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限:中国古代的灰姑娘


南方流传着这样一则奇闻——相传在秦汉以前,南方荒蛮之地有位洞主姓吴,当地土著人称之为“吴洞”,他先后娶了两个妻子,结发妻子早亡,留下一女,名叫叶限。后来又娶了一个婆娘,也生了个女儿,姓名不详。

叶限从小就聪明伶俐,更学会了淘金术,深受父亲宠爱。可惜好景不长,吴洞不久后也死了,继母执掌洞主大权,自然将叶限当作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因此,常命令叶限到山野险峻之处砍柴,到深山涧水中打渔,巴不得她遭遇意外一去不回,一旦回来交差,柴禾不合乎要求、打来的鱼不鲜美,必遭毒打谩骂。叶限至孝,逆来顺受,听命于继母,采樵打渔任劳任怨,却吉人天相逢凶化吉,每次都能平安归来,继母恨得牙根痒痒。

一日,叶限又奉继母之命,来到一处险峻深潭之内打渔,捕到一条身长两寸、长着红色鳍尾和金色眼睛的小鱼,煞是可爱,眼巴巴地看着叶限。叶限动了恻隐之心,回去没有告诉继母,将这条小鱼悄悄养在自己的闺房之内,悉心照料饲养,不料,这条小鱼长得很快,叶限不得不换了好几次更大的容器,直到实在盛不下了,只得悄悄地将这条鱼放养到后花园的池塘中。每次吃饭,叶限都要悄悄省下点口粮,到池塘撒下去,那鱼都要浮出水面看一眼叶限,吃饱之后再沉入水底。家里其他人觉得奇怪,但只要接近池塘,那鱼就无影无踪了。叶限每每有心事,也都到池塘边跟鱼倾诉,那鱼似乎极通人性,眼神交流很有默契,因而,叶限总在池塘边流连忘返。

久而久之,继母察觉到蹊跷,但命仆从查探,又一点头绪都查不到。继母狡诈多谋,好奇心又重,决不能容忍叶限心怀秘密,于是,心生毒计。

她唤来叶限,假意关切地说道:“女儿啊,我一向关心你不够,心里着实愧疚啊,你看你,穿着破衣烂衫,知道的以为你简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后娘虐待你呢!”

叶限也是实诚人,笑道:“娘,看您说的,我可没这么想啊,穿什么无所谓,我就喜欢这样犀利!”

继母说道:“不行,你把这破衣服脱下,我已经给你买了新衣服了,你赶紧换上它,然后出去溜达一圈,告诉别人我给你买新衣服了啊!还有,听说南石山泉甘冽醇香,你去给我打一桶回来!”

叶限只得照办,脱下破衣烂衫换上簇新的裙子,拎着木桶就上路了。南石山泉?那可在百里之外啊!叶限心里郁闷,也只得硬着头皮出发了。

叶限一出门,继母就穿上叶限的“犀利妹装”,袖子里藏着锋利的匕首,蹑手蹑脚地来到池塘边,捏着鼻子学叶限讲话,那鱼也是“很傻很天真”,居然分辨不出真假,浮出了水面,好家伙,足有一丈多长,这一出水整个池塘都变色了!继母凶悍无比,举起匕首就是一刀,可怜的大鱼登时翻了白肚儿,浮在水面上死翘翘了,鲜血染红了整个池塘。

继母丝毫不以为意,当即令所有丫鬟仆人一齐动手,才将大鱼抬上岸,架起大锅烹煮,一家上下津津有味地吃了个饱,都觉得这鱼味道极其鲜美,吃完余香满腮令人回味无穷。继母毁尸灭迹,又令人将所有鱼骨收集起来,埋在厕所粪堆之下,不让叶限知道。

几天后,叶限费尽千难万险,才把百余里外的南石山泉水拎了回来。继母眼皮都没抬一下,就让叶限下去了。叶限记挂自己的大鱼朋友,赶紧到池塘边呼唤,千呼万唤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叶限心知秘密已经泄露,大鱼一定惨遭不测,也不敢向继母兴师问罪,一个人狂奔到野外,放声大哭起来。

忽然,飞沙走石风云变色,一位披头散发身穿葛布衣服的大汉从天而降,安慰叶限说道:“妹妹别哭了,我就是你的大鱼朋友啊,你后娘太狠了,吃了我不说,还把我的骨头埋在粪堆下,想让我永世不得超生啊!你待会回去,一定要把我的骨头挖出来洗干净了,放在你的闺房,切记再也别让别人发现了,以后,只要你有什么愿望,只要对着我的骨头一说,我就能帮你实现!”

