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耻辱 国徽下的罪恶(组图)

2013-03-07 13:38 作者: 李佑芸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佑芸综合报导】三月八日,这个象征尊重、保护女性权益地位的纪念日即将来临,而在中国,却有一大群妇女随时面临著被抓走,遭遇各种凌辱、奸污、药物摧残等等非人的折磨。她们中,可能是对门邻家的女孩,也可能是一个平凡的母亲或是邻居的慈祥老奶奶……。

根据《明慧网》资料显示,截止到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女学员身陷囹圄,遭受酷刑、凌辱、药物摧残、强行堕胎等灭绝人性的迫害。其中,在被揭露证实的三千六百四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案例中,有一半以上为妇女,约占53.36%。

一、酷刑

根据《明慧网》消息,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至少有四十多种,令人发指的迫害时时刻刻都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着。

案例1.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电视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后,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指示“杀无赦”。长春地区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包含大批法轮功女学员,她们与男学员一样,遭受残酷的刑讯逼供,有的被带到长春净月潭秘密行刑房用大刑,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大刑折磨致死,有的死后被就地掩埋。

案例2.据山东法轮功学员张致奎叙述,在净月潭秘密行刑房,他被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奄奄一息,被带回市局后,看到市局里面有很多小屋,每个小屋都有一个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性法轮功学员,很多都已昏死过去,都赤裸着下身,下身只搭着一件衣服。

王玉环
长春人王玉环

案例3.法轮功学员王玉环,生前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十多次,非法劳教九次。据王玉环生前回忆,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她被长春公安一处绑架,十二日晚,被高鹏和张恒五花大绑、放在车后备箱里带到净月潭行刑房。王玉环被锁进老虎凳,中共警察每隔五分钟给她上一次大刑,将她反绑的胳膊向前向后摇,骨头“卡嚓”脱臼,撕心裂肺的疼痛使王玉环几乎昏厥;头被狠命往胯处按,脖子几欲断裂。剧烈的疼痛和痛苦使王玉环全身颤抖,每一秒钟都令人窒息。

汗水、泪水和从伤口里流出的鲜血浸透了王玉环的头发和衣裤,难以承受的疼痛和痛苦使她一次次昏死,又一次次被凉水和滚烫的热水浇醒,热水把她本已受伤的皮肤烫得更破。

十七天中,王玉环被三次送去邢房上大刑,一次比一次严重。其中一次,警察为了不让别人看到她被折磨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给她穿了很厚的毛衣裤,然而,鲜血很快渗透了衣裤,警察又给加了一层更厚的毛衣裤,但是,渗透出来的鲜血再次把毛衣裤湿透。

王玉环被上大刑之后,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她被送进监狱医院继续迫害,一进医院就被绑在床上打了一针不明药物,此后双腿麻木失去知觉。并遭受性侮辱。

王玉环事后回忆说:我们作为女人都被扒的一丝不挂的‘大’字型绑在什么都不铺的硬板床上,就这样被光着身子绑了二十六天,受尽了警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王玉环再次被市国保大队绑架到净月潭行刑房连夜审讯。当王玉环被送回后,遍体鳞伤,内脏全部受损,进食困难,不能独立行走。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在长春公安医院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案例4.于秀玲,辽宁朝阳县法轮功学员,三十二岁。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四日被从家中绑架至十家子看守所,九月十九日早上八点,被带到龙城公安分局遭刑讯逼供,整整毒打折磨十三个小时,于秀玲奄奄一息。据知情者透露,当时有一人说:“别送医院,抢救不过来咱们没法交待。”为掩盖罪行,黄、孙等人合力将于秀玲从四楼窗户扔下摔死。当晚十二点左右,匆忙将遗体送去火化,并通知于秀玲的丈夫冯殿祥,宣称死者是跳楼自杀。

案例5.吴敬霞,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早晨,因发真相材料,吴敬霞被警察押到产业园派出所,铐在门岗的暖气片上;第二天被押到潍坊奎文区洗脑班;第三天即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

