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汗颜的中小学课文(组图)

2012-10-05 12:10 作者: 刘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学是在文革期间。我记得我们的小学语文教材的课文依次是:

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
第二课是“打倒刘少奇!”
第三课是“人民公社万岁!”
第四课是“大跃进万岁!”
第五课是“总路线万岁!”
第六课是“三面红旗万万岁!”
第七课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这一系列的万岁和打倒之后,就跟着一系列的万寿无疆,永远健康之类。

同学们上来这几课之后,就学会了打倒,还学会了万岁。这仅会的几个字,活学活用一下,再重新组合一下,一不小心,就造句造出了反标,被打成小反革命。

那时的教材并非全国统一教材,通常都是各个省自订自制教材,以便将毛泽东思想同各个省市的具体革命实践相结合。但上述的几个课程,估计各个省的教材都是应该有的。

我这里只是讲讲我学过的那些有我们家乡特色的几个中小学课文

有些课程诸如《半夜鸡叫》,《我要上学》,讲的都是高玉宝和周扒皮的故事。这些大概也都是各省市教材中都有的,不是我家乡的特色。很多网友已经指出这些课文的虚假伪劣,我就不去分析讲解这些课文了。

之一:《千年铁树开了花,如今咱聋哑人会说话》

Shame On You!产自家乡的虚假课文

有一课文叫《千年铁树开了花》,讲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地驻军赵普羽,通过学习毛主席语录,将毛泽东思想应用到医学实践,用针灸救治聋哑姑娘王雅琴,使得聋哑姑娘高声喊出“毛主席万岁”,高唱“东方红”,赵普羽和那个聋哑姑娘王雅琴还窜到全国各地巡回作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报告,还进行现场表演聋哑人高唱《东方红》。

那位聋哑姑娘王雅琴就是我们那个城市的聋哑学校学生。赵普羽就是我们那里的驻军,是三○一六部队卫生科卫生员。

我妈妈听说了赵普羽的故事,立即将我二伯家的哑巴儿子接过来,每天送到赵普羽的诊所还有聋哑学校去被针灸。针灸了好几个月,倒是没有收费,可丝毫没有进展,哑巴依旧是哑巴,聋子依旧是聋子。只是学会了几个哑语手势。

可见这个赵普羽就是文革期间卖假药的江湖骗子,可就是被活生生地吹捧成了活雷锋!

感情这赵普羽还在骗哪,他从68年就开始骗,到现在已经骗了半个世纪了。有哪个聋哑人是他用针灸治好的?我只知道我那个堂哥被他治疗后,一辈子都不曾会说话,终生都是聋哑人!

之二:《活人填斗》

另有一个课文叫作《活人填斗》。说的是旧社会有一地主去佃户家里收租,那佃户交不起租,收租的狗腿子就说,没有粮食,那就用活人给我将这斗填满!说罢,就将佃户家里刚出生的婴儿抢过来扔到斗里。后来这个婴儿成为终身残疾。

这个填斗的故事也是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在文革期间,多次随着父母去到那个填斗的家里去参观。当年填斗的婴儿,已经长大成人,但不会说话,不会走路,那就跟一个被打捞上来的娃娃鱼一样,每天趴在炕上,驽来蠕去,任由来来往往的人群参观,就跟参观动物园里的国宝一样!实际上,他比动物园笼子里的动物还要惨,动物园毕竟还有门票可收,参观那填斗的活人,完完全全是免费!

我不知道这个活人填斗的故事有多大的真实性。但我被关押在凌源监狱时,遇到了辽宁铁岭的反革命刘凤鸣后,我发现刘凤鸣的故事比那个“旧社会”的活人填斗还要悲惨!他因为无钱缴纳逼租逼税的大队书记,竟然被以反革命的罪名抓捕判刑了三次,累计刑期五十年!他是用五十年刑期来填交共产党的收税大斗

还有,我上面提到的那位二伯,他后来续娶的太太的前老公,竟然因为铲掉一株社会主义的苗,就被判刑20年,出狱后又被剿匪,被击毙。是用20年牢狱去赔偿一株社会主义的苗!是用一条人命去偿还共产党这个血盆大斗!比活人填斗要冤枉一万倍!

