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救灾挑战官方垄断 引发舆论激战(图)

2013-04-29 22:54 作者: 穆一然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李承鹏的救援车队
李承鹏的救援车队(微博图片)

【看中国记者穆一然综合报导】帐篷门事件近几日狂卷网络。官媒报导的救灾帐篷数量与李承鹏民间救援团队发布的数据不符引发了一场网络舆论激战,质疑声与力挺声强力摩擦。27日李承鹏发长博文配收据图片及视频自证清白,上千网友感叹自证清白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帐篷门事件留下更多的或许是对政府与民间救援组织关系的思考。

李承鹏4月22日在微博中写道:昨晚23时,我们把498顶帐蓬运送到龙门乡五星村、王家村。而北京晚报特派记者赵喜斌4月23日《孤单王家村》中的报导表示:从村子中穿过,没有发现村中有专业的救援帐篷,罗用几根树枝搭了一个简易帐篷,上面盖了一块彩色防水布,在整座村子中,几乎家家都在门前搭了这样简易的帐篷。同一天,人民网在其对龙门乡五星村的报导中写道,“基本上是三五家人住在用防御的彩条布和塑料布等搭起的简易帐篷里,共度难关”,五星村党支部书记袁康华表示积急需的帐篷并未到位。

4月24日无锡电视台记者李兴远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中表示,“龙门乡五星村95%的房屋严重受损。但全村分配到的救灾帐篷只有几十顶。居民住自己搭建的棚子,漏雨。”李兴远也因这条微博中的内容与李承鹏发布的信息不符而受到各大V公知们的关注。

@张鹤慈4月25日子夜发博文表示质疑,他对比展示了北京晚报记者赵喜斌4月23日“王家村没有专业的救援帐篷”的报导与李承鹏22日微博中的内容。张鹤慈拥有4万粉丝,这位称身居澳大利亚的发言者,曾多次严厉批评@李承鹏、@郑渊洁、@章立凡、@杨恒均等右派公知,并称自己“我重的是独立而不重划线站队的派”。众多网民也随后对李承鹏救灾提出各种疑问。

4月26日李兴远再发两条补充说明的博文。第一条是说明24日的报导是自己看到的情况,并不知李承鹏曾来过此村进行支援,25日再次回到五星村询问情况是,“村民说:没人来发过帐篷”。第二条微博中李兴远表示,五星村面积很大,一共七个居民组,1200多户,自己救援的对象是五星村高车三组,“我说的只是我看到的情况,也不排除李承鹏援助的是别的组?”

李兴远的第一条补充博文“村民说:没人来发过帐篷”随后被广泛转载并被李承鹏的批评者拿来质问,作为领衔者的@张鹤慈问道,“希望李承鹏能够有一个回复,我越来越倾向于是你的问题了”。李承鹏的前线助手@才让多吉在傍晚反斥张鹤慈太卑鄙”:“你不知基本常识吗?一个村有若干村小组。那记者只去了五星村某一两个小组,而五星村有7个小组,我们原文写的‘五星村、王家村’加起来至少十几小组。以甲分之一没有,代替甲的其它部分也没有。忘告诉你不仅村长亲自签收,帐篷捐赠人也现场监督。你吃官司吧!”双方阵营支持者的激烈言辞自此充斥微博论坛。

这场微博论战在27日晚达到高潮。27日深夜22时,李承鹏贴出长微博《498顶帐篷的回应》自证清白,长微博描述了发放物资的细节,并附有接受帐篷和其它救灾用品的收据,包括五星村骆村长及其他村民的签名、身份证和手机号码。这条微博上还有一段回访视频,证实收据上的人确实收到所有的救灾物资。

李承鹏同时在微博中陈述道,“不是所有事都要回应,不是你说我王八蛋,我就非得证明我不是王八蛋,但此事涉及到如地震救援这种重大公益领域,所以我不能回避……现在,开始最近年很流行的自证清白”。

而因发布一条补充博文引发网络口水战的无锡电视台记者李兴远在28日凌晨3点多发布长博文,解释事情始末,并贴出了他与李承鹏的私信记录,他表示电话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李承鹏拉过来的物资,21号拉过来的,是骆村长签收的”,而早先宣称“没签收过大批帐篷物资”的袁书记表示自己忙忘了,而且“村民很多,200多顶撒下去,其实真看不出来”。

这场由救灾帐篷引发的舆论大战似乎就此平息,留下的更多是人们的思考。@郭老学徒在其博文《李承鹏救灾为什么挨骂》中曾反思道,挨骂是“因为他(李承鹏)擅自带着一伙救援人员闯入了灾区……不知道李承鹏团队的灾区救援是否给灾民添乱了,我要说的是,救灾不可以被政府垄断……对救援无序或低效的解决办法不是取消救援,而是有效的组织和引导。有效组织救灾的前提是充分的自由报道和政府信息的透明,“通稿”是救灾的大敌”。

英国《金融时报》26日发表的驻北京特派记者的报导中也指出,中国官方限制民间组织前往芦安地震灾区,是希望保持对救灾工作的垄断,减少可能带来的政治挑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