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淫乱了多少女人(图)

2012-03-19 11:02 作者: 萧良量

手机版 正体 2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3/18/20120318230351225.jpg

姜维平说,薄熙来的性丑闻有铁证,大连市官员私下都骂他“勃起来”。这名字起的好,好就好在名符其实。

姜维平是薄熙来的“天敌”,这不能赖姜维平,而是薄熙来自己造的。姜维平原来不过本着记者的职业道德,写了几篇批评大连市政府和薄熙来的文章,就被薄花大力气追查,并竟然判刑八年(后下面人感觉实在说不过去,改判六年)。薄熙来狠就狠在,即使姜维平冤狱坐完,也不许任何单位雇用他,也就是摆明了断掉姜维平的生活来源。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姜维平移民加拿大后,近期耕耘的很有收获,尤其是在薄熙来想抢夺中共十八大最高领导人的时刻,在十七大四中全会前夕,经常出薄熙来的丑闻。最出薄熙来意外的是,姜维平现在专靠“打食”他就能生存。老天真能捉弄人。

薄熙来的性淫乱是祖传的

正像姜维平所说,薄熙来本身就是他爹妈薄一波和胡明的淫乱产物。

说这事,要从北伐战争说起,北伐革命始于1926年2月。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进行了三次武装暴动,最后进攻北伐军师部,被北伐军解除了武装。广东的总罢工纠察队每天都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这样的骚扰直接导致了“四.一二”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大清洗。5月,国民党山西省党部改组,凡省党部共产党员均在清理、逮捕之列。山西共产党负责人被通缉,薄一波也在其中。后来薄一波逃到了一户人家,这户的男主人和他的女儿不顾危险将薄藏了起来,使他度过了生死之关。在薄躲藏的期间他和那位姑娘彼此产生了好感,后来结婚生了一女薄熙莹,这个女儿的丈夫郑耀文曾任驻丹麦大使。

据薄一波元配透露,本来日子过得不错,但随着薄一波的官越升越高,淫荡本性也就越来越表露出来。跟其他女人淫乱不表,单是和他的女秘书胡明,就怀孕打胎,打胎怀孕。薄向他的元配提出离婚,妻子不肯,到胡明打了第三个胎时,薄的结发妻实在受不了,主动给薄写了一张条子,同意离婚。过了几十年提起来她还是泪流满面:“那时候真是豁出命去救他,什么也没想,我爸爸对他有救命之恩啊!他提出离婚实在是伤了老人家的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是一个女人,他的女秘书已经打了三个胎,我不能置她的命于不顾啊!”

于是,胡明终于如愿以偿,爬上去做了薄一波的老婆,薄熙来就是这么出来的。

姜维平知道的“勃起来”

薄熙来到底淫乱了多少女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就姜维平知道的几件大连发生的事就可见一斑。

悄声杀掉“太阳雨”女主持

姜维平曾几次提到太阳雨事件,那是90年代中期,薄熙来任宣传部长以至副市长、市长期间的事,薄以开放城市需要漂亮形象为由为自己找情妇,他建议大连电视台对外公开招聘,并亲自挑选,结果名不见经传的东北某小城电视台播音员张某杰被选中,主持文艺部的太阳雨专题节目。

张时年20多岁,并已婚生有一子。被薄熙来看中后,很快就与薄零距离。张小姐和黄丽满一样,不知要低调,在电视台骄横霸道,连台长李某侠也怕他,有一次张还故意问李台长:“你有没有事要办?我晚上能见到熙来”,等等。很快,此桃色新闻一时传遍大连,搞得老婆谷开来与薄熙来关系很紧张。薄玩女人成性,但又绝不会为一个女人损伤自己的名声,于是派市政府秘书长孙某菊去做工作,孙下令电视台领导梁某祥等人,去给张某杰施加压力,叫她打辞职报告,远离大连,当然她不同意。僵持了很久时间后,薄熙来不耐烦了,派人把张某杰非法拘禁在大连某宾馆,不让她见任何人。后来突然从大连彻底消失了,有知情人说,是薄的死党强行把她押出大连,悄声杀掉了。

