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花500万买副省长被骗 欲当胡雪岩(图)


“给你几百万元,你给买个副省长吧!”这话口气真大,你敢说吗? 别人可能不敢说,但有人敢说,还敢做。这人就是腰缠万贯的商人王雨石。

不幸的是,王雨石委托“玩转组织部”的神人邹焰焰,“平趟公安”的牛人刘军茂,自称能帮他的两个博士市长朋友买到大官的这两个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可靠。王雨石意图出重金帮两个仕途失意的博士市长朋友买官,最后却陷入一场“买官骗中骗”的连环案。

2007年底,富商王雨石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了北京嘉景宏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老板邹焰焰。但这位来自广东的老板在酒场上聊的不是生意,而是“官场那些事儿”。在邹焰焰闲聊的话音中,他那些高官“哥们儿”能量都不可小觑。

邹焰焰引起王雨石的重视,是在2009年9月。王雨石与一个叫赵东北(化名)的朋友吃饭时得知,赵东北是专家型官员,当过东北某地级市的市长,只因“上面没人”,最后被安排在省里当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厅长。几个朋友都为这位博士厅长叫屈:“要是上面有人说句话,当个副省长小菜一碟!”

邹焰焰
邹焰焰

在这个酒场上,王雨石听出赵东北的仕途追求是当副省长。而在另一个酒场上和一个叫林西南(化名)的大学教授吃饭时,王雨石得知这位博导教授,曾当过南方某地级市副市长,最后因为他任职的那个市合并裁撤,只好到北京一所大学当了教授。这位副厅级教授周围的朋友都慨叹:“林教授只要有人助一臂之力,解决个正局级不是问题!”

王雨石对历史人物胡雪岩略知一二。当年胡雪岩在王有龄落魄时,拿出五百两银子支持他谋取官职,此后当上杭州知府的王有龄知恩图报,让胡雪岩迅速暴富抓住政府要员就等于获得财富,胡雪岩的这个秘诀,何不拿来一学?王雨石觉得,要是出钱给赵东北买个副省长,这个权力以后能为自己转化成多大的利益啊!

想到此节,王雨石便找邹焰焰问他能不能帮忙,邹焰焰满口答应:“我一个朋友和中央首长是同学,我找他办。”

王雨石想搞清楚底细:“你朋友叫什么?干什么的?”

“官场规矩你懂不懂?”邹焰焰神秘地说,“包你朋友当上副省长就行了,其他什么都别问。”

掏五百万“买来”副省长

王雨石虽然不懂官场规则,但商场规则还是懂的,他忙问:“办这个事需要多少钱?”

“500万元。先付100万元,事成以后再给400万元。”邹焰焰说。

2009年11月17日,王雨石在北京市朝阳区团结湖农业银行给邹焰焰指定的银行卡汇入100万元。

3天之后,邹焰焰拿出一份红头文件。王雨石在这份写着“国务院37号令”的红头文件上看到“任命赵东北为辽宁省副省级干部”的字样,后面还盖有国务院的公章。

王雨石看完后,邹焰焰收走文件说:“这份文件是我从国务院私自拿出来的,还要交回去,你先把剩下的400万元打给我,正式文件才能下来。”

自认是老江湖的王雨石说:“只要拿到正式任命,我就把钱给你。”

邹焰焰的办事效率实在是雷厉风行,只过了两天,邹焰焰约王雨石见面时,又拿出了一份红头文件。上面打印着“中共中央组织部119号令,任命赵东北为东北某省副省长,主管全省科技、教育、文化工作”的字样,文件下方盖着鲜红的公章。

这么快的速度就拿下一个副省长,王雨石激动不已,但他想确认一下这份文件是从哪个部门什么级别的官员处拿出来的,邹焰焰有些不屑地说:“官场潜规则懂不懂?从哪个部门,找谁拿的,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泄露的,你赶快交剩下的400万元就行了。”

王雨石亲眼看到红头文件后,又打给邹焰焰400万元。

想再花三百万买个厅官

打完400万元没过几天,邹焰焰又给王雨石打电话说:“我朋友说,还可以将你朋友林西南安排到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当政委。”

“这个位置要花多少钱?”王雨石在商言商,直接问价格。

“我朋友说花不了什么钱,只要300万元办事费就行。”邹焰焰口气中充满仗义。

王雨石讨价还价说:“按照老规矩办吧,先给100万元,事成之后再给剩下的200万元。”

谈妥后,王雨石给邹焰焰的银行卡打了100万元。只隔了两天,邹焰焰给他一个纸袋说:“林西南马上就要被任命了,但要走程序填几张表。”王雨石没有再细问从哪个部门找谁拿的,他已经知道这是官场“潜规则”。

拿着这个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字样的牛皮纸袋,王雨石回家打开一看,5张表上都盖有公安部的鲜红大印。王雨石有点犯嘀咕。他一时心里没底,将表格连同纸袋都退给了邹焰焰说:“这种表只有任命以后才能填,现在不能填。”

邹焰焰哈哈一笑说:“那就任命之后再填,不过你尽快把那200万元打过来啊,我朋友办事也需要钱。”

“还是按老规矩办吧,见到任命书再给钱。”王雨石坚持着他们的约定。

但自从这次两人分手之后,邹焰焰就不见人影了。王雨石花了钱当然急着要结果,催得急了,邹焰焰干脆不接电话,改用短信回复。

2010年3月6日,邹焰焰回复王雨石的短信是:王兄,没问题,下周按正常程序走。

2010年5月27日的短信是:王兄,刚去过部里,秘书说林的事最快明天最晚周三,只是在走正常程序。东北那边组织程序已交接完,很快将与本人谈话。

前面500万给赵东北买副省长,现在100万给林西南买官做定金,600万花出去了,至今没有任何实质的结果,忍耐已久的王雨石从焦躁不安变成了怒火万丈。

2010年10月28日,收到王雨石的催逼短信,邹焰焰回复短信说:王兄,林和赵的事均已进入最后手续办理阶段,希望再等几天,这事确实比原定时间拖得久,这是原本没有想到的,为此深表歉意,但事已如此,真心希望好事做到底,否则好事只能变坏事并损失一批朋友。能办这事的人都非一般人,故希望老兄三思,再坚持几天为盼。

将近一年过去了还没结果,王雨石让一位朋友直接到邹焰焰家,当面向邹焰焰发出最后通牒说:“再没结果,马上报案!”

邹焰焰回复短信说:王兄,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事情马上就成功了,又弄成这种结果。还是希望你忍耐几天,一定会办妥的。可刚才你派人到家说要报案,实在很失望。希望你冷静想想,否则只能是害了别人,也害自己。还请王兄三思为盼。

水落石出 牵出骗子一串儿

忍耐不住的王雨石终于面对面找到邹焰焰兴师问罪,邹焰焰狡辩说:“我找的那个领导被双规了,但他们俩调职的事还在办理,你再等等。”

“骗鬼去吧,赵东北平调北京了,林西南原地没动!你钱花哪儿了?”王雨石忍不住道出原委。

邹焰焰听后泄气地说:“我现在手头上真没钱,要不给你写一个欠条。”

眼看马上拿到600万元现金也不现实,王雨石只好拿走了一张还款条,金额是630万元,其中30万元是利息。

2011年7月2日,王雨石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报案。

2011年8月24日,邹焰焰被北京警方请进了看守所。此时,王雨石才搞清楚,邹焰焰那些所谓的高官朋友,全都是他吹牛皮时胡乱编造出来的。

(节选)

来源:大河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