡时期暂时顶班的代理人坐稳权力的宝座,而是打算二十年后留给自己的后代。

如果让乔石接班,以乔石的能力、人脉和资历,很可能坐稳权力的宝座,日后轮不到太子党了。即使是江泽民这个草包兼马屁精,也不能让他在那个位子上坐太久,因为难保没有陈良宇这样草根出身的厉害脚色撑他,并继承他的权力。所以事先就要限定江泽民只能做两届,随后就换马,以免江泽民的势力过分膨胀,尾大不掉。当然这样一来,就在江泽民上海帮与胡锦涛团派之间埋下了定时炸弹,以中共官场历来你死我活的权斗本性,上海帮与团派之间激烈的权力争夺战是不可避免的,那时已经羽翼丰满了的太子党便可获渔翁之利了。

为了让自己的后代接过这红色政权,中共元老们早就布下了一个很大的局,以他们毕生的政治权斗经验,做了许许多多显性与隐性的安排,让太子党们在89年六四之后的这二十年里,能够避开台面上激烈权力斗争的风浪,利用江派、团派等各派之间的矛盾,左右逢源,不断积累政治筹码,扩张权力和地盘,这一切都是为了太子党在中共“十八大”正式接掌权力而做的。在这些政治老人安排的局中,有一个很关键的子,它的名字叫做曾庆红。

提起曾庆红其人,江泽民及其上海帮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可以说上海帮是成也庆红,败也庆红,其实成败都在那些老家伙的算计之中。在上北京接班之初,江泽民既无人脉,又无实权,就连对邓小平家里的警卫、服务员都毕恭毕敬的,要是身边没有曾庆红这个太子党,江泽民根本就玩不转,上海帮也不可能在政治舞台上站稳脚跟。然而曾庆红其人毕竟是一头政治蝙蝠,在替江泽民残酷打击政敌,为上海帮四处树敌的同时,博取到江泽民信任的曾庆红又以与元老搞好关系为由,利用江泽民对他的信任堂而皇之地重用太子党,扩张太子党的势力。从个人利害来说,太子党势力的坐大让曾庆红这头政治蝙蝠得以脚踩两条船。从中共元老的长期布局来看,曾庆红成为江泽民信任的摄政,让太子党得以羽翼丰满,从而具备在十八大上收回权力的政治实力。

从表面上看,团派出身的胡锦涛是因为在西藏任“总督”期间血腥镇压藏人僧俗群众的和平示威而被邓小平相中,隔代指定为江泽民之后的接班人的。实际上是在中共元老的接班布局中,就需要这么一个角色。政治斗争是集团作战,没有自己的派系,本事再大也难成了气候。胡锦涛被选中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的团派背景,而团派过去又是邓小平的班底。在中共元老的政治布局中,团派就是被设计用来打击江派,把江泽民赶下台的棋子。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既要让江派压制团派,又要让团派有动机,也有力量反击江派。因此既不能让团派过早的从江派手里夺回权柄,以免团派有时间坐大,对太子党在十八大上按原定计划掌握权力构成威胁,又不能让团派被江派压制打击得一蹶不振,从而让江派的势力更难动摇。

有了以上的认识,对于曾庆红与太子党在上海社保案中的表现就不难理解了。本以为是江泽民心腹、上海帮摄政的曾庆红在关键时刻支持胡锦涛拿下陈良宇,不仅仅是为了个人政治野心,也是为了在既定时间内配合太子党打掉陈良宇,重挫上海帮,让团派在距十八大有限的不多时间内终于踢开压在头上的上海帮。同时在共同对付上海帮一事上,太子党就此与团派讲斤头,谈条件,让太子党在打击上海帮的政治交换中获取更多的利益,从而奠定在十八大上台的条件。

总而言之,中共元老当初先后指定江泽民和胡锦涛接班,其真正的意图是为了让江派与团派在二十年过渡时期中暂时为中共掌舵,为权贵护航,同时在彼此争权夺利的过程中让太子党得以渔翁得利,最后在十八大上顺利接班,正式确立共产封建制度的体制。(待续)

【存中剑】一盘很大的棋(上)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