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与派出所娴熟表演“流氓无赖二人转”

2013-02-16 15:31 作者: 北京王玲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去年秋天十八大期间我在大兴汽车站等车被太阳宫派出所的警察李楠、肖新果、张韶光等抓获后被押往西北郊区的荒山沟里一处宾馆严密看管。

10月31日当天晚上,当太阳宫派出所的警察、朝阳分局的大领导们共13名,在山坡下面的餐厅吃完饭上楼来后,兴奋的摆开麻将桌开始夜战,其他人嗑瓜子看电视聊天儿嬉笑之际,恐慌饥饿的我无奈,只得关上房门准备睡觉了。我还是早上吃的东西呢,睡着了也许就不饿了。

外面开始叫骂砸门直至砸掉房门冲将进来,摁住我就打,直接打我的头同时被反捆住同时铐住直至我昏死过去(请看附件1、2)。

第二天我虽很虚弱但毕竟活过来了。傍晚,太阳宫办事处的赵小仓主任突然来了,拎着“两瓶可乐,一个蛋黄派”,到这荒山深处看望我来了,并不住地说“有事好说,咱们是朋友”。

赵小仓大主任“和气、可亲”,老是怪我有事为什么不早去找他说呢?最后,主动许以郑重承诺,尤其是把以前曾答应过我但是一直也没有兑现的事情在18大之后一并兑现,把多年前多次损坏的多种物品一并照价赔偿,叫我放心,叫我安心,“咱们是朋友”。并且还到外面给领导打了个电话,回来说领导很支持他工作,一切不成问题。不过一定要等18大之后。他一定帮助我把生活搞好了,“这次公安局打你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啊,你得听我的,我好帮你啊,咱们是朋友”。

太阳宫警察张韶光也说:“你相信赵主任吧,他可是个好人,他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的,没问题。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你好好和我们配合,啊,18大——一定得和我们在一起,回来什么都好说”。

2012年11月20日监管结束后又过了几天,我打电话找赵主任,他说领导都在外地休假呢,11月底12月初,一定找我。

两个半月以后,转过年来,2013年1月18日赵主任终于露面了。许诺过的事情又问了一遍,居委会主任则忙前忙后在各个角度给我和赵小仓主任照了几张相,以证明政府找过我了,然后匆匆离去,再不见踪影。

鞭炮声渐起,提着礼盒的人们逐渐的增多,春节在即。给我的承诺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我给赵主任打电话询问他的承诺:答案是——归零。

郁闷!我决定给片警打个电话,诉知此事。片警很和气很爽快;他在休假,春节过后,一定给我和赵小仓大主任“说和说和”,我说好。

可事情在这里明摆着呢,片警是赵主任的下级,是所长的下级,更是“朝阳分局的大领导们”的下级,上级办事用得着下级来“说和”吗?

在此,我也明确的向片儿警表示:这场流氓、无赖的“二人转”里,我可没算上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

赵大主任总说他跟公安局是两码事,却在18大期间公安局无故抓我、关我、打我之际,“捡张糖纸擦屁股”,拍着胸脯揽责任,过后却又可以不负任何责任。我无辜被公安伤害再被政府赵主任出面拖延、推辞、欺骗,再舔着脸等着公安警员给我“说和”???

流氓与无赖的完美组合,卑劣与无耻的黄金搭档!那都还是嘴吗?那都还是脸吗?这不是嘴的,这不是脸的,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太阳宫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编剧、导演、投资人、演、职员们,戴着国徽的警员及戴红箍的侦缉队小脚儿群们、赵小仓大主任们那,你们这“二人转”可比本山大叔表演得好啊!?

 

北京弱势维权人 王玲

手机 15201472645

2013-2-14

(原标题:太阳宫乡政府与派出所,娴熟表演“流氓、无赖二人转”)

 

附件1

太阳宫派出所维稳一日消费万元

作者 北京王玲
2012年10月31日这天,以太阳宫派出所的警察李楠、肖新果、张韶光等13人组成的维稳队,在世界公园儿汽车站,将维权人士王玲抓获,塞进警车后备箱并立刻押送至西北郊荒山深处一座四星级的宾馆数日。

这13个国家机器到下面餐厅吃饭回来,欢声笑语一片,准备打麻将嗑瓜子看电视欢乐通宵了。

饥饿、疲劳、恐慌、无助,王玲无奈,准备关门睡下了。外面开始砸门、叫骂,随后冲将进来,骑在王玲身上猛打她的头,又被捆住、铐起来,直到昏死过去。18大结束后至今日2013年1月底了,王玲一直处于头晕、低烧状态无法痊愈。

