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危机度假回来了(图)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8/30/20120830010212502_small.jpg

6月份的时候,希腊经济似乎可能随时崩溃,并且把整个欧元区,及其存在了十年的货币拖垮。然后到了7月份和8月份,彷佛所有人都在度假。现在他们都回来了,财政官员和政治领导人在欧洲上空飞来飞去,彼此会晤,而过去两年一直肆虐的危机也跟着他们回来了。以下是新一季中最扣人心弦(也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故事情节。

1. 第一场对决的内容是什么?

这个月,希腊议会需要通过一项在2013年至2014年间,额外削减115亿欧元开支的动议。如果通过,该计划极有可能导致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活动。如果没通过,所谓的“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就不会贷款给希腊来维持其经济运行。即使各方能安然度过9月,他们还是会在下一阶段的预算谈判中相持不下。

2. 法国最富有的“1%”会不会收拾细软离开法国?

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之所以能当选总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批评了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的紧缩措施。现在,预计奥朗德将从他的2013年预算中削减逾300亿欧元。这个可怜的社会党人还能怎么办?对富人穷追猛打!奥朗德曾承诺把100万欧元以上收入适用的税率提高至75%,而且他还对资产净值超过130万欧元的人群征收了一次性的财富税。一些人可能已经收拾好行李要去比利时了,不过对富人而言,这项税收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可怕。毕竟以工资形式赚到100万欧元的人非常少见。综合考虑,这项税收和其他一些针对银行和企业的税收给政府带来的收入(每年约70亿欧元),预计比吓跑的多。

法国已经成了茶党(Tea Party)人士的梦魇。法国拥有一位社会党总统,而且工会很强大,政府开支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3%。但在过去十年,法国的经济都在增长。法国的年平均工资(约4万美元)与美国(约5.4万美元)更接近了。法国的《财富》世界500强(Fortune Global 500)企业的数量与德国一样多,并且在农业、核能、保险和公共交通等多种行业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大多数最富裕的法国公民很可能哪儿也不会去。

3. 超级马里奥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自从上个世纪大多数国家放弃金本位之后,货币的价值完全依赖于公众的信心。就美元和英镑而言,人们的信心植根于几个世纪以来,中央银行家的良好判断力。但是,欧元太年轻了、面临的压力又太大,在很多方面,其价值取决于每天人们对执掌欧元的人、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看法。

理论上,德拉吉可以马上解决所有问题。欧洲央行可以买下所有处境艰难的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或者至少买下足够的数量,让全世界不再恐慌。这样各国政府就能贷款给本国陷入困境的银行。德国由于担心通货膨胀,要求德拉吉不要这么做。但是,许多经济学家建议他做的,恰恰就是这些措施。经济学家还有更多建议,并且要求他迅速行动。

德拉吉会怎么做呢?这是危机中的核心问题。债券市场的相对平静表明,投资者相信,对于面前的重要选择,德拉吉会采纳其中一项或者照单全收。(如果他们不相信这一点,所有欧洲国家都不再会得到太多外国投资。)当然,只有德拉吉自己才知道确切的答案。

4. 欧洲会不会像雷曼兄弟一样轰然倒地?

欧盟与美国的贸易占美国贸易总额的20%。这个比例相当大,但如果欧洲经济崩溃,很可能中国、印度、巴西,及若干海湾国家就会弥补这一部分贸易额。而如果欧元真的崩溃了,那就意味着法国红酒、意大利皮鞋、希腊酸奶等所有东西都会打折。

更令人担忧的情况是,欧元区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恐慌,而美国的许多银行,又在那些突然倒闭的欧洲银行里投资过多。人们通常认为美国银行体系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了打算,可是当初很多金融从业者也以为,自己对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倒闭也做好了准备。

5. 欧元区崩溃怎么办?

如果能建立一个新的欧元区,其中只包括经济较强的国家,那么所有人都会收益。希腊货币,其次是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货币,最有可能对欧元和美元贬值。之后这些国家就可以更廉价地出口商品,旅游业也会改善,这样就能实现更快的经济增长。这对美国的生产者或许不是好消息,但对美国消费者却是。

不过这种情况可能不会发生,至少目前还不会发生。假设你在希腊有一个银行账户,而你听到传言说,银行很快就会把你的存款从欧元兑换成德拉克马(希腊使用欧元前的旧货币——译注),并将导致资产贬值。多数理性的人都会把钱取出来,存进一家德国银行。而当西班牙人见到希腊人奔向德国边界时,西班牙人也会去取钱。之后,说不定成千上万的意大利人也会去取钱。如果在这些状况堪忧的国家出现挤兑,就会加速其崩溃,这肯定会让欧洲本来就已经很糟糕的局面变得更加糟糕。所以,欧元区国家现在是谁都离不了谁。

6. 默克尔与萨马拉斯的对决谁能赢?

(提示:默克尔。)对于这场危机如何结局,有一种普遍的认识。希腊会接受某种形式的财政紧缩,而德国(其次是法国,及其他经济状况比较健康的欧洲国家)继续提供救援。不过事情不会显得这样直截了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希腊总理阿东尼斯·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以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没有在最后期限之前解决问题的动机,哪怕是提前一秒钟。默克尔希望向德国民众显示,她会让希腊人付出代价。而希腊政府似乎非常不想让希腊民众明白,听命于德国所要付出的真正代价。从政治角度说,就是“所有人都必须要走到悬崖边缘”,研究机构鲁比尼全球经济谘询公司(Roubini Global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梅甘·格林(Megan Greene)表示。

所以希腊以及其他欧洲国家不断地制定新的短期协议,拖延作出更艰难抉择的时刻。这样做的风险是,越接近灾难,就越可能为了避免政府崩溃,而达成政治上便利的愚蠢协议,而不是真正解决问题。有朝一日,债券市场作为世界最强的经济力量,可能会替欧洲作出决定。如果投资者不再信任任何人,就会开始抛售欧洲债券,导致欧元陷入可能无法逆转的下跌。这个时刻到来了吗?

7. 欧元死定了吗?

尽管有很多崇高的目标,但是在很多方面,欧元都是灾难性的。它让许多经济学家明白了,只有有了统一的政府,或至少要有统一的财政、货币政策,才能有统一的货币。欧洲有两个选项,要么加深融合,要么分崩离析。我们可能正在朝这样的景象缓慢前进:布鲁塞尔的官僚会前往雅典、罗马和马德里,告诉那里的民选官员该怎么完成自己的工作。如果你认为,希腊和意大利在完全独立时就不是很稳定,那就等着瞧好戏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