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智囊俞可平的拖拖计(图)

2012-06-18 05:54 作者: 孙丰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增量民主"是继续"击鼓传花"的拖拖计

"增量民主"相当于说"各级党委要充分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或"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要有作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民主是一个质,它哪来的量?把不相干的"增量"硬拉来,这相当于说"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有了"初级阶段"这个盾脾,什么脏的、臭的、烂的、毒的、歪的、邪的、残无人道的……你们就尽情往这个屎盆子里扣吧,有了"初级阶段"就什么都能对付,各级党委都会说:这些事情是初级阶段不可避免的嘛!等到了高级阶段不就万事大吉了……从祖上等到了孙辈,还是初级阶段,奧妙在社会主义永远处在"初级阶段"。至于反腐败吗?"形势依然严峻,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腐败是治不了的"!"增量民主"呢?关键在于那"量"是慢慢"增着"的,它是永远增不到百姓脚下的。谁叫你是老百姓来呢,倒着霉、忍着耐你就往下熬吧:

增量对于民主就是这么一个功用。

至于俞可平是不是这个意思,心灵的过程是不能从外头用科学来实证的。从俞的许多文字看,证明他受过民主的洗礼,只是他在吃共产饭的位子上。他的议论有许多民主思想,但这些思想在他的议论里只处在局部位置,倒是成了拒绝民主的理由。至少他的文章在功用上是这么一回事。

俞可平担不起"民主思想推手"这个封号。

他说的"中国大陆的民主政治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化",这说法不通。

在该语境,被讨论的是"民主","民主"的主语成分是民,即人民向政权要求由"生"带来不可让渡的自主权。这是国民在要求,向谁向什么要求?当然是向政权,可政权在谁手里?在党手里。因而是人民向党索要被党无理抢去的由"生"带来不可让渡的自主权。党却用"党内民主"来回答,试向"党内民主"能归还了国民的生命自主权吗?这不是扯淡又是什么?只有存心不想还政于民才会说"先实行党内民主"而后带动"人民民主"。实际上就是能拖就拖,能抗就抗,拖一天是一天,能抗一年是一年。所以"先实行党内民主"的密秘就是这个"拖"字。党内所解决的也不是民主,而是党的法规。共产党墯落无耻到何种地步可见一斑。

俞可平在长达6000多字的文章中指出,不断地走向民主,是大陆政治发展不可逆转的道路,而「增量民主」是当前政治、经济和文化条件下,推进民主治理的一种战略选择。

我来告诉俞可平先生:理由就像海绵里的水,你想挤总是有的:"不断"地走向民主""不可逆转的道路",这些话是不能用科学方法实证的,"不断"、"不可逆转"都没有客观性,既不能自证,那就谁的力量强谁就说了算。就像教父时代的基督教派别大混战:异端的帽子是永远都戴在少数派头上的。共产党永远能"证明",因为国家的全部资源都在它平里,中国社会不是个杠杆平台,而是被共产党攥在手里,它说什么就是什么,它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它说中国的人权状况比美国好五倍,别说五倍,它想说百倍、千倍也无从证明!民主正在不断进步,这是仑可以随便说的,就像李鸿忠竟能问记者:"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他闹出这种政治闹剧,不是还当选湖北的头子吗?在任何情况下"党内民主"都不能"带动人民民主",民主是一个国家的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是整个社会同步的。民主也不需要党来带动:1911年党还在列宁的腿肚子里,国父孙中山与他的战友们就在中国初创了民主,四万万同胞举手通过了,接受了,为什么二十世纪的上半叶中国出了那么多大师?而后半叶就一个不出呢?就证明中华民国是民主社会。只是日寇的侵略加上张花花这只傻鸟,才使共匪躜了空子,国家抗战,共匪与日寇勾搭,它才抢了国家,篡了政。人民才丧失了民主。七、八十年前的中国人民享受过民主,七、八十年后的今天还得党内民主来带动?此乃狼话!

什么是"从革命党转变成执政党的进程"?共产党运动就不是革命进程,而是土匪抢夺,革命一词的最重要要素是进步,必须伴有民主的新观念的走进社会一般,成为社会的最一般观念。共产党只是通过破坏占了国家,并没造成社会的崭新观念。正因共产党在本质上是以占有为最高目的,所以在它篡政后"占有"自然就变成"控制"。它的最高目标就是对国人实施严密控制,一个以控制为最高目的的集团,它怎么能理解民主?它怎么能实行民主?中国共产党是唯一执政党?

胡扯!既然共产党是执政党,那么在野党呢?且不说共产党对政权的合法性,即使共产党做为一般政党它合法吗?不!因为只要你叫自己为党,那么"党"就是类,你自身就是类里的分子,党至少必须成对成双。共产党既是唯一的,它与什么成对成双去?它以什么做为自己借以存在的类?党是类,实际政党是类里的分子,共产党只做为"党"就不合法,共产党根本不是党,起初它是一个以占有为目的的集团,四九年以后它便是一个以控制为目的的集团。让一个以控制为最高目的的集团还政于民?做梦去吧!你!

俞可平主观上可能想影响共产党,客砚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俞可平人在曹营,身就不能由己。俞可平发的文章对民主就没有推进作用,对那些党棍、军棍不产生正值影响,相反,却给他们提供了像那只在河边喝水的又遇上小羊的狼,它想吃羊,理由还不有的是?俞平可的议论就给狼提供了理由。

2012/06/17/20120617175258560.jpg
资料图: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

来源:网路文摘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