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城中村拆迁 两年“气死”近二十人(图)


西安市袁雒村的一位村民被拆迁人员打伤
西安市袁雒村的一位村民被拆迁人员打伤。 (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西安市袁雒村村民不满土地被干部偷偷卖掉,黑帮强拆房屋及打伤村民,不断到省委和北京上访,但诉求却被信访部门“退回”当地处理,村民极度失望。强拆两年来,中青年村民因恐慌、焦虑,患各种疾病致死的达19人。医生称他们死于“拆迁综合症”。

西安市未央区的“城中村”袁雒村村民近日连续三天到陕西省委上访,抗议区政府和街道办的官员,未经村委会开会讨论,强拆房屋及出售土地。结果信访办官员通知街道办人员前来拦截村民。村民代表王金亮星期四告诉本台,因为拆迁及征地,政府动工前满口甜言,但是:

“到实际操作拆迁,他们没有国家的批文,没有手续,地方和街道办和村委会个别人,为谋取私利,他是倒卖土地,偷偷卖掉的可能有六七百亩”。

记者:最近有没有去省政府、省委上访?
回答:去过,前几天去过三次了,省委的信访局的给街道办,区上、市上打电话,让下面的人来劝回去,什么都答复不了,现在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官官相护。

袁雒村有两千多人,王先生说,村务从未公开过:

“地卖了多少钱,村民应该分多少钱,拆迁的过程中,没有经过村民会议,只是村民所谓的代表,相互受贿行贿,还给代表每个人几万元,你把这个字签了,这就算(村民)通过了”。

村民提供19人死亡名单

据村民介绍,从2011年4月开始“城中村改造”,到2013年3月两年的时间,村民流离借居,恐惧焦虑,集怨在心,疾病猛增。因病、吓、气愤而死亡的有近二十人,其中大多数是中青年人。村民提供的一份死者名单包括:夏玉如、王水京、郭光荣、郭二宏、贾同舍、王智成、李爱霞等,共十九人。

对此,王先生引述医生的话说:

“人家医生说了一句话,就说你们得的是‘拆迁综合症’。就说因为拆迁,好多人因生气,受恐吓,心里承受不了,得了一些各种各样的病”。

记者:你们周围有没有环境污染的因素?
回答:没有,我们这里环境好得很。

黑帮打手出场 村民受伤

村民在上访材料中举例称,2011年4月1日,突然来了二三百名拆迁人员,其中有几十名打手,头戴大壳帽,身穿假警服,手拿警棒,自称是京颐公司的职员,代表政府实行城中村改造,打伤多位村民,还扬言在半个月内将该村拆为平地。

王先生说,干部对下除了唆使黑帮打人,对上则是虚报村民人数,借机敛财:

“这些都是黑社会的人,进村以后,一边给你宣传,一边威胁,打砸商铺。还有一户人家,拆迁公司的人进屋和房主协商不对路,就打人,打伤好几个人。我们村两千一百多人,他为了拆迁,虚报人口,报四千多人”。

村民说,拆迁办还封村堵路,赶走房客,断绝村民经济来源,许多人在外躲避,只留下少数老人看家。村主任王军茂等村干部视土地为私有,随意收走村民耕地。

王先生及邻居家最近被强拆:

“23号晚上,黑社会的人把三户人家拆了。没有协商,也没有经过主人家同意。晚上黑社会的人把整个村都围起来,我就是其中一家”。

村民四月两度进京答复相同

4月15日村民代表王民才等到北京上访,国务院信访接待中心说,将反映的问题给陕西省发函,督促陕西在两个月以后处理。于是,他们决定直接向中央领导反映,但在中南海附近被警卫人员交给西安市驻京办,被押送西安。

本周,多位村民代表再次到北京上访,其中王先生周四在国家信访局外告诉记者:

“我在北京,去了八个人,希望补偿额好一点”。

记者:去国务院信访办了吗?
回答:去了,他们说发回到省委,叫省委解决,我们没有办法,到时候上中南海,闯中南海。

记者:听说两年来很多村民因焦虑等致死,有吗?
回答:有,主要是他们在村里打打闹闹,吓着一些人,精神也受到折磨,住在那里也不安宁,有的人不敢回家住。

(原题目:西安一村“拆迁综合症”两年“气死”近二十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