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图)

2012-06-02 23:06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6/02/20120602110803307.jpg
汪洋与薄熙来在2012年两会期间。

仔细思考汪洋近年来所作的一切,有亮点也有矛盾,比较此间的不同,似有所悟,第一个陪同温总理赴深圳喊政改的是汪洋,提出大部制改革的,灵活处理乌坎事件的,肯定媒体骂娘的,也是汪洋;放宽社团登记和管制的,申明党与群众关系的,提出企业直选工会的,又是汪洋,但当王立军事件刚发生时,汪洋有点反常,和人们寄予希望的短命重庆公安局长关海祥一样,他忽然高调“打黑”,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他不是孤立地一个人以地方封疆大吏的名义在战斗,他是代表着中共党内改革派发声的,现在中国要大变,必须改革派异军突起,而不论什么派,都想在现有的政治框架中运作,不敢越过棋盘的边线,中南海高层一方面有力地排除了薄熙来为代表的保守势力,一方面又担心影响社会稳定的黑恶势力沉渣泛起,所以,汪洋的自身言谈的矛盾就是执政党自身的缠绵犹豫,也集中反映了胡锦涛的观点,这无疑延缓了中国历史发展的进程。

形象地讲,中国是一盘大棋盘,下棋的人不是汪洋,他只过是一个棋子,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小卒,他如果入常就是卒子过河成为车,也许还能做出点大事,而薄熙来是还没过河就想搅局的卒子,而且是以复辟倒退和不守规则的办法横冲直撞,所以,先被对方无情地吃掉一点也不奇怪,总之,作为中共的总书记,胡锦涛才是棋局的操盘手,而现在的汪洋如此活跃与拿掉左倾势力的代表薄熙来有关,下一步是乱局还是胜局有点扑朔迷离,从汪洋的表现可以看出胡温的果决和忧虑,说果决,中共建政以来能力阻薄熙来这样根深蒂固的人物上升的领导绝无仅有,没有一点谋略和勇气是难以成功的;说忧虑,是指排除左的干扰之后,理应以平反“六四 ”为突破口,开启政改大局,但胡温习李都在观察思考,权衡利弊,还下不了决心,正如手里举棋的对弈者,犹豫再三,尚未统一思想,落下棋子,而汪洋的言行就成了我们洞悉决策者的窗口。

显然,汪洋力推广东省的社团登记,给未来中国的多党制带来了希望,目前仅停留在纸面和口头上,还不能说它创造了条件,但它透露了一个信息,体制内的官员们也非常清楚中国所有问题的症结是缺乏制度性的监督,而根本上破局,让中共和国民党等政党开展平等竞选,他们信心还不足,自私的本性决定了他们想到的是能不能下台,权力失去后会不会丧失物质利益,尤其是会不会受到急风暴雨式的整肃,这就是说,批评人士暴力性的语言越多,他们的恐惧越大,反弹越大,阻碍也越大,但不批评肯定情况会更糟,胡锦涛想的问题是,如何把专制转为民主,而又不引起社会动荡,当然首先是安抚党内各级官员,大概唯一比较好的办法,是首先党内派别斗争合法化和公开化,简言之,暗斗变明争,实际上说到底,这也是多党制的雏形,乌坎事件演练了由汪洋主导的微型景观,村领导是民选了,但新的书记还是共产党人,而且民选仅限于一个小地方,它主要的意义在于创造了一种与高压维稳不同的成功模式,它管理一个村不是靠流血,而是靠选票,这比薄熙来式的“警察治市”要好。所以,胡锦涛才多次亲临广东授意指点,汪洋不过是马前卒。

但这不等于说汪洋是一个魁儡,他还是有自己的思想的,汪洋不仅是布衣,幼年丧父,小学就去拉车挣钱养家,了解民间疾苦,而且当官后比较廉洁,一心一意想做点不同凡响的大事,汪洋从当“娃娃市长”,三十三岁时出任安徽铜陵代理市长,推出大刀阔斧改革开始,就被邓小平看中,到接掌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东省委书记,重任在肩,忧患在胸,和温总理一起高喊政改,说出“不改革死路一条”的真理,何等鼓舞人心。观察以前汪在重庆的执政表现,就知道他成竹在胸,由来已久,单举一例,杨某面对政府动迁坚定维权,成了“最牛钉子户”,搞得沸沸扬扬,如果再推迟几年,落到薄熙来手里,他把杨某打成黑社会老大就行了,不会叫他一举成名,名利双收,后来听说薄熙来抓捕了杨某,他死在大牢里,不知真假,但肯定汪和薄的处事风格不同,面对群众与官员的不睦,薄是“鲧“,汪是“禹“,薄是封堵,汪是疏导,胡温习李目前都选择了“大禹”和疏导法,也选择了汪洋。也许以前他们的思想性格千差万别,以后也会有所改变,但眼下是基本上一致的。

汪洋与保守派截然不同的,还力倡老百姓骂娘,这惊人之语表现了他主张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意向,这如果能真正实行,就可以避免官员权力的滥用,最近,他又鼓吹工会直选,也是石破天惊,广东省党代会的报告里有一段被视为相当“敏感” 的文字:“建立健全利益相关群体之间,特别是工会与企业之间协商的制度。探索人民群众监督权力和资本的有效方式,规范权力和资本的行为。”那么就出现一个新问题,工会主席是中共官员任命,还是直选,选了之后,和政府官员不同调怎么办?汪洋又触及到了最敏感的干部制度的问题,而且从欧姆工会直选看,汪洋确实试着推动民众监督资本的运作,不是在讲空话。那么,胡锦涛从全局考虑,会不会认同?

不过,汪洋引人注意的段子不少,除了力推深圳工会直选这样的大胆举动,还不断妙语连珠,比如,他在广东省代表大会作报告时,就公开表示,“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一时间成为大陆媒体热议的焦点。这句话是其言行的亮点之冠,它颠覆以往官媒洗脑造成的人们思想中的成见,既公仆和主人的关系,谁应当为谁服务,谁应当把谁关进笼子里,理应群众把当官的关进权力的藩篱,逼迫和监督他为人民服务,而不是相反,汪洋讲得是民主政治的常识,但面对的是不想进笼子,只想疯狂地享受声色犬马的各级官员,而且他自己也先天不足,他不是民选的,他是强人指定的,这正是他反水的可贵之处,也是操盘手的悲哀,如果下的棋局大了,可能一下子崩盘,他们不想重来,只想在原有的局势上修补改良,汪洋言之铿锵而又瞻前顾后,就不足为奇了。

因此,力阻薄熙来之后,中国棋局如何变化,不取决于改革派汪洋的频繁小动作,而受制于常委的九龙戏水,而胡温习李还要看民意和社会潮流,据笔者浅见,薄熙来案件必须依法做实,不论是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叛国,薄熙来贪腐枉法,都要用证据说话,这不仅因为薄家会请律师,庭审必得公开透明,瓜瓜有钱会在海外操控與论,还因为排除左的干扰之后,已把民众渴望政改的胃口吊高,谁都知道产生“薄骗子“这种人的土壤是什么,而体制内外都能接受的出口就是重新评价胡赵,平反八九“六四”,如自上而下地进行政改,就能稳定大局,既保住改革开放30年经济成果,又能推进民主法制,眼下,尽快公布薄家的贪腐内幕,就能一下子洗掉他涂在脸上的油彩,人们群众就会认同判决结果,顺理成章地进入新的历程,总之,对弈的一方真正地“过河”,“将军”了,另一方就失去了卷土重来的机会,类似薄熙来那样的拉历史车轮倒退的人物就翻不了案。

(略有删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