她的遗体遍体鳞伤。脸上盖着卫生纸,嘴流着鲜血,后背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大胯骨被打断,脖子上还划了一条红杠。家属给她的遗体换衣服时,见其大胯骨被打断,骨头碴刺出肉外,不忍心看,连衣服也没再换。吴敬霞当时还在哺乳期,孩子三天没吃奶,乳房胀得痛、难受。警察就在她最疼处用电棍电了四、五处。据亲属表示,电的可能很厉害,伤处都用小钉钉着和纸盖着。

二、凌辱和强奸

据《明慧网》报导,中共当局在非法关押场所统一部署、系统实施侮辱和强奸。

案例1.二零零零年十月,江泽民、罗干推崇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迫害“典范”: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鼓励男劳教人员对他们进行强暴、侮辱,导致多人死亡、伤残、精神失常;

未婚姑娘小蒋在马三家被强奸并怀孕导致她精神失常,孩子现已十多岁。

案例2.二零零一年五月,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将五、六十名法轮功女学员送进男劳教队摧残、侮辱、轮奸;

案例3.黑龙江宾县法轮功学员谭广惠,被警察抬进男劳教队,遭三个男人轮奸,后在万家医院又被警察强奸,又被药物迫害导致精神失常。

案例4.辽宁女子监狱将黄新等多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推进男牢房,任死刑犯强奸。

案例5.广东劳教所以女子贞节为筹码,利用男劳教人员实施性侵犯迫害、胁迫法轮功女学员“转化”(放弃信仰)。

案例6.一九九九年十月,黑龙江齐齐哈尔富裕县看守所将一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扔进男号房,任男嫌犯轮奸。

案例7.二零零一年七月,河北邢台公安局与邢台桥东公安局成立“反法轮功专案组”,绑架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曾将押往看守所的法轮功女学员铐住手脚、在车上轮奸,一警察向人炫耀:他一人就曾强奸过三名炼法轮功的。

案例8.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晚,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研究生魏星艳,被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警察当着两名女嫌犯的面强奸。事发后,一切证据被销毁,相关人员被转移,至少十名法轮功学员因曝光强奸迫害而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五至十四年重刑,受害者魏星艳至今下落不明。

案例9.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两名进京上访的成都新津县法轮功女学员、女大学生在成都驻北京办事处,被成都武侯区王涛等三名警察强奸。

案例10.二零零一年二月,湖南长沙市法轮功学员、七旬孤寡老妇邹锦(已含冤离世),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被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雷震等警察轮奸性虐致昏厥,后遭诬判九年。

案例11.二零零二年,河北正定县610单位负责人胡军,带俩名正定县610人员,把裕姓等三名未婚的法轮功女学员秘密押往正定县国豪大酒店强奸、轮奸。

案例12.二零零四年四月,福建仙游县法轮功学员陈丹霞被警方指使社会流氓毒打、强奸,不幸怀孕,被迫流产,残酷的迫害使她神智错乱、精神失常。

案例13.十九岁未婚姑娘肖亦在山西长治精神病院,三个晚上被轮奸十四次,胸部和下体被烟头烫出一个又一个疤,最后被折磨的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案例14.二零零二年夏天,一名九岁女孩(法轮功学员的遗孤)被北京昌平精神病院三个绰号大头、长毛、哑巴的打手轮奸,女孩被摧残的惨叫声令人撕心裂肺。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在中共控制下的国家专政机关执行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丧尽天良的罪行。

三、性虐待

据《明慧网》资料,法轮功女学员遭性虐待的迫害案例更是遍及全国,罄竹难书。以下列仅举几例:

酷刑示意图
酷刑示意图:警察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女学员的乳房、阴部,把电棍插入妇女阴道内电击。

