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绑、松铐,是为逃避检查

2013-02-15 10:29 作者: 王玲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十八大期间11月1日,我被关押在北京西北郊荒山深处,因关上门睡觉,而被打被捆被铐之后的第二天。快中午了,太阳宫的警察肖新果接了一个电话后,要给我打开铐子和绳子,我不从。随即命令几个人把我摁住强行解开了铐子和绳子(请看附页1、2)。

随即,劝我到外面去晒晒太阳,我浑身无力没有动。几个人反复的说不停的说,我只得跟他们慢慢地挪到了外面并转过一个弯儿。一小会儿绝对没有超过十分钟,又命令我马上回屋子里去。因为好容易刚挪出来,没力气不想回去我斜坐在台阶上没有动。

他们就往前一拽,我朝前倒下去,几个人反拽起我的四肢拖着就走。这个行动是太阳宫警察李楠下的命令。我的脸朝下离着地面有10公分距离,只能看见地面的碎石和警察的黑皮鞋急速的划过。我后背朝上,四肢反着也朝上,被反吊着行走了一百多米,然后扔在山坡下面大餐厅前,左侧额头撞在地上,过一会儿又被拽起来。肖新果又下命令去拿绳子来:“把她捆在椅子上,让她看着咱们吃饭”。

绳子拿来了刚要捆,后被人拦住没捆。因为,就在此时,穿着入时的那座宾馆的女老板,刚检查完昨晚被砸坏的设施,下楼来到面前,那女老板上来就质问我:“为什么要砸她的东西”?嘿!这东西怎么变成我砸的了?谁这么敢做不敢当啊?

朝阳分局的大领导们关押无辜百姓的同时不忘自己享乐。或是钳制太阳宫派出所出资与之共同享乐,毫无法律意识良心底线,暴打无辜破坏宾馆设施。当女老板要来检查破坏的情况时,我被捆在那个房间里不合适,不好看,所以我必须离开那个房间,被出来晒太阳。女老板检查完离开房间后,既是马上命令我回屋子里去的时间和原因。我也说呢,谁这么好心眼儿啊?

和我有同样经历被酷刑后,被松绑、松铐的更有叶国柱,令人钦佩的被强拆户、北京天桥儿爷们儿、硬汉叶国柱。众所周知他被戴上镣铐,再吊在监狱特制的铁梁上,再踢开脚下垫着的铁桶,就那么悬空吊着,几十个小时啊。后来是刽子手发慈悲放下了他?还是叶国柱服软儿了、求饶了???都不是!都没有!此时的叶国柱昏死过去便罢,只要有了知觉,便嘶哑着大骂不止,大骂流氓政府的卑劣本性,大骂政府流氓的残忍无耻。谁肯往他的嘴里灌上一滴水、塞进一口饭?同时,他还被剥夺了方便一下儿的权利。他的嘴里喷着乌黑的血沫儿,是那黑色的铁已经融进了他的血液。他的胸膛里燃烧着对黑恶势力对强盗魔鬼炽烈的火焰,他此时用自己虚弱的血肉之躯分担扛起了这个独特历史时期的重任。

叶国柱遭受的酷刑和那不屈的精神苍天可以作证,监狱里所有的犯人们可以作证,就连行刑的凶残的刽子手们都可以作证!!!铁骨铮铮的叶国柱不思留名千古后,剑折不改光,是所有被“强拆”户的维权代表,是优秀的中华民众的代表,叶国柱更是一种精神!一座丰碑!!!

恶警施恶依然,叶国柱挺立不屈依然。那为什么要把早已不省人事、早已昏死过去却又丝毫不肯就范的叶国柱松绑、松铐子放下来呢?因为市里来人要检查那里的工作,叶国柱被吊在那里不好看!就在检查团到来前的那一刻,叶国柱被松了铐子,摔在地上,又被拖走,藏起来了。藏在检查团、参观团检查参观不到的地方。叶国柱不知何时才醒过来。叶国柱的双手残了,残到什么程度???我不敢去问。

戴上手铐脚镣,人就不得动弹了。手铐可以用手把着点儿,而脚镣90度的铁角尖利喇人,就脚镣自身的重量缀在脚面上,缀在后脚跟处那儿只有皮、骨没有一点儿肉的脚腕子上,棱角缀压刺进肉里,当时就疼的不能动了(本人戴过)。而此时的叶国柱被手铐脚镣,双手腕被迫承担起全身的分量,和脚腕一样,没有肉只有皮和骨头,那铁铐子的棱角用叶国柱自身一百六七十斤的重量生生的割开肉皮、露出叶国柱手腕处的白骨。那双手臂,还能不残?何况脚下还吊着的脚镣,又增加了多少分量?

