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错就肠子悔青了 韩战战俘的抉择(组图)

2012-07-27 12:10 作者: 祝春亭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而交换战俘是停战后的大事.......

韩战
战俘营的志愿军战俘(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红色滑铁炉战俘:我要去台湾

以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越过38度线突袭韩国为开端的韩战,随后6月28日朝鲜人民军占领韩国首都汉城并将将韩军压缩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内。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联合国军司令由美国指派。9月15日,联合国军在当时战线的后方仁川登陆,扭转了战争的局势。10月19日,中共在未宣战的情况下,派遣“志愿军”进入朝鲜“抗美援朝”。在此之后,尽管双方不断交战,但阵地基本没有大的变动,一直维持在三八线附近。1951年7月10日,中共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主要分歧在军事分界线的划定和遣返战俘问题上。在经历了几次谈判中断后,双方终于在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而交换战俘是停战后的大事。近3年的战争,联军及南韩被俘5万人,其中美军约9000多人。北朝鲜人民军13万人,志愿军战俘2万人,其中被俘最多的是第五次战役,有1.7万多志愿军官兵被俘,其中180师有5千多人被俘。

双方交换遣返战俘后,还有1.4万多志愿军战俘拒绝回大陆,而要求去祖国台湾。这对大陆新政权来说,很掉面子!战俘没一个原籍台湾,却不愿回共产党建立的“新中国”,而要求去蒋介石带领的台湾。

当然,志愿军管辖的联军战俘也有三百多不愿回国。中美最后就战俘去向达成了协议,志愿军战俘可以自由选择回大陆或去台湾;联军战俘可选择回国或去第三国。中国和美国代表都有90天的时间对战俘进行调查和解释工作。由于志愿军战俘拒绝回大陆者数量庞大,解释工作以此为中心。

1953年10月,在中立国印度军队管辖的中立区,支起几十个“解释”帐篷。每个帐篷里有印度、波兰、捷克、瑞士、瑞典五国代表组成“中立国遣返委员”主持“解释”。联合国军派一名观察员。志愿军方面则有数名经验老道的连级以上的政工干部对一名拒绝回大陆的战俘进行解释,最后由中立国代表确认战俘的自愿选择。解释工作本来很简单,通过高音喇叭反复播诵,战俘几乎能背下“金日成彭德怀告被俘人员书”,都知道其中的核心内容“保证回国后不受到迫害”。对战俘个别解释时只需当面念一遍,战俘有疑问,进行面对面解释。然后再确认该战俘的遣返意向,解释工作就结束了。

选错就肠子悔青了 韩战战俘的抉择
中方解释代表与战俘面对面解释,一侧为中立国代表。双方都站起来,可见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然而,志愿军“解释代表”偏离解释程序,不遗余力说服动员战俘回“新中国”。下面是志愿军解释代表与一名战俘的“解释”纪录:

“你父母在等着你回家。”
“我要去台湾。”

“你全家人都在盼着你回家。”
“我回台湾。”

“父母养你容易吗?你应该回去向老人尽孝。”
……(沉默)

“你父母天天盼着你回家。”
”回台湾。”

“你老家不是台湾,你去台湾,你父母和全家人怎么向人民交代?”
……

“你是不是你父母养大的?”
……

“你父母在等着你回家。”(几个解释代表同声或轮渡说这句话)
“你父母在等着你回家。”

“你父母在等着你回家。”
……

据各方代表回忆,对一名战俘重复“父母等你回家”这个句型的最高纪录是三小时。不懂中文的中立国代表疲劳不堪,联合国军观察代表认为不符合解释的要求,大声抗议。然而仍不能阻止志愿军解释代表竭力挽救的顽强意志。

十分诡吊的是,原先政工干部反复宣传“部队是我家”,以熄灭战士的思乡之情。你想父母,党和领袖就是你父母,然后延伸到连长好比你爹,指导员好比你妈。现在反其道而行之,连“忠孝义”等过去批判为封建思想的儒家伦理都用上了。个别战俘思乡心切,选择回“新中国”,但绝大部分战俘仍一意孤行坚持去台湾。

“你父母在等着你回家。”和“我要回台湾”类似的一问一答反复在“解释”帐篷上演,面对顽固不化一口咬定“回台湾”的战俘,政工干部急了,吼道:“打台湾!”或“解放台湾!”战俘回敬道:“守台湾!”或“光复大陆!”