之三:《牛世清的一张工票》

我们那里有煤矿,是日本人开发的煤矿,煤矿叫作方家柜。煤矿边上有一乱坟岗,叫方家坟。“解放”后方家柜就就变成了泰信煤矿,文革时候还一度叫作红旗矿。方家坟就变成了万人坑,建成现代化的阶级斗争纪念展览馆,用来控诉万恶的旧社会。方家坟下埋葬的古今中外的尸骨全部都挖出来,放在一个又一个的大厅里展览,都是无名尸体,却被说成是被煤矿大小老板活活打死的矿工工人。

我上中学时,学校每年要组织我们去方家坟万人坑参观至少一次,回来后要写出观后感数篇,作为语文作业,政治作业,还要作为数学作业交上去。

方家坟里最著名的是《牛世清的一张工票》。说是这挖出的尸骨里发现了一张工票,用现今的话来说,那就是工资结算单。

Shame On You!产自家乡的虚假课文

这张工票被奉为国宝级文物,目前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里保存。工票的说明是:

1963年9月,泰信职工在祭扫矿工墓时,在一个尸骨的左胸部位发现了一腐烂胶夹,内有用数层蜡纸包着的一张方家柜给工人开支的工票。工票主人叫牛世清,康德8年(1941年)11月1日来到方家柜。发工票日子是康德9年(1942年)11月。这个月他劳动30天,应得工资32元3角4分。但17项扣款中牛世清就摊上10项,扣去27.2元和9.38元的上月欠款,牛世清分文未得反欠4.24元。

这张工票的主人叫牛世清。据老工人回忆:牛世清是天津市某纺织厂失业工人,一九四一年被鬼子、把头抓逼到辽源煤矿“方家柜”。由于非人的待遇和沉重的劳动,他在方家柜仅干了一年零一个月就被大冒顶夺去了生命,怀揣着欠帐的工票被扔进了“万人坑”。工票记载着牛世清在伪满康德九年十一月(1942年11月)被逼劳动三十天,而他所创造的劳动价值却都装进了日本鬼子的魔腹和封建把头的腰包。据日伪资料记载:当年,每个矿工每天都要被逼生产煤炭一点八八吨,每吨售价二十二元六角五分,创造价值是一千二百七十七元四角六分。就在这笔浸透牛世清血泪,蕴藏牛世清满腹冤仇的劳动果实中,鬼子以机械拆旧、材料消耗、人工费用等种种借口,剥夺去百分子九十七点五,而临到牛世清名下的,就只有百分之二点五,即所得工资三十二元三角四分。就是这少得可怜的微薄工资,他也没能拿到手,而是被“方家柜”以巧立名目的各种扣款中,摊上十项,扣去了二十七元二角的本月扣金,再加上上月欠款九元三角八分,共扣去三十六元五角八分,本月不但分文未得,反倒欠大柜四元二角四分。这就是一个矿工在“旧中国”辛苦劳动一个月的所得,从而可见这些矿工所受剥削之深,所受压迫之重。

我们每次参观这个工票后,政治老师(姓名成功)就会要求我们计算一下方家掌柜对牛世清的剥削率和剩余价值率,数学老师就会让我们计算一下那年代的煤的价钱,牛世清的投入产出率;语文老师还会让我们写一篇记叙文或政论文。

我不记得我是否算对了那些剩余价值率或投入产出率,我也无从考证牛世清那张工票的真假。但我分明就在那参观后的一天,真实地见证了煤矿工人在“新社会”的一张真实工票。

我家的右邻姓宋,宋家的儿子宋伟同我一般大,但比我低一级。宋伟的爸宋保政是农委主任,主管农业。宋伟的叔叔中学毕业时,本应下乡,可他就是不下乡,专等他哥哥给他走后门找工作。宋保政给宋伟叔叔找了几个城里临时工,宋伟叔叔不是很喜欢,就一气跑到煤矿当矿工。宋伟爸坚决反对,说煤矿工人太危险,让宋伟叔叔再等几天,就给他安排一个好工作。宋伟叔叔耐不住等待,还是到矿山报到当矿工了。