薄与市委打字员李某的故事

薄熙来的很多淫乱作风与江泽民非常相似。例如江当电子工业部部长时,中午午休时总是和秘书黄丽满把办公室的门一锁,在里面零距离,最后把黄丽满提拔到广东深圳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大连,撑死是个市长,还没有江那个权力,但却有权力挑选漂亮的女打字员,他被提拔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成为他随时的泄欲工具。薄亲自挑选的女打字员姓李,20岁出头,长得白净秀气,能说会道,打字速度特快。

姜维平透露,薄1994年当了市长之后,就模仿中南海的江泽民办公室成立了薄办,其中成员有司机王胜利与秘书吴文康、车克民与李小姐。小小的打字员就因为与薄淫乱,就成了大连权力核心的班子成员。后来薄当上了市委书记,李某又随薄到了市委,反正不管薄当什么,李某做为漂亮的打字员,天天与书记形影不离,藏在办公室,反锁上门,天天都有“打不完的字”。

江泽民把宋祖英安排在海军招待所,薄熙来经常把李某带到大连棒捶岛宾馆6号楼,安排在一个秘密房间里。

由于李某甘心为薄书记解决生理需求,所以薄熙来绞尽脑汁把她由工人转成了公务员。这一步并不容易,薄先把李某由市委调到政府属下的国营企业大连星海会展中心任职,该中心主任是薄的亲信刘宪某,刘80年代初在大连开发区管委会机关工作,那期间成为薄的亲信的。刘宪某把打字员变成了国家干部,还提拔重用。薄熙来看他很“识时务”,于是视他为铁杆亲信,给他一个肥差,去地税局当局长。结果大连人大会议不通过,薄就叫他改任书记,还是当上了一把手。

2001年薄熙来由沈阳以一省之长的身份到访大连,没有随他去沈阳的小李站在欢迎队伍首列去迎接,并被安排向省长献花,薄眉开眼笑。当晚,小李又再次向薄熙来献身。

大连杂技演员杨某被薄熙来在北京包养

薄熙来和他爹薄一波一样,喜欢不断更换女人。胡明当上老婆后,薄一波还不老实,继续在上班时,抱着其他女秘书啃。薄熙来在大连把模特于梅的乳头咬烂,把打字员李某当性奴,并且同时勾搭上大连杂技团的杨某,怪不得大连市委干部们管薄熙来叫“勃起来”。

表演一般的杨某从大连艺校毕业后分配到大连杂技团,不久在一次演出时被薄熙来看中。姜维平透露说,杨某被薄宠幸后一下鸡犬升天。薄先是动不动亲自打电话给团里点名要人,后干脆直接给杨某打电话,让她火速到达指定现场表演,有时是外事场合,有时是朋友聚会,有时只有他们两人,当然每次都有丰厚的报酬。一来一往,消息传开了。薄熙来与漂亮女苟合之事传遍杂技团,团长很会利用人,立即重用她,派她当了“外交大使”,比如杂技团缺一台进口轿车,设有钱买,团长让杨某出头,她亲自带上团长草拟盖章的申请报告,由其找市长大人签批,很快拿到了财政拨款10多万元,买上了轿车。以后还通过她得了很多过去不可能得到的好处。这和宋祖英让海军司令受益一样,让杂技团长开心不已。

别说薄瓜瓜在英国上校用去多少民脂民膏,就是这个杂技演员陪薄熙来上了床后,经济状况亦大变,讲话趾高气扬,无人敢惹。到薄由辽宁省省长升为商务部长之后,她忽然主动辞职,到北京“发展”去了。