越到后期,接受解释的战俘越不配合:有的不管政工干部怎样说服,他只用“回台湾”回敬;有的装聋作哑;有的吐唾沫手指塞耳朵;有的大声唱歌,干扰政工干部解释;有的破口大骂解释代表是俄国鬼子的汉奸,是卖国贼,高呼打倒朱毛、打倒共匪的口号。

中方代表解释的另一项内容是介绍“新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是解释规定所不允许的,不允许诱导战俘选择。解释代表说祖国日新月异,无比强盛;说人民翻身做主人,日子过得比蜜甜;说耕田不用牛,用上拖拉机;说土改农民分到田地,粮食多得吃不完。战俘当场就骂开来:什么祖国强盛,粮食多得吃不了!让我们来朝鲜打仗,大雪天连皮靴、厚棉袄都不配,背一袋炒面打仗,不被打死,也得冻死饿死!

现实明摆着,志愿军的装备和配给与以美军为首的联军相比,天壤之别。战俘在被俘前,政工干部还口口声声教导他们国家现在还很穷,粮食是祖国人民从口中省出来的,要求大家体谅,发扬艰苦朴素的精神。怎么短短时间,祖国人民就过上比蜜甜的幸福日子?

政工干部这才知道,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竟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原来思想政治工作一抓就灵,是以严厉的惩治手段为后盾的,惩治手段一旦丧失,思想政治工作便土崩瓦解。在不归志愿军管辖的中立区,惩治手段鞭长莫及——只能留到遣返回国后再收拾你(指战俘)!

解释的效果很不尽人意。首批接受解释500人,只有10人愿意回国;第二次解释430人,9人愿意回国。19比930,愿回大陆者占2%。这个失败的纪录还要打折扣,19名愿意回国的战俘,竟然有12名可能是预先潜伏下来的中方宣传谍报人员——究竟是不是,中方没有证实。因为这些战俘不是同一批被俘,他们来到战俘营竭力鼓动其他战俘回归“祖国”,被怀疑是中方潜伏人员。不管是大陆还是台湾的潜伏人员,一旦被怀疑,处境十分凶险,辱骂事小,还有的被殴打致死。所以被怀疑的潜伏人员急不可待要求接受解释,然后隔离居住。

《纽约时报》1953年11月1日发表《红色滑铁卢》的文章:“共产党劝说战俘回国的努力持续得越久,板门店附近的‘解释’帐篷区就越象是他们的滑铁卢。在这里他们正遭遇着最丢脸的失败。”

选错就肠子悔青了 韩战战俘的抉择
志愿军战俘下跪,不知是求饶还是诉苦。类似的照片在西方媒体广为刊载,但国内读者是绝对看不到。对于志愿军战俘,我方是这样向人民解释的:志愿军指战员弹尽粮绝或者身负重伤被美军抓去,而不是投降!(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为了挽回面子,中方拿出杀手锏——使上了美人计!

进入解释帐篷的战俘惊奇地发现,坐在解释代表席上还有年轻漂亮的女代表,含情脉脉地看着战俘。女代表是卫生兵或文艺兵,政治可靠,能说会道,当然还必须有魅力!

