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无宁日之时 “歌”只是个传说

2012-11-09 02:16 作者: 胡赛萌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这首悲壮雄浑,饱含坚强斗志和不屈精神的歌曲就是被我们中国人广为传唱的共和国国歌。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它曾鼓舞着无数华夏儿女为捍卫祖国和民族尊严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甚至不惜抛家弃子,血洒疆场。

自从我记事起,这首极富时代感的歌曲便一直伴随我的成长。少年时期的学生时代,周一的升旗仪式,当我站在操场上聆听回荡在校园上空的进行曲,胸中热血沸腾;青年时期的大学时代,当我看到中国健儿在家门口的那场奥运会上夺得一块块金牌时,听到那激动人心的歌曲一次次奏响时,电视机前的我几欲哽咽落泪。

作为在中国官方正统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我深知带有浓厚爱国主义色彩的《义勇军进行曲》曾在我们心中占据了多么崇高的地位,它曾经给我们带来了何种难以忘怀的内心激荡。然而,现在有一个地方政府竟然禁止辖区民众传唱这首象征国家的歌曲,其公安局副局长竟然毫无避讳地叫嚣道“谁唱《国歌》就抓谁”。对此,军事评论家赵楚在微博上愤然质疑宁波当局:《义勇军进行曲》是民族危亡时代中国人唱来激发为民族独立和自由而奋斗的歌曲,现在禁止唱国歌,你们是中国人的政府还是日本占领军的政府?

国歌通常都带有爱国主义色彩,在许多场合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形象和尊严,在某些特定的历史时刻,它还能起到凝聚民心、鼓舞士气、反抗侵略等作用。当然,以现代政治理念来看,国歌并不一定就是神圣不可侵犯,并不一定就无可置疑地具有崇高地位,它仅仅也只是某政府钦定或承认的一首极具政治色彩的歌曲,它的存在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政治功效。正因如此,人们很难想象一个政府竟然会禁止民众传唱自己所钦定的政治歌曲,这种行为无疑是对自身权威的否定,同样也是对民意的漠视。

在这次“宁波事件”中,宁波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那句“谁唱《国歌》就抓谁”或许是缺乏政治考量的无心之语,是在情急之下的口不择言,但这种慌乱中的“口不择言”却是这位副局长最真实直白的想法,而这句话也将成为此次群体事件中最贴切的注脚之一。

在此次群体事件的过程中,尽管当局通过技术和行政手段进行封网、屏蔽手机信号、严禁媒体报道等方式压制舆论,但仍有众多网民通过各种手段在互联网上发言,积极声援宁波当地民众。除了谴责宁波当局、声援当地民众之外,网民连宁波市某高层领导的一些家族秘闻也挖了出来,包括手戴价值14万元的高级名表、妻儿移民新加坡等鲜为人知的信息,而网民之间也盛传,此次PX项目与该领导人的姐姐有关,所以项目才一路绿灯,直至引起这次民众情绪的大面积反弹。

不管网上传言是否确切,但这透露的信息却意味深长。尽管这次群体性事件的起点是民众反对政府上马PX项目,但当全副武装的武警对与民众在广场对峙之时,事件就已悄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民众在保卫家园的悲壮中增加了反抗政府、表达对现状不满的情绪,而事件也由一个环保事件变成了政治事件。

这也就是为什么亿万网民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宁波民众,谴责当地政府,而某官员的名表和姐姐被网友挖了出来也就不足为怪了。如果单单是环保问题,事情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棘手,也不会牵扯出什么官员家族财富,至于建于不建该项目则可以通过双方来协商解决。

环保事件之所以演变为政治事件,一者是与宁波当局恐惧民意,武力弹压、封网断网等火上浇油的处理方式有关,二者是因为宁波当局代表的是现行体制,在民间舆论场上,他们代表着天然的劣势。换言之,此次群体性事件,宁波地方政府只是现行制度的一个替罪羊而已,网民的怨恨借助于此次环保事件得以释放,而宁波当地民众对现体制的不满则通过“唱国歌”等方式来表达。

