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公民社会的崛起能不能改变中国?


在一党专制的中国,由于共产党从上到下层层管制,没有给公民社会任何空间,没有权力平衡机制,没有舆论力量来监督政府和官员;在这种情况下,网路成了公民干预政治的唯一渠道。最近许多迹象显示,虽然当局采取各种手段封锁网路,但中国网民批评时政已经阻挡不住,并且起到了外界意想不到的强大作用。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明璐指出,在中国,民间舆论扮演抗衡权力角色,是网路舆论推动而出现的新气象。他认为,这些迹象显示“某种形式的公民社会正在中国慢慢形成”。这个看法是否准确,可能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但一段时间以来,西方媒体已经注意到,主要由网路和微博组成的公民舆论在中国的确正在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有些西方记者在报道中甚至干脆就称“中国网上公民社会”了。

自从重庆薄熙来事件发生以来,虽然官方加强管制和封锁网路信息,但大量网民微博仍然冲破屏蔽和信息被删除的重重阻力,继续发表时政评论和传播信息,以至于连共产党的新闻审查机构也感觉到,这个网上公民社会似乎已经形成不可阻挡之势。最明显的是,在不少涉及党政官员的敏感事件方面,网路舆论终于能迫使官方承认并对事件展开调查。

最近的两个案例,一个是胡锦涛的亲信令计划因其令公子今春驾飞拉力豪华跑车出车祸身亡的丑闻,而被停止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致其仕途在中共十八大前夕毁于一旦。第二个案例是,官方新华社9月2日也透过新浪博客即时报道,殴打空姐的广州市越秀区武装部政委方大国已于9月2日被停职检查,接受进一步的处理。

这个事件发生在8月29日,在南方航空CZ3874合肥—广州航班上,广州市越秀区武装部政委方大国和他的妻子因行李放置问题与机上一位空姐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据说方大国和妻子当时浑身散发着酒味。方大国被指控殴打空姐周雨萌。

周雨萌将自己被殴打的照片上传到微博,照片显示周雨萌衣服被扯破,身上有伤痕。这些照片在网路流传,引起了各地网友对广州军官方大国打人的愤慨,一时间网上舆论沸腾。

新华社上周六也援引对其他乘客的采访报道了这一事件,说武装部军官做了道歉,但称调查部门还不能确定军官打人。不过新华社第二天又在新浪微博上发帖质问越秀区委宣传部:“一、你们果真做了全面、客观的调查吗,如果没有,为何仓促公布调查结果?二、你们是否因为调查手段不足而遭遇“被蒙蔽”,如果是,谁在蒙蔽你们?”

据说广州市有关部门一直试图保护方大国,不让他因打人事件受到惩罚。当事人空姐周雨萌也曾经用iPhone发博文称方大国夫妇已道歉,事情已妥善处理。方大国是在网路舆论群起攻之的情况下被停职的。而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介入,令一些网民觉得官媒的这种变化十分微妙,甚至有点不可思议。因为在中国老百姓的眼里,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一直是中国宣传部门的工具,向来只维护共产党形象,怎么可能替老百姓说话呢?有网民认为,网路公民社会的壮大,迫使官媒也不得不改变腔调了。

被视为人民日报商业版的环球时报撰文说,网路上有关这类官员事件的信息就像导火索,随时引发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因为地方官员滥用权力、贪污腐败和任人唯亲太多了,老百姓对他们越来越不信任。

距今秋中共十八大召开还有几个星期,官员腐败和横行霸道的丑闻事件层出不穷,令官方非常不安,担心这类事件形象共产党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为此加强了网路信息管制。但是,胡锦涛也好,温家宝也好,或者是未来即将接任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也好,可以到民间去问一问,共产党在老百姓心目中还有什么形象可言呢?

对于最近中国网路公民社会的新动向,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明璐认为,在过去,中国是不可能有任何反权力运动的,像令计划因儿子驾豪华跑车而丢官,或者像广州军官方大国殴打空姐这样的事件,是不可能为人所知的;但现在,网民大胆将信息传到网上,所以很多事件很就曝光并传播开来。陈明璐认为,中国网民干预政事的自觉性已经提高,他们正在学会批评政府,而且越来越毫不迟疑。

香港科技大学中国跨国关系中心主任崔大伟(David Zweig)认为,在中共权力交接期,共产党最担心的是公共舆论的动向。问题在于,一场由网路和微博掀起的革命,能不能持续下去并改变中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