解释代表诚恳热情地向战俘解释:新中国颁布了新婚姻法,军人最受优待。凡是回国的志愿军战士,政府都帮助介绍称心如意的对象,组织幸福美满的家庭。女解释代表拿出归国志愿军战士受到姑娘献花的照片,以及女学生向“最可爱的人”写的求爱信给战俘看。女代表跟战俘眉目传情,甚至大胆示爱,说你如果愿意回国,我愿跟你组成家庭。报出自己的部队番号和姓名,说写信、直接再见面都可以之类的肉麻话。

自然会有头脑简单的战俘信以为真,表示愿意回国。但绝大部分战俘不吃这一套,有的大骂她们是不要脸的贱货,是娼妓,昨天许了别人,今天来勾我,明天还要配给谁?有的还大叫“蓝苹姐姐”,或是耍流氓,问你不是要嫁给老子吗?老子等不及了,现在就日你!边说边脱裤子嘲讽女代表。

在整个解释期间,有近百位战俘相信解释代表“回国不迫害”的承诺选择回国,连同潜伏的宣传谍报人员共有440人返回中国大陆。另外1万4千多战俘选择去台湾。解释效果微乎其微,难道这些战俘不思念家乡亲人?非也,他们仍担忧回国受到迫害,甚至枪毙。共军枪毙逃兵杀一儆百有传统,这些战俘都耳闻目睹,能不心有余悸?战俘就是逃兵,回国能有好果子吃?事实上,已经回国的6千多战俘正在接受中方的严厉惩处——这都是义无反顾选择回大陆的战俘,而后来的战俘即使选择回大陆,也有曾经选择去台湾的政治污点。他们太清楚军方会如何对待有污点的战俘!

2.1万多战俘,只有7千多选择回大陆,另有1.4万多选择去台湾。有没有被选择的现象,各方说法不一。应该说极个别被胁迫是有的,假设一个战俘帐篷,回大陆或去台湾的占绝对优势,个别人不随大流,会受到辱骂和暴力胁迫。但进入中立区就不同,个别解释结束后当即选择回国(大陆)和回台,当即走进不同去向的隔离战俘营,不会再发生胁迫。

世纪童话下被“蒸发的战俘”

最终的结果,进中立区的志愿军战俘,选择去台的占绝对多数!这该如何向祖国人民交待啊?“新中国”的脸面在哪里?凡是这种体制都十分注重维护脸面!好在艺术加工是该组织一贯的看家本领——“志愿军战俘被美蒋劫持押送台湾”的世纪童话赫然出炉了!

然而,这个世纪童话是专为国内人民量身定作的。“新中国”与世隔绝,官方垄断所有信息,加上不断地洗脑,国民对官方的信息深信不疑。80年代中期,部队作家靳大鹰采写出版《志愿军战俘纪事》,揭示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秘密。不知是前志愿军解释干部守口如瓶,还是作者迎合官方宣传,仍然沿用世纪童话的老版本描述劫持:“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日清晨,许多还在等待通过朝中代表解释(注:朝鲜代表未参与志愿军战俘的解释工作),以便返回祖国的志愿军战俘,在睡梦中被人五花大绑,然后一个个串成串,强行拉出了中立区战俘营。顿时哭号声、怒骂声响成一片。美军和国民党特务、败类里应外合,把一万四千多名志愿军战俘武装劫上驶往台湾基隆的军舰上。有的战俘挣开绳索,撞在卫兵的刺刀上。有的一头扎进茫茫的大海……”

这个世纪童话只有国内版,没有国际版,否则就会遭到其他各方的强烈抗议。解释期的战俘营在印度军队管辖的中立区,摆脱殖民统治的印度对西方绝无好感,与共产党中国建立了蜜月般的外交关系。中印关系破裂是缘于后来印度收容达赖与边境冲突。联合国投票组织联军赴朝维和,印度投的是反对票。印度跟“新中国”心连心,怎么容许在自己军队镇守的地盘发生劫持一万多友国战俘的事件?倘若如此,中印关系破裂就会提前到1954年!