后来得知,数十小时酷刑后昏迷不醒命悬一线的叶国柱,有幸被扔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舍里,受到了尽可能的照看,以至双手和双臂至少还在一起。在此,衷心的感谢法轮功学员!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我实在是没有资格、不配、不该与叶国柱相提并论。但是,叶国柱不仅是我们的朋友、弟兄、街坊,叶国柱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力量,是撑得住的脊梁,是一面旗帜。由此,在我备受折磨、痛苦、无助之际,能够——活着,走出荒山!

我们每一个人,都该知道他!

 

北京维权人王玲2013-2-14手机15201472645

 

附件1

骑在老太太身上挥拳维稳的中共官员

作者王玲2012-12-2

18大要召开前的2012年10月31日近中午,我正在世界公园汽车站等车,突然被太阳宫派出所的5名国家机器从四面围住,塞进后备箱里。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

只知道警车一直在开,后来是颠簸的盘山路。很长时间后,车停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说,“让她出来吧”。这样,后备箱被掀起,命令我下来,已经是下午了。这是昌平与门头沟交界的地界儿,荒山深处的一座孤立的二层建筑。

长途颠簸,我想在地面上站一会儿,说不行。并簇拥着我,上楼左拐到尽头的一扇门里。是一个客厅,一个走在前面的人指着最里面的小门说,进去吧,这是给你预备的。这种格局,与几年前和平街东南角的曾关押过我和法轮功的那处地下室极其相似。一套多居室的大套间。一共13个人,我将面对这13个国家机器的“专政”。

房间里有玻璃窗户但是是死安装,绝对不可能打开,这是专门为我选择的房间。留下两个人看押着我,其余的11个人到餐厅吃晚饭去了,然后他们换人吃饭。唯独我,依然没有人理睬,我还是早上吃的饭呢。

我的外屋,就是大客厅,有自动麻将机,有扑克,有电视,有烟有花生、瓜子,这一大帮人各自抒发着各自的情感,夸赞这里环境的优雅,正准备欢乐通宵呢,并且已经有人在那里洗牌抓牌了,正催促他人快点儿呢。

我关上门准备睡下了,这一关门不要紧,这13个国家机器不玩儿牌了,不娱乐了,开始砸门、开始国骂,直到将这四星级的泰国风格的门砸坏并冲进来。立刻把我反剪双手摁倒,猛烈击打我的头,然后里外上下翻了个遍,搜走了相机、手机、MP3、皮带。相机没收了卡,手机、MP3还给我后不能再用了,只有皮带还能用。

我在被打后、失去知觉前,曾拼命挣扎扭动,回头看到了那张“分局领导的脸”,那张狰狞罪恶的“脸”。当然我得到的依然是更猛烈的暴打同时说“你看什么看,我就是流氓”!“我弄死你个老屄,大不了我这份儿差事不干了”。紧接着我被捆住,又开始打,打我的头。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当我有了知觉的时候,是有人在拍我的脸,向领导报平安呢,说:“活着呢,没事儿,死不了,会装蒜着呢,她身体好着呢,她平时老爬山去,走路比我还快呢”。双手依然被捆住、铐住,直到第二天的中午。

问18大新任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这些国家机器无故殴打过多少这样无辜的母亲?有多少这样善良冤屈的母亲被国家机器肆意的欺辱蹂躏,他们吸尽母亲的乳汁成长壮大后,再骑在母亲的身上,骑在人民的头上,岂止是作威作福?更是要将人民赶尽杀绝!人民,究竟有哪一点对不起他们,让他们这样的大打出手、大骂出口?国家的法律、尊严、道德、良心体现在何处?

习近平总书记:我再问您一句:难道中国的社会主义的国家机器是法西斯吗?真的是流氓吗???还是土匪?这样胡作非为,难道没有触犯法律吗?中国的法律只是给百姓定的吗?就是这样让他们“善待”你的百姓吗?您在十八大的会议上讲的是那么的动人,“关爱民生,让人民生活得更好,更有尊严,打铁还要自身硬”,难道只是口号吗?难道这些腐败官员就没有人惩治吗?

要求:朝阳公安分局的大领导们、太阳宫的所长,与我对簿公堂,明辨是非!你们敢做,得敢当!!!

