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拒绝求爱 遭官二代毁容(组图)

2012-2-26 00:55 作者: 心碎了895

手机版 正体 3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少女被毁容
以前天真可爱的女儿

少女被毁容

少女被毁容
如今无可奈何的现实

案件发生在2011年9月17日下午6点左右,因追求受害人周岩不成的犯罪人陶汝坤,携带一瓶打火机油来到周岩家,破门而入,趁周岩不备,拿出准备好的打火机油浇到受害人头上并点着,不停叫嚣“去死吧”。周岩一声惨叫,闻讯的小姨赶来惊慌的用被子将淹没周岩的大火扑灭,并拨打120抢救和报警,期间,陶汝坤在旁一直无动于衷。周岩在安医大附院重症病房经7天7夜的抢救治疗才脱离生命危险,但伤势已极为严重,其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烧掉了,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深度达二度、三度,整个人完全面目全非。更可恶的是,受害人尚在重症监护室时,身为作为党员和政府领导干部的陶汝坤父母就拿出一份关于认可陶汝坤当天积极救治和自首,并且与客观事实完全不符得材料让我们签字。我们拒绝签字后,他们就不再支付治疗费用。在无力支付医药费,拖欠医院近十多万元治疗费用后,周岩不得不被迫出院。

面对如此的惨剧,陶汝坤父母仍要求我们同意陶汝坤取保候审。并且因为陶汝坤父母身居高官,周旋于相关各个部门机关,阻碍司法公正,并叫嚣不管你签不签字,我依然会争取让他出来。导致案发已经五个多月,我们依然不能做伤情鉴定。因为不能作鉴定,案件程序就不能再往下走,而犯罪人又不能继续关押,要“强制取保候审”,也是他们这么周旋的主要动机。

在案件发生之初,我们屡次联络犯罪人父母,让他们儿子不要骚扰我们家庭,甚至磕头请求陶汝坤放过我们的女儿,但都不起作用,才酿成这样的悲剧。自案件发生五个月以来,由于极度的生理心理打击,周岩现在已经精神失常。为了周岩的抢救、治疗、护理,周岩的母亲不得不停止工作,家庭的生活费已经非常困难,医疗费更是毫无着落。对此,陶汝坤父母不管不问。我们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他们高干的背景。他们有钱聘请优秀的律师,有钱打通各种潜在的关系这是我们看不到的;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嚣张无情,我们的渺小。

犯罪人陶汝坤1995年出生,不满18岁就屡次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来(之前犯罪人经查留有案底,事发多日后尽然查无所踪,让人愕然),作为一心走仕途的处级高干父母是难辞其咎的。现在面对现今高昂的医药费(每日药膏就300多元)和日后无法估计的天价整容费用;面对恢复无望终身残疾的病重女儿;面对追求无望曾屡次叫嚣要杀我们全家,毁尽女儿一生却能无罪释放的犯罪人陶汝坤;面对居高临下、只手遮天、骄纵儿子的陶汝坤父母。让我们这对工薪阶层每月工资千余元的父母,知道了什么才是不公,什么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们担心以下几件事,请去能得到援助之手:

第一,他们不肯付医药费,因为付医药费的前提是我们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情况说明”上签字,我想我们做不到,因为违背良心的钱我们要不起;

第二,我们无法做伤情鉴定。有些有人帮我们查询过了,认为法律没有拖延不让做伤势鉴定的法律,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对方高官父母的权势之力是多么的让人心寒;

第三,他们努力为这位罪犯取保候审,但通过法律咨询,像这样恶劣的罪犯不应当“放出来”,我们不知法,但基本人性知道,我们不能等待着这位放火杀人的凶手再次光临,因为他父母都不能管他,谁还能管他;连他父母都不能保证的,谁能保证他不会再来杀我们全家,我们是工人,我想工人不代表没有生命权,当我们每天都处于担心受怕中,请问,谁来帮助我们!

被申诉人:陶汝坤。被申诉人父亲:安徽审计厅高干,被申诉人母亲:合肥市规划局高干。

在此发帖,我们全家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但我们还是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希望上级机关能够介入案件的侦办,尽快启动伤情鉴定,并不予准许对陶汝坤取保候审,使案件能从快进入司法程序,让孩子获得应有的治疗费用,以便继续治疗。

希望媒体朋友给予报道监督相关部门公正严明的给予侦办审理案件;希望广大网友朋友和社会帮助和关注!在此万分感谢!


视频由/看中国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