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砍头有指标金庸父亲被“咔嚓”!(图)


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会见香港《明报》社长查良镛(金庸),并同查良镛妻子和子女合影。

在这次会见中邓小平谈到了查良镛的父亲查枢卿在50年代初被人民政府判死刑处决,这对查良镛来说当然是难以想象和接受的悲剧。

2012/10/18/20121018162906542.jpg

查良镛就是金庸,是写过《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和《鹿鼎记》等许多精彩武侠小说的着名作家,他的作品影响了整个华文世界。同时,他又是香港创刊于1959年、颇有政治思想锋芒的《明报》社社长、主编,在海峡两岸及海内外有着重大的影响力。

悲痛金庸伤心事;其父问斩被“咔嚓”!

刀起人头落,咔嚓只几秒;历史记载:五十年代初开展了一场所谓“镇反”运动。

当时,中央成立“五人小组”,首先,秘密摸排逮捕名单;尔后,全国各地在深夜突然袭击,将相当一部分已安排工作的国民党的军政人员逮捕。

不经审查,被捕国民党的军政人员,今夜从被窝里拉出来,第二天清早,刀起人头落,咔嚓只几秒;如湖北省洪湖、公安、江陵等小县城,一天杀人三百余那是家常便饭。我父亲所在部队团连干部参加过广州镇反,刚脆用机关枪扫射。大土坑早由被杀人员头天挖好,他们自己何曾知晓?自己挖坑埋自己。

那时节,乡政府都有杀人权。要杀人比杀鸡更容易;更方便;更快捷。这一下大开杀戒,着实让举国上下领教了什么才叫杀人如麻?

喜欢金庸小说的人都知道,金庸并不姓金,而是姓查,本名查良镛。“金庸”是他的笔名,由“镛”字一分为二而得。1924年2月,金庸出生在浙江省海宁县袁花镇。海宁查家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世家望族。在查家祠堂内的几十个牌匾上,记录着族中功名人士,其中官至翰林的并不鲜见,而查家最有名的先祖当算是查慎行、查嗣庭兄弟了。查慎行是清代的着名诗人。当时称为“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

据说查枢卿不是那种土地主,他受过西洋教育,属于那种过渡时代的中西混杂的人物。金庸生母名叫徐禄,19岁与金庸的父亲查枢卿结为夫妇。查枢卿与徐禄感情甚笃,先后生下五子和二女,金庸是老二。

1937年,日寇侵入江南,他的家乡袁花惨遭轰炸,查枢卿夫妇带着全家逃难,徐禄得急症病亡。当时,13岁的金庸尚在嘉兴读书。金庸的继母名叫顾秀英。11岁时,顾秀英押给查家当丫环,起先伺候金庸的祖母。徐禄病亡满3年后,查枢卿续弦再娶,小他17岁的顾秀英便做了他的新妻子,先后生下四子二女。

关于这一点,在所有介绍金庸的书籍和文章中都绝少提到。这是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初,金庸的父亲查枢卿被地方政府判处死刑———刀起人头落,咔嚓了。

在那杀人有硬性指标的高压时期,与查良镛的父亲查枢卿同时被咔嚓的,还有朱自清儿子朱自清之子朱迈先;还有不少具有民族气节的国民党抗日救亡将领;“起义投诚人员”。

同胞间互相残杀,尤其是杀害已经“起义投诚人员”,杀的更过头;傅作义北平起义当了个水利部长,傅作义部下呢?都成为:刀下断头鬼;荒野乱游魂;统统被咔嚓;瞬刻把命亡!

朱迈先曾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但在建政初期被当做反革命匪首并立即咔嚓了。

朱迈先系现代文学家、民主人士朱自清的长子。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年仅三十三岁的朱迈先以"匪特"罪被湖南新宁县法庭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一九八四年朱迈先之妻傅丽卿奔走多年申诉,该法院才承认错判,为死者恢复名誉。

傅丽卿坚信丈夫是无辜的。在朱迈先死后的三十余年里,她多方申诉,为他平反而奔走。直到一九八四年,新宁县法院才认真复查旧案,承认一九五一年的判决书纯属错判,恢复朱迈先“起义人员”的名誉,澄清事实真相。

八十年代初,年近花甲的傅丽卿带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媳妇,千里迢迢去北京探亲,这是她同朱迈先结婚后三十六年第一次跨进朱家门。她无比激动地拜见思念已久的婆母和弟妹们,孩子和媳妇也叩见奶奶叔叔和姑姑,朱自清的家属们才实现了真正的大团圆。

有人诗曰:月冷寒泉凝不流,棹歌何处泛归舟。白苹红蓼西风里,一色湖光万顷秋。

查良镛的父亲查枢卿在50年代初被咔嚓,这对查良镛来说当然伤春悲秋,是难以想象和接受的悲剧。他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查良镛在香港,当然乱说乱骂乱放;在武侠小说中,常指鸡骂狗;杀父之仇还说致谢,只有鬼才信。在《金庸大传》中有专写其父冤杀记述。

金庸出生时,查家有3600亩田地,租户有上百户,因此金庸的父亲查枢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地主。查枢卿被平反,无非是说明:用财富积累划分敌我;用财富积累划分谁死谁活;多么地荒谬绝伦。你分别人田,白吃白拿也就罢了。还不依不挠,叫地主脑袋瓜子搬家,实在过火。

这还不算,查枢卿生出个会写武侠小说的儿子查良镛,才宣告查枢卿无罪,给予平反昭雪。然而,成千上万的小地主,也就几十块田,统统刀起人头落,咔嚓了。因为没有生出个会写武侠小说的儿子,就不予平反昭雪?

椐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杀人可以杀出经济繁荣;杀人可以杀出国泰民安。是否屁话,历史自有公论。

高峰时,乡政府都有杀人权。刀起人头落,咔嚓只几秒;当初动刀杀人的刽子手,酒足饭饱,也许什么也忘记了;然而,一个被杀,全家记仇;......

零星残照,大家品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