辽宁大连劳教院将法轮功女学员的手脚铐成“大”字,用拖把杆和毛冲外绑在一起的牙刷捅插阴道,导致鲜血直流,再往受伤的阴道灌辣椒水、塞辣椒面,令受害人痛得死去活来,留下难以愈合的身心创伤。不论已婚或未婚姑娘皆不放过。

案例1.常学霞,被扒光衣服毒打后,关进小号,打手在警察万雅琳的指挥下,掐其乳头,用鞋刷往阴道里捅,旁边放一盆水,看没出血又换成大的鞋刷子疯狂捅阴道。

案例2.王丽君,三次被用粗绳在下身来回搓拉又被用折断的拖把杆带刺的一头捅阴道,造成大出血,小腹和阴部肿得像放了一个球,裤子提不上,上厕所蹲不下,排不出尿,两个月后还不敢坐,腿也瘸了。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

案例3.傅淑英,被上“五马分尸”酷刑一个多小时,整个人被挣裂了一般。打手又用棍子捅她的阴部,致使阴道发炎、溃烂。还用拖把杆和毛冲外绑在一起的牙刷捅插其阴道致鲜血直流,再往受伤的阴道灌辣椒水、塞辣椒面,令人疼痛难忍。

案例4.仲淑娟,手脚被铐成“大”字,被打手用刷厕所的刷子捅阴道致大出血。

案例5.孙燕,阴部被捅得血流不止。罚站时,血顺着腿流到地上,连打手都私下议论太残忍了。在小号被折磨得走路一瘸一拐长达一年多,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小儿麻痹症。

案例6.曲素梅,在小号被上“大挂”五天五宿。打手往她阴道里捅辣椒、抹布,致使她三个多月不能上床睡觉。

案例7.满春荣,被打手往阴道里捅辣椒酱。……

案例8.在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警察不但将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迫害,还扒光衣物,强迫她们赤身露体站在录像机前羞辱或长时间站在雪地中挨冻,还把电棍插入阴道内电击。

案例9.信素华,辽宁本溪法轮功女学员,在马三家多次被狠踹阴部导致休克。

案例10.年轻未婚女教师胡苗苗,河北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河北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遭大队长王伟卫及普教人员吴艳春、李玲玲、宗东荣等人虐待,被长时间罚站、殴打,用扫帚把和手指捣烂下体。三个月后,伤口还未愈合,不能直立行走。

案例11.陈程兰,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八月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党校。涞水镇镇长刘振福对她进行灭绝人性的残忍迫害:把她打倒后,再用脚狠跺两个乳房,边跺边咬牙切齿地说:“看你还炼不炼,看你还上不上北京!”陈程兰当即口鼻喷血,昏死过去,两个乳房被跺得黑紫肿大。

案例12. 据知情者曾透露,北京朝阳分局第二看守所警察残忍地把法轮功女学员按在地上,在小腹部放一块木板,四个人站到木板上猛踩,将内脏踩坏,甚至血、尿都踩出来;有的被扒光衣服绑在十字架上,大小便都不能下来,有的来了例假,血直往下流,男警若无其事地在她们身边走来走去。

酷刑演示图:多人狠踩女性下身
酷刑演示图:多人狠踩女性下身

案例13.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一位女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后悬吊在铁窗上,所方人员轮流用手抓住其乳房用力往下拉,鲜血顺着乳头往下滴。

案例14.山东平度市祝沟镇的牟春阳和一潘姓两警察,将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用火钩钩阴部,狠打前胸和乳房,烧红火钩烙脸。

案例15.新疆:一位二十九岁的大学讲师,被用背铐铐住,用电丝将乳头穿在一起电击。

案例16.辽宁王云洁,辽宁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初被马三家劳教所郭铁英等人用两根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第二天她们还强行把王 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腿、头紧紧绑在一起成球状,再用手铐将双手反铐从身后吊起来,长达七个小时。从那以后,王云洁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

马三家所方认为她只能再活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匆匆通知家人接回。回家后,因身体严重受损,乳房溃烂越来越严重。二零零六年七月,王云洁含冤去世。

