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发文记者别添乱,需要管起来?(组图)


22日雅安
22日雅安灾区的小灾民(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民众对歌功颂德的报道感到厌恶,《人民日报》要求记者不要打搅救援工作,记者则警觉其中的新闻管制

《人民日报》4月24日发表的评论文章《不要打扰救援工作》,将近日记者赴地震灾区采访是否添乱的争议推向高潮。

这篇文章认为,“与灾区有关的重要信息,政府都会通过微博、网站公布,信息化的进步可以用足”,“灾区生活资源不足、救援道路拥挤,这些都是包括媒体在内的抗震救灾人员必须尊重的客观条件”,因此,媒体在现场的作用“添乱大于贡献”。

“只帮忙不添乱”是中共宣传部门对新闻媒体反复提示的要求,中国媒体从业者都非常熟悉。这种说法广为人知,则是从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开始,到这一次雅安地震成为焦点。官方认为,包括媒体在内的各种社会力量前往灾区,挤占各种资源,给救灾里安置工作带来新的困境。这种观点得到民众的普遍认可,无数普通网民和意见领袖,都在网络中呼吁“不要添乱”。

4月22日,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各单位和社会团体,未经批准近期原则上暂不自行安排工作组和工作人员前往灾区”,包括新闻记者在内的人士驾车前往灾区需要得到特别许可。

官方借机加强新闻管制

对于官方的批评和限制,很多媒体人的第一反应是政府借机进行新闻管制。《重庆日报》编辑江静通过微博辩解说,“一场灾难,媒体的作用除了报道灾情和救灾进展,还有就是监督政府在救灾中的作为”,“如果还在把媒体监督视为‘给政府添乱’、‘不合时宜的吐槽’,那在将来,在每一场大灾之后,那些倒塌的校舍之前,都会再次树起刻有‘伟大胜利’字样的丰碑”。

《南都周刊》副主编西门不暗愤怒地说,“像人民日报这样享受着灾区中央级媒体特权的机构,发评论要求其他媒体不要去灾区添乱,真正演绎了什么叫恬不知耻。究竟是哪些媒体在抢占灾区稀缺的航空资源,道路资源,食品,帐篷?”

两天前,资深记者左志坚在FT中文网发表文章认为,“记者添乱说”是一种典型误区。他根据自己的实地采访经验认为,当地的资源紧张、交通拥堵,跟记者去没去没有关系。即便记者占用了一定资源,他们的报道价值也足以匹配。因为“资源是随着信息走的,没有透明的信息,就没有合理的资源分配和最优的救援效率”。

曾经前往汶川震区采访的《南方周末》记者曹筠武也写文章捍卫记者的采访权利,他列举该报对校舍建筑质量和官员腐败进行监督的报道,认为记者的现场采访很有必要。

民众厌恶媒体歌功颂德

凤凰卫视记者、媒体研究者闾丘露薇也就此话题发表文章,谈到自己曾经做的关于校舍安全等问题的报道时说,“在我眼中关注这些属于善意积极有建设性,在有一些人眼中这属于添乱”。同时她认为,“媒体水平参差,这是现实,一家或者几家高水准媒体,无法为中国的媒体背书”,“如果媒体对于灾情的报道是在统一的口径和要求下进行,那再多媒体在现场也没有太大意义。就好像每年的两会,各路媒体齐聚大会堂前,抛去同质化的那些,其实所剩无几”。

的确如此,很多网民无法分辨官方控制媒体的用意与媒体的新闻自由抗争,他们眼中看到诸多“媒体乱象”,从而笼统地赞同官方的批评与管制。网民们纷纷展示媒体记者不专业的报道,比如有记者问受难者“痛不痛”、“开心不开心”,甚至有记者要求救援者和灾民摆姿势拍照,把灾区变成歌功颂德的舞台。网民@badiucao讽刺说,“震后的废墟上捷报频传,‘大爱,天佑,挺住,不哭’跳着肃穆的华尔兹为总理的早餐助兴。废墟下的人民请别添乱,请把‘我冷饿’的牌子埋好,安心睡吧,去做一个不醒的梦。”

(原题目:记者添乱,需要管起来?)

中国式救灾
中国式救灾(微博图片/看中国配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