叶限一听,这才破涕为笑,回到家中,趁半夜家人熟睡,悄悄到厕所挖出鱼骨,清洗干净秘藏于闺房之内,每每叶限想要什么,只要一嘀咕,鱼骨就灵验无比,马上实现。叶限不禁欢喜。

边远蛮荒之地,少数民族聚居区,一年一度都要举办盛大的歌舞盛会,继母带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去参加了,老女人想得挺美,不但预备给亲生女儿找个金龟婿,也想在适当机会下,给死去的吴洞主戴上几顶绿色的帽子。

叶限留守家中,一时觉得很无聊,也想参加盛会。她估摸着继母和妹妹走远了,就到鱼骨面前祈愿:“大鱼啊大鱼,我很想参加盛会啊,可是我没有漂亮衣服和鞋子啊!”

话音刚落,一件华美绝伦的翠羽衣衫和一双璀璨夺目精巧别致的的金鞋子就出现在叶限面前。叶限高兴极了,穿上衣服蹬上金鞋,精心打扮一番,立刻变得光彩照人美艳不可方物。一到盛会之上,叶限载歌载舞举步生风,一下子震慑全场,成为焦点人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叶限的妹妹觉得她很眼熟,告诉母亲说道:“娘,你看啊,她多像我姐姐啊!”

叶限的继母看了又看,怎么也不敢相信她是叶限,笑道:“你傻啊,她有这么漂亮?再说,这身打扮一看就是贵族家小姐,你那个姐姐可是个土老帽儿!”

叶限察觉继母和妹妹在看她,赶紧躲闪,一时惊慌,脚下金鞋掉了一只,仓皇离去。那只金鞋被一个土著人捡到,视为至宝藏了起来。

叶限继母和妹妹回到家中,见叶限乌眉皂眼邋里邋遢地在床上酣睡,不禁相视一笑,疑虑顿消。

吴洞临海,海中有个大岛,乃是一独立王国,称为陀汗国,国中百姓富足兵强马壮称霸远近。方圆数千里水域,都是其势力范围。

那位捡到金鞋的土著,来到陀汗国经商,拿出金鞋出售,被当地贵族重金买下,辗转献给了陀汗国王。陀汗国王见这金鞋精巧,赞不绝口,令左右宫女试穿,但都不合适。那金鞋也神怪异常,明明看上去是黄金制成的,却轻如鸿毛踏在石头上都没有一丝声响。陀汗国王心想:“这鞋子如此精妙,穿这鞋子的美女岂不是仙女下凡啊?我一定要找到她!”

陀汗国王下令捕拿卖鞋子的土著人,令他说出鞋子的主人是谁,那哥儿们绘声绘色,将当晚美若天仙翩翩起舞的叶限详细地描述一通,搞得国王更加心痒难耐。可是,土著人也不知道叶限姓甚名谁住在什么地方,令国王很是郁闷。

于是,陀汗国王下诏,派人四处寻访能穿上这只金鞋的女子,只要能穿上,赏赐万两黄金,封为王后。消息一传出,来应征的女子络绎不绝,但始终没一个妞能穿上金鞋的。就连叶限的妹妹也来试穿,自然也是空欢喜一场。

叶限闻讯,知道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终于到了,于是再次穿上那件翠羽衣衫,带着鱼骨,来到王宫,自然蹑履而进大小正合适!国王听到消息,赶紧来见叶限,立刻惊为天人,叹为观止,当场傻在那儿了!叶限载歌载舞,展示才艺,国王更加心醉神迷,当场诏令,册封叶限为王后。叶限的继母和妹妹居然恬不知耻,贪得无厌地想跟国王套近乎谋取富贵,国王很是厌恶,叶限鼓起勇气,向国王诉说了多年来所受的虐待和屈辱,国王大怒,令军士将这对无耻的母女拉出去游街示众,宣示她们的罪行,不料,被义愤填膺的百姓们用石块活活砸死了!

叶限知道后,也伤心不已,毕竟继母和妹妹罪不至死。吴洞的土著闻讯赶来,收回母女二人的尸体,归葬故里,埋于石坑之内,称之为“懊女冢”。附近土著经常有人来祭祀的,怀孕妇女想生女儿,在坟前祭拜一番,必能得偿所愿。叶限得知此事,不禁心中酸涩。

叶限一开始跟国王很是恩爱,但国王得知鱼骨有神力之后,就变得越来越贪婪。先是要些金银珠宝,后来不稀罕了,要的全是天地间的奇珍异宝,叶限苦劝多次,国王听不进去,夫妻之间开始有了嫌隙。鱼骨也觉得国王欲壑难填,慢慢就不再灵验了。

于是,国王将鱼骨埋在海岸,举行盛大的祭拜仪式,用几百斛珍珠陪葬,金砖铺地,以示崇敬之意,幻想着大鱼能被感动,继续为他所用。不料,国中出现叛乱,军饷缺乏,国王令人去取鱼骨墓地的金珠宝贝,突然飓风肆虐,滔天巨浪呼啸而至,将所有宝贝席卷而去,鱼骨也荡然无存。

从那儿之后,陀汗国一蹶不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