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五千个手印声援 23岁女孩替父伸冤(组图)

2012-06-19 22:24 作者: 张佑宇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超过1万5千8百人签名声援追查秦月明死亡真相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报导】13岁起即被迫父女分离,在好不容易等待九年,即将与父亲团聚的时候,却传来父亲狱中不明原因死亡的讯息,现年23岁的秦荣倩日前以公开信的方式,披露其一家人的悲惨遭遇,引起大量民众的同情,半个多月时间,超过1万5千8百人签名按手印声援她追查父亲死亡的真相。目前人数仍在持续增加中。

期盼九年 等来心碎结局

“10年前,企盼着冤狱中的爸爸能早日回来,一家四口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就是我和妹妹曾经的最大心愿。”秦荣倩在公开呼吁信中这样写着。但等来的却是令人难以预料的结局。2011年2月26日,黑龙江佳木斯监狱通知秦荣倩一家人,即将出狱的46岁父亲秦月明“正常死亡”。秦荣倩:“我们的心和那份苦苦期待了9年之久的希望,在顷刻之间彻底的破碎了……”。

秦荣倩的父亲秦月明,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信仰遭到迫害,被关押在佳木斯监狱。据秦荣倩的表述,秦明月的遗体: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显得痛苦异常,当时身体尚有体温。与此同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该监狱又传出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刘传江、于云刚相继“正常死亡”的消息。秦荣倩无法接受监狱其父亲系“心脏病死亡”的说法。

秦荣倩与母亲王秀青、妹妹秦海龙决定追查父亲死亡的真相,替父亲伸冤。

在秦月明离世后5个多月的时间里,为了揭开父亲的死亡真相,秦荣倩和母亲、妹妹三人不停的奔波于佳木斯监狱、合江地区检察院、佳木斯市检察院、人大、政法委、信访办等各部门,希望能尽快澄清父亲的真实死因。

2011年8月5日,佳木斯监狱给出“秦月明系正常死亡,不予赔偿”的决定。当家属要求狱方出示法律依据时,接待人员向她们坦言无法说出实情。

这样的行动换来的结局是母亲与妹妹被关进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

家人伸冤遭劳教

因为坚持为秦月明伸冤,王秀青和秦海龙于2011年11月13日遭哈尔滨市公安局和双城市公安局警察强行带走,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期间黑龙江省政法委610办公室的人曾直接进驻到前进劳教所,将二人隔离关押、强制洗脑,胁迫她们对秦月明的冤案提出撤诉,但二人拒绝。据秦荣倩表示,经历了炼狱般的身心摧残,妹妹秦海龙常常哭泣着从睡梦中惊醒,身体受到很大影响,一直未来月经,血压偏低。

她提及个人也曾因为父母亲修炼遭迫害,受到警察刑讯逼供:13岁那年,金山屯警察在拘留通知单上故意将我年龄写成18岁,我在看守所遭到刑讯逼供、关押了31天,回家后只好带着年幼的妹妹开始了四处飘荡的打工生活。

秦荣倩呼吁:如今,父亲死亡真相未明,母亲和妹妹也被关进劳教所,山东老家年迈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需要人赡养。希望各界人士能够联名声援我,呼吁要求惩治导致父亲死亡的凶手,释放我的母亲和妹妹。

截至目前,已按手印联名声援秦荣倩的人数超过1万5千8百人。

遭迫害仍关注汶川受难者

在秦荣倩眼里,父亲是非常好的人,虽然身在监狱遭受痛苦,仍不忘帮助社会上遭受困难的人。在监狱每月仅给6元“生活费”的情况下,汶川大地震时,秦月明捐出了40元。

1999年7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镇压。据海外媒体《明慧网》报导,秦月明于1999年10月被判劳教三年,在伊春劳教所遭受多种酷刑折磨。2002年4月,秦月明被政保科公安闯进家中带走,后无数次遭刑警队、政保科、巡警队、看守所部份警察辱骂、殴打、坐老虎凳、上绳等酷刑折磨,致腿骨、肋骨骨折,不能行走,随后他被判刑十年,关押到佳木斯莲江口监狱。

《明慧网》报导,秦月明死前曾遭到强制灌食,被抬到医院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四肢,另一人按住头部,强制他靠在椅背上,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蒙牛纯奶加盐。隔天上午,秦月明死亡,但直到晚上秦月明的家人才接到监狱警察“秦月明正常猝死”的通知。

附:《告父老乡亲的呼吁征签信》

我叫秦荣倩,今年23岁。10年前,企盼着冤狱中的爸爸能早日回来,一家四口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就是我和妹妹曾经的最大心愿。2011年2月26日,突然接到爸爸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被“猝死”的消息,我们的心和那份苦苦期待了9年之久的希望,仿佛就在顷刻之间彻底的破碎了。

冰棺中的父亲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颈部后右侧大片红肿,身体尚有余温的爸爸,监狱竟说他是“心脏病死亡”?随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监狱里又传出刘传江、于云刚相继“正常死亡”的消息。