几个月后,宋伟叔叔刚刚领取了两次工资,就在矿山里“英勇就义”了。那是由于矿山在隧道的掌子面放炮,不小心将地面上的一个水库给崩漏了。大水灌矿山隧道,那就像电影地道战里日本鬼子水攻地道一样,外加瓦斯毒气!结果那次事故死了78位矿工。宋伟叔叔是那78棵矿山顶上一青松!

五六天后,煤窑里的水才被抽尽,尸体打捞上来了,可打捞上来的尸体都跟吹鼓的皮球一样,甭管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是一个球样。幸好,宋伟爸爸曾经给宋伟叔叔一块上海表,千叮咛万嘱托,让他在井下时要时刻戴着。凭着这块表,宋伟家认领了宋伟叔叔的尸体。

同牛世清不同,宋伟叔叔的尸体上连一张工票都不曾找到。我相信,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工人,绝对没有象日本人颁发的那样帐目清楚的工资结算单。中国人的工资单就是一项,工人实拿多少。至于你创造了多少,共产党收了多少,那都是国家机密,不容你过问!

宋伟叔叔只领了两个月的人民币,每月工资约70元,相当于两吨煤钱,也就是牛世清一天创造的煤钱。

我的政治老师成功给我们讲过,牛世请每天挖煤约两吨,按照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牛世清每天的工资应该是两吨煤钱!过了30多年后,宋伟叔叔的劳动生产率一定是比牛世清的生产率高多了,每天至少应创造两吨煤。按照成功老师的剩余价值理论,我计算了一下宋伟叔叔的剩余价值率应该是:(30-1)/30=97%

这远远高于牛世清给日本鬼子当矿工的剩余价值率,受剥削的程度要远远高于牛世清!从而可见在共产党统治下的这些矿工所受剥削之深,所受压迫之重!

下面的这张图片是那个煤矿展览的第一号尸骨。

Shame On You!产自家乡的虚假课文

很显然,根据图片中的说明,这图片中的铁丝是摆拍的,这是一幅人为伪造的铁丝捆绑尸体的照片。但无论如何,这张图片证明,在日伪统治时期,一旦矿上发生事故,这日本鬼子还尽全力去救人捞尸体的,日本鬼子还知道用铁丝去打捞尸体,而不是坐等五六天,等到水落尸出之后,才去打捞尸体。如果是在日伪时期,相信宋伟叔叔也能得个全尸,而不是一个被泡肿胀的气球!

最后,关于牛世清的一张工票,再补充几句。网友看了我的文章后,跟帖说:北票也有矿山,也有万人坑,也展示一张类似的“柜票”!

真是无独有偶啊!这表明,在中国,但凡这种矿山,就必有万人坑!但凡万人坑,就必有“工票”,而且是唯一的一张!

这就让我不明白了。

既然有上万尸骨,为何都只发现一张“工票”或“柜票”?

既然都有上万矿工,为何那些活着的矿工,就没有一人保存这种“工票”或“柜票”?

再看看我上面给出的牛世清“工票”的照片。纸片是已经泛黄,但纸上的钢笔字迹却是如此鲜艳,印刷的汉字和表格都清晰可见。还有那几处撕破的地方,竟是边界清晰,几乎是刀切割出来的剪纸一般,绝对不是自然磨损的!

毫无疑问,这些所谓的“工票”或“柜票”都是共产党造假造出来的!感情共产党在没有电脑的时候,就已经发明了PS这一电脑造假高招。

Shame On You!

共产党能够编造这样一篇又一篇的虚假课文,并用这种课文来对青少年进行洗脑,我真为共产党感到羞耻!

每每想到这几篇具有我家乡特色的中小学课文,我就为我的家乡感到汗颜。

我这家乡天生就有赵本山那细胞,就是盛产造假、吹牛、忽悠的专家和学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