点击看图:王云洁被电棒电击致使乳房溃烂(慎入)

四、精神药物摧残

据海外媒体揭露,中共當局广泛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2004年5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中国精神卫生观察”进行的联合追踪调查报告中指出:遍布中国23个省市自治区,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精神病院参与了这类精神药物迫害,直接导致数千名法轮功学员神智失常,或致残、致死。

案例1.郭敏女士,原湖北浠水县国税局洗马镇分局职工,二零零零年被浠水国税局工会主席汤圆红直接送进黄冈市康泰精神病医院进行药物摧残。二零零二年被转至浠水县红十字会精神病医院,一关又是八年多。郭敏在药物摧残和精神折磨下,导致闭经六年,肚子肿胀如十月怀胎,并于二零一零年七月罹患宫颈癌在孤独痛苦中悲惨离世,年仅三十八岁。

案例2.据知情者透露,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告诉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结果就是精神病。为此,板桥女子劳教所除了对她们进行酷刑折磨,还往法轮功学员的稀饭、饮水及输液中投放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性药及不明药物,导致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反应迟钝、失明、下肢没有知觉、患高血压、心脏病等。

案例3.赵德文,天津市北辰区法轮功学员。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被灌性药后导致大量出血,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死在劳教所中。

案例4.周学珍,天津市北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底在家中被绑架。在板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扒光衣服捆在猪圈中,让蚊子咬得昏死过去。被关小号、强迫服不明药物,直至精神失常后才被放出。

案例5.陈玉梅,天津大港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被抓。在板桥女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曾被铐在床上成“大”字型迫害累计达两年多。曾被强行输液,内含不明药物。陈玉梅被迫害致神志不清后出狱。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死人床

案例6.王景香,在板桥女子劳教所遭精神及肉体折磨。狱警在她的饭中放不明药物,致使王景香精神失常,一度失去记忆。

案例7.穆祥洁,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曾在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折磨,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曾强行对她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的精神一度崩溃,难以自控。

案例8.王玉玲,天津大港区法轮功学员。被板桥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致一度双眼失明,下身没有知觉。

案例9.马则珍,天津武清法轮功学员。刚被关进板桥女子劳教所时,什么活都能干,扛一百斤的豆子走好长一段路都没有问题。二零零一年狱警借口她高血压,指使犯人对她强行灌药,每天两次,每次都是好几个犯人按着,捏着鼻子往嘴里灌,一直灌了两年,导致马则珍身体状况一落千丈,走路都很困难。

案例10.宋慧兰,黑龙江鹤岗市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多次遭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又遭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警察带走。

宋慧兰被打毒针迫害致残
宋慧兰被打毒针迫害致残(右脚焦黑、溃烂、坏死脱落)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李管教、穆占国、姜继武、杨丽等人,凶狠地将宋慧兰按在舖上,给她戴上手铐,强行静脉注射一瓶不明药物。随即宋慧兰感到剜心的难受,满地打滚,话都说不出,痛苦得生不如死。之后,她的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僵直,舌头发硬,不能行走,身体不听使唤,大小便失禁,身体日益衰弱。大脑反应迟钝,记忆断断续续。到了二月二十八日后半夜,宋慧兰的心脏异常难受,煎熬到极点。第二天狱医张俭红上班来看到宋慧兰的右腿说:“这条腿废了。”当时宋慧兰的右腿起了大紫泡。

回家后,宋慧兰身体僵直、眼神发呆、不会说话。她的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像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反映和知觉。右腿膝盖以下的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淌血水,摸上去硬邦邦,像铁板一样,一敲砰砰响。一天比一天恶化,越来越黑,越来越硬。一动弹,就顺着腿淌血水。

宋慧兰的姐姐和女儿日夜守护着她。她不仅仅腿疼,心脏还异常难受,分分秒秒都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五分钟都躺不下,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姐姐和女儿轮流将她抱在怀中,生怕她就这样离去。五月二十五日,宋慧兰的右脚脱落了。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