今天主要说的还不是无辜受胯下之辱挨打之事,而是要说,这13个国家机器在四星级的饭店里维稳一宿的消费和名义。

名义,就不用多说了,人所共知、心照不宣。以什么名义都可以,都没关系,都不重要,反正也不要脸,特不要脸。反正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只管来这里消费就是了。抓住王玲,维稳,这几个字、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我问了数位友人,四星级饭店吃住一日的人均费用是多少,答案几乎不差一二:——四星级,人均800,乘以13个人,就是10400。就是一万左右。仅这么一天,太阳宫派出所就有这样的花销,还不包括被他们砸坏的四星级宾馆的设施赔偿款。

打我那天,2012年10月31日,太阳宫的警察说了:〝……今天来的全是分局的大领导,这些人里就咱们所长官儿小…….〞说明太阳宫派出所当时至少有一个所长在打人现场。好,我想问了:

不知是分局的大领导们,要挟太阳宫派出所的李楠、肖新果、张韶光及所长这样花掉万元费用享受?这可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那!还是太阳宫派出所的李楠、肖新果、张韶光及所长有意同时用这两种方式向分局的大领导们献媚以便藉机铺平向上攀援的仕途?有意表现出对上访维权人士的刻苦仇恨,凶残的手段?

李楠、肖新果、张韶光及那位当时在打人现场的所长,你们身为人民警察,带领13员大将,对无辜的60岁的王玲大打出手,之后不理不睬,不闻不问,不负任何责任。对上级领导不堪血本儿的献媚,奉承,你们是否对的起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利、义务、职责?是否对的起那身戎装,那份儿俸禄???当你们酒足饭饱之后,骑在饥寒的王玲身上挥拳、并高喊着;〝我就是流氓,我弄死你个老屄〞时,你们觉得你们还是人吗???

你们可是刚刚以〝维稳王玲〞的名义吃完了那四星级饭店的大餐,你们点的什么菜肴?你们喝的什么酒?喝了多少?能跟人民公布一下吗?不要求你们公布私人财产。

 

北京王玲 

手机 15201472645

2013年1月23日

 

附件2

国家机器骑在我的身上说:“我就是流氓

作者 北京王玲

习总书记,就在您当选的十八大期间,我从朝阳逃到了大兴躲了起来(我在十年前被政府拆光抢净,是维稳对象)。但是不幸被国家机器抓住了,被塞进警车后备箱里,押送到西北郊荒山深处一座宾馆的套间里关押不准出来。因要睡觉了,我关上了房门,即被国家机器砸掉房门,冲进房间,骑在我的身上打我的头。同时说“我就是流氓”。

好一个——“我就是流氓”!?一个堂堂的“我就是流氓”!?

这个骑在我身上挥拳的国家机器赤裸裸的表白,显示了官员恶吏誓与民众为敌的赤裸裸的仇恨、低劣的素质。是个极具代表性的范例。

遭遇“我就是流氓”的,可不止是我一个.当铲车挥舞着铁臂就要捣毁几代祖产房屋及赖以生存的商业用房之际,朝阳洼里乡的马景雪李玉奎夫妇及儿子一家三口,被国家机器铐在了离房子不远处的依维柯大警车里,同时阴险的冷笑着说:我要让你们一家三口亲眼看着你们的房子被强拆、你们的家被成为平地成为废墟。——“我就是流氓”。

我就是要拆你们的房子,占你们的地,你告去吧,我要让你们找一辈子,——“我就是流氓”。

习总书记,中国没人了吗?中国没好人了吗?您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流氓在您的政府里为官理政呢?政府里充斥着这样的流氓恶棍,还能是人民的政府吗?难怪欺压人民,难怪不为人民办事呢!

所有的罪恶从——“我就是流氓”开始;所有的恶性事件在——“我就是流氓”的宗旨下,在不停的发生着;所有的结果以——“我就是流氓”而不了了之;所有的人民在挥拳的——“我就是流氓”的掌管之下苟且偷生。

为澄清事实,为不冤枉好人,请太阳宫派出所的13个国家机器勇敢一点儿,爷们儿一点儿,互相印证一下儿,站出来指认流氓的罪恶,指认流氓的残忍。承担责任,承担一个人应有的良知!

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把我塞进后警车备箱里?凭什么把我关押在没有活窗户的小间里不准出来?凭什么不给我饭吃?凭什么捆绑我?凭什么铐着我还是反铐?尤其是凭什么骑在我身上打我的头直到昏死过去仍不肯罢休?

时至今日,流氓们仍然逍遥法外,不负任何责任,不受任何惩罚。中国,中国人民,就这样遭受挥拳的“我就是流氓”的国家机器的无情碾压,永远的苟活下去吗?

习总书记,您为什么会重用这样的流氓呢?您什么时候能让您主政的国家的政府里没有、少有这样的流氓呢?您什么时候能让这些流氓远离政府的权利,不再骑在我的身上挥拳?不再骑在人民的头上作恶?

请求习总书记惩恶扬善,清理政府内部的害群之马。既然"老虎苍蝇一起打",何不连蚊子臭虫一起消灭呢?

 

北京维权 王玲   

手机 15201472645   

2013-1-25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