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妥协 刘心武:《我生于六四》(图)



中国著名作家刘心武(资料图/看中国配图)

我的个人尊严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剥夺我对许多事情的记忆。这是中国著名作家刘心武在他刚刚于法国迦利玛出版社出版的长篇见证中国现代文学与社会历史的作品中的一句话。这本书的名字法文译名为我生于六四。世界报派驻中国记者布里斯于今年4月长篇采访了刘心武。

刘心武这本真实,详尽,客观见证中国现代社会与文学世界的见证史,目前只是在巴黎独家出版,由汉学家戴厚白翻译,不久未来将在香港出版中文版本。刘心武希望最终能够在中国本土出版。

世界报就这篇报道文章,在文化与思潮专版头版用大字标题说,天安门,被禁止的记忆。刘心武的书取名为《我生于六四》。刘心武的出生生日就是一年的6月4日,他说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他将这本长达1000页的书献给那些死于1989年6月4日六四的学生,市民,以及士兵,这样的死亡原本并不是他们的命运。刘心武对他的生日从此都与这个悲剧相连很痛苦,尤其六四在中国一直都是严格禁止和控制的禁区这一现实,更让作家窒息。刘心武希望一个作家应当能够自由写作,自由出版他所写的作品,写作自由才是作家的真正解放。刘心武还是有些担心他的这本书的出版信息抵达中国以后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冲击,中国的网上与微博将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他本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后果,因为他的书中有很大篇幅详尽记载了六四和六四前以及六四以后中国的实情。

中国官方一直严厉封锁六四话题,禁止任何文字涉及六四,严格惩处任何公开要求重审六四历史事实的尝试。刘心武一开始并没有想到立即在巴黎出版他的这本书,只是让友人把存有书稿的优盘带到法国做安全保存。

刘心武本人因六四前参加游行而在六四后受到秋后算账,被解除中国权威的人民文学杂志总编职务。刘心武至今都被排拒在官方文学体制之外。为了追求写作自由刘心武拒绝妥协。

中国其他一些作家和学者都试图打破禁区,在他们的作品中涉及六四,而且谈论大饥荒,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等敏感话题。他们对官方抹杀历史,禁止谈论历史,对中国人集体催眠,让民族记忆休眠感到愤怒。中国历次权力更迭,都曾经给人以民主开放的幻觉,但最终都以失望告终,而且继续的禁止更为严厉。

原标题:《我生于六四》

本文节选

来源:法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