为了揭开爸爸的死亡真相,在他含冤离世后5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与母亲、妹妹三人一直不停的奔波于佳木斯监狱、合江地区检察院、佳木斯市检察院、人大、政法委、信访办和黑龙江省高检、高法、司法厅、监狱管理局、人大、政法委和信访等各部门,希望佳木斯监狱能尽快澄清爸爸秦月明的真实死因,但监狱不作回应。2011年8月5日,佳木斯监狱给出“秦月明系正常死亡,不予赔偿”的决定。当我们要求狱方出示法律依据时,接待人员坦言无法说出实情。反应的过程中,各级司法部门官官相护、互相推诿,不接待、不调查、不作为,还对我们诸多刁难;此外,我们还遭电话监听、利诱恫吓、住处监视、行程跟踪和拍照录像等威逼胁迫。但从中渐渐揭示出来的爸爸冤案真相,却也得到了越来越多善良人的同情和支持,加之正义律师的介入和帮助,使我们顶着各种压力一路坚持着走了下来。

2011年9月8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接受了我们递交的《刑事赔偿申请书》后予以立案。可立案后省高院却不让阅卷、不开庭审理、不作解剖尸检,承办法官王滨红拒不出面,我们上百次的往返省高法交涉询问,却没有任何结果。

2011年11月13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勾结双城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了妈妈王秀青和妹妹秦海龙,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她们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黑龙江省政法委610办公室的人曾直接进驻到前进劳教所,对妈妈和妹妹隔离关押、强制洗脑,胁迫她们对爸爸的冤案提出撤诉,但被妈妈和妹妹拒绝了。经历了炼狱般的身心摧残,妹妹常常哭泣着从睡梦中惊醒,一直未来月经,血压偏低。

2011年的最后一天,是我和妈妈的生日。一大早我就赶往前进劳教所,本想带给妈妈一份女儿的生日祝福,以此来鼓励身处囹圄逆境中的妈妈和妹妹。不仅没有见到妈妈和妹妹,所长王亚罗竟勾结警察将我绑架到哈尔滨市动力区公安分局,把我铐在“老虎凳”上近8个小时,才放我回家。从“老虎凳”下来时,我发现经血已浸透了我的棉裤、滴落到了棉袜上……

2012年1月13日,我再次来到前进劳教所,要求会见妈妈和妹妹,让她们分别在《劳教行政复议申请书》上签字,王亚罗企图再一次将我绑架,但未能得逞。我的租住处也曾受到骚扰,还有自称“邮局”的人打来电话,称朋友寄给我的邮包中藏有毒品,要对我报案……所有精心的谋划与安排都是为了让我放弃对父亲死因真相的调查追究。

在已超过3个月法定时限21天之后,即2012年3月30日,承办法官王滨红主动联系到我,代表黑龙江省高级法院作出口头决定:“按照《国家赔偿法》第十三条、三十四条、二十七条规定,秦月明案不符合规定,不予赔偿。”王滨红还诱导我尽快去找监狱管理局的相关人员,以便与佳木斯监狱“私了”,被我拒绝了。接着省高院的承办法官王滨红、窗口接待法官又开始了惯用的推诿搪塞,至今仍在执法犯法。

自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至今已近13年的时间里,爸爸与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仅有短短的6个月,其余的日日夜夜几乎都是在劳教所和监狱中度过的。为了迫使爸爸放弃信仰,警察和犯人对爸爸施用了常人无法承受的“上绳”、“浇冷水”和“毒打”等酷刑折磨,这些都未能摧垮大法修炼者坚忍不屈的金刚意志和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高贵品质。在监狱每月仅给6元“生活费”的情况下,汶川大地震时,爸爸还是无私的捐出了40元。妈妈也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和劳教所非法关押。

13岁那年,被金山屯警察在拘留通知单上故意写成18岁的我,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非法关押了31天,回家后只好带着年幼的妹妹开始了四处飘荡的打工生活。我们不仅要支撑起这个破碎不堪、一贫如洗的家,还要奔波于异乡哈尔滨和佳木斯,去看望冤狱中的父母,那种痛苦和艰辛是同龄人无法想象和承受的。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环绕在父母膝前,我和妹妹更加期盼着父母能早日回到身边,也在不断计算着爸爸归来的日子还有多远……

躺在佳木斯监狱冰棺中的爸爸至今冤情未雪,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的妈妈和妹妹身心还在备受摧残,山东老家年迈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需要安抚赡养……面对无辜迫害中的种种压力、苦难和艰辛,真心期盼大家伸出温暖的援手,呵护和坚守人性中共有的关爱、正义和良知。大家的每一个签名和手印、每一份关注与支持,对爸爸的冤案早日昭雪,母亲和妹妹尽早恢复自由之身,都是一种正面的召唤和敦促;这样的义举也在选择和奠定着生命的永生与希望。“真、善、忍”——普世的价值标准将引领着我们坚定的走过这漫漫长夜,迎来第一道黎明的曙光。

呼吁人:秦荣倩
2012年5月31日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