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的幻像

2012-08-09 12:10 作者: 叶檀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经济往哪里去?国资论者的天然命门是国企的垄断与低效,国企不断发作的腐败窝案,让人担心国资最终流向不可知的权贵黑洞。而支持民企的学者们同样不利,难以抵挡源源不断发作的民企造假、内幕交易案例。

国企低效、民企无信,成为中国经济的命门,也成为两派争执不下的主因。如果国企继续低效,民企继续失信,崛起将是幻像。

最新的案例为民企失信增加了一个注脚。中国知名企业家张志熔遭遇双重困境。由于涉嫌在美国股市从事内幕交易,张志熔实际掌控的公司Well Advantage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7月27日,SEC发出指控,2012年7月23日,中海油宣布并购尼克森,而Well Advantage在7月19日,购入尼克森公司83.1万股。此前,Well Advantage的账户休眠超过6个月,没有购买过尼克森股票的证券交易记录。根据收购公告发出当日的收盘价,Well Advantage账面获利超过700万美元。严厉的指控,效果立竿见影。张志熔担任董事局主席的熔盛重工和恒盛地产两家上市公司股价大幅跳水,截至8月1日,两公司市值蒸发近38亿港币。

内幕交易案如果影响到中海油在北美的收购大计,那么,不仅张志熔,所有的民营企业家会再次被贴上不可靠、不诚信、不爱国的标签,被恼火的政府扔到一旁。

张志熔事件充分展示出民营企业家生存环境的复杂与诡异。张志熔在国内从事造船与房地产,毫不奇怪,在太平洋或者加勒比海的美国免税小岛上拥有境外公司,本人移居香港。

民营企业家并不代表民众的利益,也不可能代表民众的利益。之所以发展民营企业,并不是因为民企道德高尚,而是民企天然的逐利动机,使他们成为经济效率的最佳代言者。

以张志熔为例,上世纪90年代初期通过建材交易和承包积累财富,而后投资房地产,2009年旗下恒盛地产上市。通过成立熔盛重工,他成功使自己的业务变得更加多元化,熔盛重工于2010年上市,谋求将业务从干散货船和集装箱船扩大到液化气船和大型海洋工程装备,以抵挡国际贸易低迷、中国大宗商品需求下降带来的冲击。在《2012胡润长三角地区财富报告》中,张志熔家族以房地产和造船业累积的255亿元财富位列长三角富豪第十位,在2012年《新财富》发布的500富人榜中,张志熔位列第26位。这位年轻富豪有野心,有扩张能力,充满了草莽英雄的血腥味。

中国经济增速大幅提升,在一定程度上是丛林规则弱肉强食的结果,与英美等国市场经济草创时期,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很不幸,市场不会给这些企业家缓慢转型的机会,当他们一再挑战现代商业伦理,获得的结果就是资产折价,信用受损,受到严惩。

与普通创业家不同,张志熔等人在短期内急剧上位,展示出娴熟的资源运作技巧,无论是比亚迪还是江西赛维,当他们获得政府巨大的信用背书后,身份发生转变,从普通民企变成权贵企业,巨大的资金链把地方政府与这些企业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共荣共损,甚至一些大型地方企业,无论国营民营,成为政府的另类银行。与大多数人所设想的不同,对中国市场而言,看重的不是国企民企之分,只要能够带来利润与品牌,地方政府就会大力扶持。地方政府之所以看重国企,是因为国企的巨额投资,会带来更多的GDP。

权贵企业之间常常会形成利益勾连,对于民企而言,悲惨的现实是,在经济下行期,一旦被垄断企业抛弃,市场地位将一落千丈,如同半夜听到钟声的灰姑娘。中国移动与神州泰岳、河北移动与恒信移动,都是勾连寄生性公司的缩影。

民企寄生于国企,丧失了独立品格,他们可以获得财富,却注定无法获得成长的空间。为摆脱房地产与造船业困境,张志熔与央企中海油进行合作。2007年,熔盛重工获得中海油3000米深水铺管起重船项目;2010年3月,中海油前总经理傅成玉曾去熔盛重工访问,显示出双方紧密的合作关系;也是2010年,熔盛重工与中海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协议内容为共同开发研制和生产中海油所需要的海洋工程设备。对于中海油来说,区区订单不过是诸多合作中的一项,而熔盛重工则由此获得入门券,在招股时中海油、国寿等公司均大力捧场。熔盛重工再进一步,就能成为中国民营装备与深海工程业的标本企业。

与民企相比,国企利益就是民众利益是个善意的谎言。到现在为止,国资没有给民众带来廉价的商品,境内普通投资者没有分享到国企的红利。陈志武先生曾经估算,国有土地总价值差不多是50万亿元人民币,央企加上地方国有企业大概有11万多家,资产价值约29万亿。这就是说,除了每年不下5万亿元的财政收入,中国政府坐拥近80万亿的资产,且后者以每年不低于8%的速度递增;全国的居民资产不过28万亿。国资坐享了资产增值的溢价,一家千疮百孔的国企,只要在核心区域有一块土地,就能过上滋润的日子,这是另类寄生生活。

资源集聚到权贵,无论是国企、私企,不过是标签不同,实质是瓜分资产增值收益与经济发展红利。不说国企、私企,公众需要关注的是企业效率,以及财富分配路径,掌握了这两点,也就掌握了企业的本质、经济的本质。

美国学者Daron Acemoglu 和 James Robinson所著的《Why Nations Fail》,引用一组前苏联的经济数据。从上世纪三十年代截止上世纪70年代初,前苏联经济增速全球领先,从30年代到50年代赫鲁晓夫掌权,有3500万人因为怠工受到各种不同惩罚,有一些被送到古拉格群岛。

经济增速领先是数据堆砌的假象,造成了巨大的失落,社会群体被撕裂。这是崛起的幻像

任何时候,经济增长只施惠于小部分群体,企业与公民被分成不同的等级,增长注定无法持久。中国能否用改革开放解脱魔咒?可以。必须是真正的改革,真正的开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