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醇:H7N9是对“中国模式”无情的揭露(图)

2013-04-30 02:51 作者: 瀚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自从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的国家卫生及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通报承认,有二人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之后,上海及华东几省的疫情便迅速蔓延。到四月五日,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公开的感染病案达到十六例,其中六人已经死亡。香港的各大媒体近日都以大量的篇幅,甚至连续几天以头版头条的位置报道这一事件,有的更派出各自的记者直奔事发城镇的医院、家禽市场等,作第一手的现场报道。而美、日、韩、台等政府或有关机构也纷纷表示对这一疫情的深切关注,越南在四月二日更干脆宣布停止进口中国的禽类。

相对而言,大陆包括事发地华东在内的官方媒体似乎并未当作重大事件对待。据了解,当地的普通民众并没有能得到足够的信息,除了一些懂“翻墙”的网民从境外网站获知相对较多的实情。而在议论时,人们的阴影似乎还没消除。

因为就在官方公开宣布疫情的十几天前,杭州警方称,找到了发布和传播一条关于“杭州出现不明原因疾病传播”微博的四位网民,他们被官方指为“散布、传播谣言”而分别行政拘留十天、五天或作出治安罚款五百元处罚。而这条微博第一次出现在网上的时间为三月九日,那是官方现在承认的第一名感染者三月四日死后的第五天,发病后的第二十天了。现在看,究竟是老百姓无端造谣还是官老爷有意封口,仍欠一个交待。

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联想起十年前的SARS沙士(大陆称非典)时期。北京官方开始时也是照例的绝口否认,封锁信息,辟谣追谣之类。许多大陆人不得不从海外了解真相。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甚至还想在事件曝光后极力掩盖,淡化事态影响,如果不是解放军军医蒋彦永捅破了这张窗户纸,真不知大陆的官方和媒体还会捂多久,还要造成多少人丧失生命。

2013年4月5日,在上海一家禽批发市场,健康工作者们在收集一袋袋死鸡。在上海的鸽子取样中,已发现了H7N9禽流感病毒。

相隔十年的两件事情的另一个共同点是,都发生在三月份前后,即中国的政协人大两会开锣,且正好又是碰上换届。上次是所谓第四代领导人胡温接位,这下是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登台。在这个当口,从党国体制来看,简直是天大的事情,较之老百姓的生命安全重要得多。因此今年的H7N9疫情之被认为拖延公开宣布,恐怕也是事出有因。

谁是罪魁祸首

如果说十年前的沙士事件中还有张文康和孟学农被赶下台,这次的变种禽流感发生以来,还没有一个中央的官员表过态说过话,更不用说对应该负起责任官员的问责了。

现在世人有权利问:为什么这接连两次震惊世界的大规模危及生命的疫情都发生在中国大陆?如果十年前的沙士还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归咎于珠江三角洲居民的饮食习惯的话,这次的变种禽流感爆发罪魁祸首又在哪儿呢?

不少人认为,跟不久前的上海黄浦江上万头死猪漂浮有关。虽然官方极力切割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但民间认为两者有直接或间接关联的大有人在。有一点大概是没有人可以否认的,就是跟近年中国急剧恶化的整个生态环境有关。

大陆官方,在刚刚过去近十年时间里经常高调宣传所谓“盛世中国”,尤其是在二○○八年西方金融危机之后,“风景这边独好”成了口头禅,甚至更大言不惭地宣称“只有中国才能救资本主义,救世界”,加入合唱的有时还不乏某些西方人士。

近几年里,所谓“中国模式”的赞歌唱得震天价响,不过,支撑它的资源环境成本及社会成本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实质难再遮盖:绑架经济的房地产,遍布全国的癌症村,贫富两极的大鸿沟,官场贪腐的制度病,连绵不绝的抗议潮……这一次的H7N9禽流感的爆发,对于“中国模式”实在是一种辛辣的讽刺和无情的揭露。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