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一波参与策划“六四”屠杀(组图)


<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tag/六四 alt= '六四' target='_blank'>六四</a>
六四学运

1989年5月15日,薄一波要求采用武力平息“动乱”,发动六四屠杀。薄家父子担心学生民主运动获胜,他们将面临被清算。

第一个绊脚石

不过也有人不买这个帐。据姜维平回忆,金县机关干部对薄熙来的政治前程并不看好,对他的人品也颇有微词,追随他的人并不多,而阻挡他仕途的人却不少,把薄搞得很狼狈,一度还想打退堂鼓回到北京。因为薄熙来不懂农业,也不懂经济,农民喜欢真诚,实实在在做人办事的人,而薄只热中于表面文章,哗众取宠,太虚伪。

当时薄熙来的办公桌连清洁工都不去擦,机关干部大都不与他搭腔,他进了办公室,开会也没人叫,一度很孤立沮丧,但薄熙来不怕,他在桌上摆本《三国演义》,没事就读,把三十六计背得滚瓜烂熟,等待时机出手。

一次谷开来要到金州来(她和薄熙来什么时间结婚的,一直是个谜),于是薄熙来找来当地最好的一个木匠,为其打做了一个大立柜,三开门的三层板,原木色,还刷了亮油,说好连工带料200多元,这在当时算很高档了。不过完工后薄以质量不合要求为由,拒付上述款项,木匠很生气,到处广传,金州县委的人都知道,薄欺负人占便宜。

后来有人把此事上告到市纪委,市委副书记卞国胜找到薄熙来,薄一见卞书记,一口一个“卞叔”叫得很甜,笑得满脸谦和,高大的个头弯得像个虾米,看了举报信薄熙来并不惊愕,只是连声认错,表示自己离婚后被前妻纠缠,经济上一直不宽裕,不是不想付帐,而是暂时囊中羞涩,等回去后立即清帐目道歉。于是卞书记原谅了他,不过薄熙来回去后,让黑老大邹显卫把钱给了木匠,但还打了木匠几个耳光并把他赶出了金县。

建楼紫阳 请来北京高官

薄一波参与策划“六四”屠杀
80年代初,薄熙来为巴结喜欢打高尔夫球的国务院总理赵紫阳而在金石滩圈地,建了全国最大的依山傍海的高尔夫俱乐部。(新纪元资料室)

除了邓小平,薄熙来还想巴结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听说赵紫阳喜欢打高尔夫球,薄熙来就在金石滩圈了块地,让一个私人老板把这里建成了全国最大的依山傍海的高尔夫俱乐部,并多次邀请达官贵人来此搞比赛,还亲自跑到邓小平、赵紫阳、万里等干部家,低声下气地游说他们成行……薄熙来还在海边斥巨资修建了一栋豪华宾馆,取名为“紫阳楼”。后来赵紫阳真的来了,很多中共高官都来了。薄熙来还让他的岳父谷景生长年免费住在金石滩一家豪华酒店里,由《东北之窗》杂志宋副总编代写《一二.九回忆录》,吃喝玩乐,挥金如土,颐养天年。

为了让北京的高干们欣赏自己的才能,薄熙来还下令成立了一支农民铜管乐队,不惜花政府巨资,从北京请来音乐家手把手地教农民操管演奏,又打通大连以至北京新闻界大造舆论,把这支队伍吹得神乎其神,天花乱坠。当地官员都明白,薄熙来就是一个 “政治戏子”,然而这样一个浮夸之人,最后还是伴随着铜管乐声,迈向了新台阶。

开发区被排挤 花架子险翻船

最先崔荣汉答应薄一波,要让薄熙来走政党委这条路上来,没想到薄熙来不但在金县遭到地方官员的鄙视,1985年当薄被提拔到大连开发区副书记时,也遭到大部分官员的抵制,以至于薄熙来灰头土脸地退守金县待命。当时很多人提出,开发区需要的是在基础设施规划实施方面懂“七通”、“一平”的内行专家,而不是一个不干实事的花架子。开发区官员的猛烈进攻,差点让薄熙来翻船。

退回金县后,当地人对薄熙来还是批评声不断,说他整天背个相机东游西逛,欺男霸女,一会儿搞农民铜管乐队表演,一会儿建什么关向应广场,再不就搞什么拳击比赛、美女服装模特学校等等。基层干部说,这些花架子既不能使田里长庄稼,又不能使金州的乡镇企业增加经济效益,而且劳民伤财,于是数十个地方官员联名上书市委省委告薄,建议有关部门调离此人,另做安排。当时跟薄熙来一起从北京到金县镀金的另一位张公子,因为脸皮薄,立即主动打报告调到市属某企业工作,从此淡出官场。

不过薄熙来另有绝招,他派年轻貌美、能说会道的太太谷开来四处活动,对一些地方官员展开妇人外交公关。她先求情于市委书记毕锡桢,但没被理睬,她又去找副书记高某。据姜维平回忆,高某是个善良的人,他像寓言故事《农夫与蛇》中的农夫,被女人的眼泪迷住了,于是他召见了诚惶诚恐的薄熙来,并把金州县和开发区等相关干部找来,耐心开导,劝大家从大局着眼,宽容薄熙来,高又做通了市委几个常委的工作,使大家放他一马,这才使薄熙来转危为安。

1988年,在苦熬四年后,薄熙来终于由金州区级干部调到市委宣传部任部长兼常委。那时他对胡耀邦非常敬佩,常把他的恩德挂在嘴上,他父亲没少往胡家里跑,假装汇报思想工作,实质是想提携儿子。

六四中的赵紫阳
六四中的赵紫阳

薄一波参与策划“六四”屠杀

很快就到了1989年六四前夕,薄一波是公认的“六四”屠杀的主要策划者和刽子手之一。据香港媒体报导,1989年5月6日,薄一波向邓小平提出:“就目前形势恶化发展,不能再等了,要采取果断措施,恢复社会秩序。”5月15日,薄一波和其他几位中共老人给邓小平打电话或登门拜访,对局势恶化表示担忧,要求采用武力平息“动乱”。

5月18日晚间10时,根据邓小平的提议,再度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小平、陈云、彭真、王震、薄一波等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对北京实施戒严。当天,中共首批军队第26集团军第77师到达京郊待命。

那时薄熙来每天都与其父长时间通电话,追踪了解北京政局变化。他最担心的就是学生推动的民主运动获胜,因为只要中国民主转型成功,共产党一党执政的局面就会改变,薄家父子不但会退出历史舞台,还由于参与了腐败与官倒,将要被清算与追究刑事责任。

“六四”屠杀发生后,赵紫阳卸职中共总书记时,薄熙来立即下令将“紫阳楼”改名,并严肃地清除了一批同情学生运动的异己分子。他下令把凡是支持学生的编辑记者全部调离,还把学潮中的表现记入学生个人档案,内定不再重用。藉这个机会,薄熙来把众多金州农村提上去的文人,培养与安插到大连市的报社、电台、电视台等重要岗位,为自己造势做准备,《东北之窗》就是那时创办的。

“六四”期间谷开来大都住在北京,那天薄一波的司机拉她上街办事时,不幸被戒严部队士兵的流弹击中身亡,谷却安然无羌。当谷开来回到大连时,大连著名的“海碰子”作家邓某去机场接她,谷开来拉住邓的手失声痛哭,一边哭天抹泪,一边讲述北京血案……。姜维平评论说,显然那一刻谷开来作为一个女性与北大法律系毕业生,还良知未泯,但等她回到家,见过新任宣传部长的薄熙来之后,她立即对六四受害者变得冷若冰霜。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