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5亿人受布鲁氏菌病威胁(图)

2012-06-06 06:59 作者: 刘忠浩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布鲁氏菌病

【看中国记者刘忠浩综合报道】目前,国内有3.5亿人受到一种布鲁氏菌疫情的威胁。这种布鲁氏菌病与SARS和艾滋病等同被列为乙类传染病,属于人畜共患传染病。这种病在中国曾一度于上世纪50年代十分猖獗,但到七八十年代得以有效控制,发病率大幅下降至低发期。然而,自上个世纪90年代,国内布鲁氏菌病发病率又一路上扬,至今达到新高峰。

疫情严重 感染者全身乏力

据《财新新世纪周刊》报导,5月14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布鲁氏菌病研究室的专家王大力接到了一个赶赴湖南处理布鲁氏菌疫情的紧急通知——通常只有当疫情较为严重时,他才需要前往事发地。王大力认为目前布鲁氏菌病的严重程度已超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

布鲁氏菌病以往多发于北方畜牧业集中的地区,但目前疫情扩散至南方,全国除海南省外均有疫情报告。从未出现过布鲁氏菌病的广州,疫情自2005年开始亦逐年上升。仅官方数字,十几年间,发病率已经增加30倍。

辽宁医学院公共卫生管理学院柳晓琳等人曾于2011年2月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上撰文称,中国受布鲁氏菌病威胁的人口约有3.5亿,有1200多个县是该病疫区县,现有病患者30万人至50万人。但是,一位长期从事动物疫病防控的专家向财新记者透露,由于近年来每年新发病人数约为3万至4万人,考虑到误诊和农民的健康意识等情况,实际年新发病人数约超过10万人,远大于上报官方数字。

从2011年9月,以动物疫病防治研究闻名的东北农业大学被曝出师生28人突患布鲁氏菌病,事后查明,乃购买未经检疫的羊进行动物实验所致,相关学院的院长和院党总支书记被免职。

患上布鲁氏菌病的辽宁医学院大三学生王永杰(化名)在2011年9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他关节疼痛以致行动不便,全身乏力、多汗,最严重的时候生活不能自理。

2011年秋冬时节,家住河北省承德市丰宁县大滩镇南窝铺村的46岁的张丛福突然反复发烧,浑身乏力。起初以为是感冒,在村里医生治疗无效后,他被家人送往丰宁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结果显示,他已感染布鲁氏菌病并且转入慢性期。其妻子亦在一个多月后出现类似症状。他们说: “只要干活多了就会觉得身上没劲,骨头像软了一样,浑身猛出虚汗。”

传染性强 病菌来源于牲畜

布鲁氏菌病又称地中海弛张热、马尔他热。1887年,苏格兰病理学家和微生物学家大卫.布鲁斯爵士(David Bruce)确定了该疾病与一种细菌之间的关系,该病菌后来被命名为布鲁氏菌。北京地坛医院的传染病防治专家称,布鲁氏菌病为人畜共患病,以畜传染人为主。最主要的途径是接触性传播,其他途径包括饮食、接触患病动物皮毛。急性的病人会发高烧,关节痛,出汗,这是普遍的比较典型的症状。布鲁氏菌能够在患病牲畜的分泌物、排泄物及死畜的脏器中生存四个月左右,在食品中则能生存两个月。人感染布鲁氏菌后,典型症状是浑身无力、持续发烧,严重的可能诱发脑膜炎、睾丸炎等并发症,病菌还会侵袭患者生殖系统,对生育能力造成伤害。

由于布鲁氏菌在网状内皮细胞内繁殖,药物作用难以达到,因此,在发病后急性期的三个月内治疗会取得很好的治疗效果,而进入慢性期的治疗则显效慢、易复发。布鲁氏菌病的症状类似于普通发烧感冒,很容易延误治疗时机转入慢性期。

人感染布鲁氏菌主要通过三种途径:直接接触病畜或其排泄物、胎盘或带菌鲜奶;食用被病菌污染的食品、水或生乳以及未熟的肉、内脏;因病菌污染环境后能形成气溶胶,所以病菌还可通过呼吸道感染。

疫情蔓延  尚无有效疫苗来控制

对于疫情的控制,卫生部门和农业部门应各司其职,卫生部门主管诊断筛查布鲁氏菌病患者的责任,而农业部门则负责防控畜间的布鲁氏菌病疫情。

一旦动物感染布鲁氏菌病,按照2008年开始施行的《动物防疫法》,则应该进入简称为“检免杀”的强制防疫流程。具体即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划定疫点、疫区、受威胁区,采取隔离、扑杀、销毁、消毒、无害化处理、紧急免疫接种、限制易感染的动物和动物产品及有关物品出入等措施。但是,直到现在,上述措施也未在各地实施起来。

由于目前尚无安全有效的人用疫苗,导致人群间的布鲁氏菌病疫情无法得到控制。事实上,只有将牲畜间的疫源消除,才能控制疫情。

禽流感也卷土重来

广东省农业厅公布,一名男童于6月1日在香港被检验出感染H5N1,检疫人员在他曾和母亲买鸭的江南东综合市场里检验出H5型禽流感病毒。这名男童的病情仍相当严重,目前在医院治疗当中。

据东方日报报导,广东省卫生厅表示,与男童有密切接触的23人,已于昨晚解除观察,均未出现感染症状。据省市专家组风险评估认为,男童感染来源现尚难确定,目前被评估为「独立个案」。

但深圳在去年年底及贵州在今年一月初分别传出因禽流感致死的案例,民众应小心防范。

各种传染病爆发 制度漏洞是主因

事实上,在2000年以后卷土重来的人畜共患病并非只有布鲁氏菌病。除SARS外,狂犬病、血吸虫病、禽流感等也一度呈上升态势。如果仍然不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动物疫情,更多畜病人间疫情的暴发绝非危言耸听。

财新新世纪周刊官方微博表示,主动检疫缺失是业内公认导致疾病传播的一个主因。免疫是预防动物疫病传播的另一道重要关口,但在目前的中国,却存在着制度性的漏洞。在业内专家看来,目前的防控措施远远不足以遏制布鲁氏菌病在人间和畜间的蔓延。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