韩战
巨济岛中立区印度军队管辖的志愿军战俘宿舍。(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然而到1987年末,台湾首批老兵回大陆探亲,这个世纪童话发生空前危机——因为老兵中就有接受过解释的前志愿军战俘!他们是按照程序,光明正大,在包括中方的各方代表的监督下,带着获得自由的轻松感走出中立区战俘营,然后辗转海港乘船去台湾。

世纪童话不好意思再说,就抛出一个新说法:选择去台的战俘,有革命意志薄弱的抗战和解放战争的官兵,但大多数是解放军俘虏的前国军战俘,收编进解放军再参加志愿军赴朝参战。意思是说,前国军战俘没教育改造好,所以选择赴台。现在问题来了:不是说我们的军队是人民子弟兵吗?国军士兵是抓壮丁被迫当兵的。人民军队是为人民为自己打仗,而国军是强迫替蒋匪军卖命?人民军队官兵一致是个温暖大家庭,国军是官尊兵贱的冷酷世界?

这些宣传真实性如何,我们姑且不论。打个比方,就像有2万名工人,先后在两个老板手中打工,现在要他们重新选择,结果三分之二的工人选择了第一个老板。哪个老板善待工人,在他手下能活得更好些?他们的选择就是答案。

事实亦是如此。台方对归来的志愿军战俘,没有追究他们为中共效力卖命的罪责,被编入台湾国军。他们和其他老兵一样享受待遇。80年代末回大陆探亲,更加证明他们的选择是明智的——曾经是战友的回归大陆的战俘重新相聚,二者的经历和精神面貌几乎云泥之别!听信“回国不迫害”庄重承诺的战俘,肠子都悔青了!

第一批选择回大陆的6670人;第二批440人,总计7110人。中方解释高级代表贺明将军所著的《忠诚——志愿军战俘归来人员的坎坷经历》一书,透露在辽宁昌图县志愿军归国人员管理处(归管处)正式处理结论的志愿军战俘总共只有6064人。其余1046人是怎么处理的?贺明未作说明,官方也没有任何交待。

尤其是第二批在中立区经过解释选择回大陆的440名战俘,根本就没有送往昌图“归管处”。他们去了哪?杳无音信。这些战俘最了解中立区解释的内幕,知道赴台的一万多战俘是自愿选择。留下这些归国战俘,对“美蒋劫持志愿军战俘”的世纪童话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彻底消除隐患的办法大概只有蒸发。还有,有的战俘选择回大陆,是想跟示爱的女解释代表恋爱结婚,这本来就“子虚乌有”,绝无可能兑现。但这些战俘被戏弄后恼羞成怒说出真相,影响该多么糟啊!最稳妥的办法,大概只有让他们锁口了。反正,以后没谁知道或肯透露他们的下落。90年代后,不断有作家记者采访归国志愿军战俘,没有遇到一个进过中立区接受解释的!而这440名战俘中,绝大部分还是中方遣派而潜伏的人员——是自己人!

撇开这1千多莫明其妙失踪的战俘,剩下的6千战俘是否有“不迫害”的保障呢?2009年4月《湘潮》采访前志愿军师政委、解释负责人贺明。贺明将军痛心疾首叙说战俘在昌图的情景,以及“归管处”在上级压力下加重给战俘的处分的经过:“党在历史上那一套‘左’的做法越演越烈。交待中,一个人一个人过关,大家大会小会‘帮助’。‘帮助’的人全凭想象,追查越严越‘革命’。谁按领导要求讲,丑化自己、歪曲自己,给自己上纲,就受表扬,反之就会受到批评。当年在苏区打‘AB团’、‘改组派’的做法,再次重演。”

大部分战俘被开除党籍军籍,安置回原籍劳动或遣送农场、煤矿劳动;极少部分受到宽大处理,他们或是出卖战友的检举揭发有功人员,或者就是潜伏到战俘营策动的特别人员。去台湾的战俘均猜测回国(大陆)会被枪毙。但是“归管处”的战俘处分档案,没有一例判死刑的!难道他们的猜测出错?也许应该从蒸发掉的1千多战俘寻找答案——他们究竟怎么了?也许会成为千古之谜,也许会有一天真相大白。

战俘中的级别最高干部是180师政委吴成德,他被开除党籍和军职,遣送安置到极为荒凉和艰苦的辽宁盘锦县大洼农场。据其他见到他的战俘回忆,老首长忽哭忽笑,精神失常!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