“唱国歌”原本象征着爱国,是拥护现政权、维护现行体制的表现,但在此事当中,却有了相反的作用。这表明,现政权已蜕变为当初自己所反抗的那个政权,在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过程中,中共遇到了中国历代统治集团都无法规避的陷阱。换言之,中共在依靠社会底层民众对于体制的不满从而夺得政权,但在夺得政权之后,中共却无法继续根除社会底层对于体制的不满情绪,而其一手发动的底层运动极有可能在自己身上重演。

最近铁道部和公安部联合下发的一个通知则从侧面验证了这个判断——在10月20日至11月18日期间,对乘坐火车旅客携带物品和通过铁路托运行包从严实行安全检查,乘客所携带的锤子、餐刀等物品必须进行托运。在此之前,实名制验票也开始严格执行,所有进京、进疆、进藏列车,动车组列车都必须实行100%实名制验证。

对于这种草木皆兵的做法,许多网友纷纷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天涯社区舆情频道的官方微博“天涯舆情”发微博说:听闻党的十八大即将召开,农民工兄弟坐火车劳动工具都被没收。这算什么,我昨天带了一面党旗傍身,过完安检就剩一块红布了。

锤子和镰刀是中共党旗上最鲜明的特征,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表明其阶级属性和利益代表。然而,当中共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之后,其所代表的工人农民阶级却被告知不准携带工作工具乘坐火车。这是一种防范和不信任,更是一种恐惧——一种对于底层社会力量的恐惧。因为,依靠工农起家的现执政党十分清楚底层社会所爆发出来的惊人破坏力,而数十年前,正是现执政党亲手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的盒子。

共和国首任领导人毛正是发动底层民众的高手,其炉火纯青的手法让中共在革命年代迅速崛起,继而夺得天下,但他的这一套却也在建国之后给他所缔造的政党带来无尽的灾难,其最显著的一个灾难便是文革——通过发动底层民众对官僚集团的不满,从而达到肃清政敌的目的,最后差点造成全面内战的结果,以至于在他逝世后,整个国家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最近,中央释放某些信号,称将在十八大上删除党章中有关毛思想的内容,这或许正是执政党尝试告别革命岁月的一步重要举措。因为,只要带有浓厚革命色彩的毛思想一日不被清除,那么现执政党的自我分裂便一日得不到解决。

从打天下到坐天下,尽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却千差万别,打天下时需要鼓吹“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而坐天下则强调“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死任务”。现在看来,中国现任执政党在这个转变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麻烦——政权合法性问题。

建政之处,中共自称带领中国取得了民族独立,走出了半殖民地的泥潭,通过暴力手段夺得政权,自授政权合法性;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增长迅猛,民众生活水平日益提升,综合国力显著增强,执政党可以通过高速的经济增长来购买政权合法性;如今,改革红利早已丧失殆尽,经济下行压力陡增,执政党再一次面临比之前更为严峻地合法性危机。

正因如此,所以其对底层社会的严防死守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必将成为常态。作为曾经的激进革命党,中共对自己“优良的革命传统”当然心知肚明,这为其执政埋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隐忧:当国民党政权横征暴敛、人心丧尽之时,中共可以堂而皇之地通过革命手段推翻它;那么,当自己成为执政党之后,该革命传统是否仍需传承下去呢?

如果否认其革命传统,那么其建政之初的自授合法性也就无从谈起,更会影响到现政权对于历史和自身定位的评判;如果肯定其革命传统,那也就是间接承认当下民众对于现政府保有暴力革命的权利。这是一个必须得做出决定的两难选择,在现政权没有完全解决政权合法性问题之前,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死局。

这也就是为什么曾经作为政权基石的工农阶层如今却成为现政权不稳定的最大变量之一,而曾经鼓舞无数革命烈士奋勇前进的《义勇军进行曲》如今却被宁波警方勒令禁娼。对于现政权而言,无论是软化革命斗争意志的靡靡之音,还是专供帝王淫乐的玉树后庭,亦或是低俗媚俗吟唱小资生活的流行音乐,其归根结底也只是低级趣味的庸俗文化,而真正的“亡国之音”却是充满斗争意志、饱含抗争精神的雄壮激越的共和国国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