薄熙来在辽宁任省长期间,每次藉出差之名一回大连,都先到大连棒棰岛宾馆找女孩,因为这里由市政府交际处管理,外面有武警站岗,里面吃喝玩乐一应俱全,重要的是安全。薄在这里到底包了几个二奶尚不得而知,反正其中一个依仗与薄的淫乱而不可一世,连宾馆总经理也不得不让其三分。

姜维平透露说,薄熙来另一处淫窝、常年有专用包房的酒店是大连富丽华二部,薄有时自坐的士,夹个黑色皮包,神情诡秘的进去,途中不与任何人打招呼,到达某个房间,通常在那里呆上一两个钟头,连酒店老板田某也不知道薄去了哪个房间,也不敢打听里面住的是哪个人。田老板原为薄手下的处级干部,为了让他死心塌地为自己服务,还把他的太太王某安排到收入丰厚的肥缺位置,当大连商委主任。薄熙来走到哪里淫荡到哪里,薄的野心是当毛泽东二世,既是“红太阳”又是老淫头。所以,薄熙来一到重庆,马上竖起毛泽东的十层楼高的塑像。

薄熙来没撩动这位女主持人的裙子

薄熙来在辽宁省和大连市的淫荡,所到之处无敌手。但却数次没撩动女主持人王端端的裙子。

王端端毕业于沈阳工学院(现已更名为沈阳理工大学)国际金融系。大学二年级19岁时,在妈妈的鼓励下,报考沈阳电视台主持人,并考上了。

她的座右铭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她最渴望的生活状态:“随心所欲不逾矩”。

2001年,23岁的端端刚从沈阳理工大学国际金融系毕业,去了沈阳电视台,当时54岁的薄熙来是新上任的辽宁省长,在由省政府主持召开的一次有关外经贸方面的新闻发布会上,薄一眼瞄上了前来访问的王端端,开会时心不在焉,找机会偷偷给了王端瑞一个私人秘密电话名片,并说:“你24小时随时可以与我联系。”这和江泽民藉上台与演员握手时塞给宋祖英一张小纸条何其相似。江纸条上写着电话号码和一句话:“有事找大哥,大哥会为你做一切事情。”

宋祖英随后打电话给比自己大40岁的有妇之夫,傍江直到如今。而王端端对薄熙来不动声色。尽管她说“最欣赏的人:一切认真、努力、执著的人”,但并不是欣赏薄熙来这种对于钱和色不搞到手不罢休的“努力、执著”的人。

薄熙来几乎没踢到过铁板上,所以不死心,后来又多次找机会暗示和纠缠她。据姜维平透露,王端端凭藉女性的敏感,知道了这个比自己大31岁的省长的意思。因初涉社会,不知如何处理,又担心薄的打击报复,便向辽宁电视台某同事求助,这个人告诉她:你有两条路,一条是投怀送抱,可以升官发财,另一条是你装做看不懂,他暂时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因为他才是二把手。闻世震对他有意见,正盯着他呢!于是王端端决定不理他,也从未打电话与他联系过。

2000年,22岁的王端端参加中央电视台“荣事达杯”主持人大赛,取得名次。24岁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现主持外语频道新闻节目。

2005年,薄熙来调任商务部部长之后,在2005“中国自主创新品牌高层论坛”上,又看到了没吃到嘴的王端端,那次王端端主持了授牌仪式,面对400多个来宾。薄部长会后向她献慇勤说,经常看她的节目。端端表现的不卑不亢,让薄熙来那锋利的牙齿无处下口,悻悻而退。

薄熙来四中全会的尴尬

姜维平对薄熙来淫乱生活的揭露,对支援薄在四中全会有所收获的人打击很大。尤其是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绰号“勃起来”一被公布出来,更是让中央难堪。

薄熙来仕途中一路走来,色和钱是无法分开的,而钱和权也是分不开的,当然权和贪更是孪生兄弟,所以薄熙来绝经不住查。只要查,就得进监狱,这根本不存在侥幸的成份,而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姜维平干的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