如何走中国的法律程序???这13个人里面,不会没有一个“有良心的人”吧?不会把他亲自参与的这罪恶的一幕永远从记忆中抹去吧?

太阳宫的警察说“今天来的全是分局的大领导,这些人里就咱们的所长官儿小”。这说明太阳宫派出所有一个所长当时在场。

12月4日是普法日,我要寻求法律援助!寻找律师,帮我伸张正义!

北京弱势维权人:王玲手机:152014726452012-12-2

 

附件2

暴力维稳暴政杀人

作者北京王玲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任何生命任何物种,都有相互交流沟通的方式方法。有语言、文字、深度思维的人类,本该是所有生物链的顶端统领一切。但是目前,人民与政府之间,就没有一种简单、科学、友好、可行的领域、渠道吗?官员行事,已丧失诚信语言功能,疯狂的动用武力。谎言、骗局、抢劫、杀戮,充斥空间、时间、地域。

习总书记说:“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

刚要赞叹朝阳法院的光明正大,判刑于凶残罪恶的劫访人员,却突然被一大片辟谣之声喝住。把好容易找到的一点儿正常社会的正常感觉,又一下子给忽悠没了。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僵在那里了。最后,只好苦笑,自我解嘲,撕掉准备发表的“赞叹朝阳法院的光明正大”的文稿儿。

习总书记说:“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

18大期间,在北京昌平的土地上至少上演了两场暴力维稳的杀人大战。两名维权人士被政府人员暴打致死伤。被打至死的是河南平顶山市的54岁的维权人士张耀东。被骑在身上打头侥幸未死至伤的是60岁的北京维权人士王玲。死者长已矣,生者且偷生。

习总书记说:“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

大家都见到了张耀东的生死两张照片,好好的大活人,说没就没了。一个劳动者,他死在维权的路上,死在北京昌平,死在政府维稳的拳脚棍棒下,死在18大维稳期间!政府用330万人民币封住家人的口,了断此事,却无人承担法律责任!!!

那“人民币”,有张耀东的血汗和冤屈,有纳税人的共同的财产国家的财产。就这样,替代了杀人凶手的罪责,掩盖了又一桩血债!可那330万叫做“人民币”的,却永远不能再为它的主人效力了,它们与张耀东及姐姐一大家人十年的辛劳困苦的奔波,被划上了等号儿。但更主要的,还是张耀东那卑微的生命在维稳的旗帜下被暴政结束。是张耀东那不散的冤魂停留在时值正在换届选举的一级战备的首府北京。

习总书记说:“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

再说北京王玲,被拆光抢净拘留劳教维权十年苦不堪言。18大期间在世界公园车站等车时,即被抓住塞进后备箱里,绑架到西北郊区荒山沟,因要睡觉了把门关上,即被破门而入,即遭捆绑打头,两个月将过去了,王玲依然恍惚疼痛,恶心浑身无力,低烧不退。却始终再无人搭理过问,因王玲没死还会喘气还能动。只有被砸坏的宾馆设备,被一张支票,摆平了那一帮13名政府官员的罪恶。官员作恶,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我就是流氓”!是北京朝阳公安分局的官员留给王玲的唯一回答。

强者不要脸,欺凌变本加厉;弱者不服气,受辱屡遭磨难。官员以整人当工作干,民众有的只是恐惧和躲避。人民政府的官员骑在人民的身上挥拳维稳,打碎一切善良人民低廉的愿望,却守不住国门,守不住疆土,守不住道德的底线。

习总书记:您能先让您的部下不打人吗???要求法办无辜殴打人民的官员!!!
习总书记:维权一定要以生命为代价吗???要求严厉惩治打死人的凶手!!!

习总书记说:“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

任何一部机器,均由无数个零件儿组成,任何一个零件儿能正常的工作,才能保证整个机器的正常运转,同样,任何一个零件儿有毛病有问题,都会导致机器运作的失灵失败,以致彻底的报废。

习总书记:打铁还要自身硬,您的机器上就不能多选用几个用好铁打造的零件儿,以让机器好好儿的运转吗?

习总书记:中国苦难的黎民在等待救援!!!

诚盼习总书记派遣能够使用人类语言的,与人民没有仇恨的诚信官员到百姓中间来。跟人民说句实话,替人民办点实事。老百姓能有个茅屋栖身,有口米汤充饥,就会老老实实守在家里,您说是吧?“令民与上同意,故可与之死与之生,而不畏危也”。

北京维权王玲手机152014726452012年12月20日星期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