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之痛 还儿子血债﹗惩罚屠夫李鹏﹗(组图)

2012-04-26 13:00 作者: 孙承康﹑于清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Sun Hui 1970-6/4/89 孙辉﹐男﹐1970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19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89年6月4日8时左右于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于石嘴山家中。

“六.四”遇难者孙辉的父母孙承康﹑于清的证词:

1989年6月4日8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4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有“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服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并把遗体送回到北大。当时北大学生情绪激奋﹐要求抬尸游行﹐学校很害怕﹐立即下令仃课将学生放假。我们赶到北大是一个星期之后﹐我们看到孩子身上几乎全是血迹﹐其状惨不忍睹。

孙辉的遗体是在八宝山火化的﹐当时有北大化学系几位领导﹑孙辉的老师和孙辉在京的一些同班同学在埸。起先我们想把孙辉的骨灰带回家﹐校方考虑当时北京局势紧张﹐劝我们寄存在八宝山﹔我们于三年后把孙辉的骨灰取回宁夏﹐至今仍存放在家中。

孙辉是一个非常勤奋好学的孩子﹐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里的第一名﹑三好学生﹔他性格开朗﹐热爱同学﹐孝顺父母﹐在家乡尊老爱幼﹐是邻居公认的好孩子。当噩耗传到故乡时﹐亲戚﹑邻居﹑同学及很多同情者﹐排著长队来家吊唁﹐人人痛惜英年早逝。孙辉的死﹐毁掉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是我们全家的骄傲﹐是我们的希望和未来﹐而现在一切都没有了﹐留下的是一堆白骨﹗


孙辉的遗体,家人在一旁痛哭

他母亲痛不欲生﹐眼睛哭瞎了﹐头发全白﹐心脏病越来越重﹐怕看电视﹐怕听电视里的枪声﹐人衰老得不成样子。十年啦﹗仍然念念不忘爱子﹐经常以泪洗面﹐经常住医院﹐每年都花好多钱﹐全家经济变得十分紧张。

孙辉的祖母痛失爱孙一埸大病不起含恨撒手而去﹐不到一年我家痛失两位亲人﹔我虽然刚强无泪﹐但一年内牙都掉光了。从此家里再没有欢乐气氛。

孙辉遇难后﹐当局严格限制我们的行动﹐不准我出差﹐出远门必须经保卫部门批准﹐一言一行居委会都进行监视﹔孙辉的姐姐在他遇难的第二年毕业﹐当局规定只能回原籍﹐不准进机关﹑不准重用﹐不准调离﹐最后只好辞职。

95年我被提前退休﹐想到郑州女儿家养养病﹐可我们人还没到郑州﹐而郑州的派出所及女儿单位保卫部门已安排好监视我们的人员。由于我所在单位效益不好﹐养老金不能按时发放﹐老伴天天吃药打针﹐我只好在郑州租个房子﹐搞点小买卖﹐可是当局竟派人找到房东﹐说我们是政治犯﹐房东吓的再不敢把房子租给我们了。

失子之痛﹐精神上的压力﹐我活得比死还难受。

我的儿子被李鹏这个屠夫杀害了﹐如今我又年迈。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中国无我立足之地﹐处处受监视﹐无一点自由﹐我要大声疾呼世上有良知的人们支持我们讨回一个公道﹐还我们儿子的血债﹗惩罚中国屠夫李鹏﹗

来源:中国人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