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公交纵火案:其实我们同在一辆车里(图)

2013-06-09 02:10 作者: 墨黑纸白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厦门BRT公交车6月7日爆燃,造成47人死亡,超过乘员数量一半;34人受伤,其中学生烧伤两名,另外还有八名学生失踪。目前经厦门市政府新闻办权威发布案件调查结果:“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7日发生在福建省厦门市的公交车纵火致多人死伤案件告破。犯罪嫌疑人陈水总被当场烧死。”

这起事故让人们将目光从高考中聚焦到公交安全问题上,再回想2009年成都9路公交车纵火事件,我想有两点是值得我们每一位国人深刻去清醒,而这两点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更是应该痛改前非的!

首先,我们谈一下公交安全问题。全封闭式公交注定了一旦发生意外乘客必定无法快速逃生,而且公交燃烧速度很快,据新闻报道称:“厦门公交事件中,一位住在周边的群众说,在18时20分左右他看到公交车上一股浓烟,有10多位乘客从车上跳下往蔡塘站逃离,火燃烧的速度非常快,大约烧了10分钟,中途听到爆炸声。”一方面是一旦发生意外,灾情瞬间致命,另一方面我们的公交车普遍载人数量巨大,此次厦门公交车载有90多人(官方未给出详细载客人数),最终能逃离的还没有死亡人数的一半。

厦门BRT公交车爆炸,夺命47条
厦门BRT公交车大火,夺命47条.....(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在此事件发生之后,媒体们立马又发起千篇一律的“公交起火逃生技巧”等报道,但这样的逃生技巧对于全封闭式公交一旦产生意外来说,必定还是会有很多人丧失生命。我相信制造商们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结果就是致命的伤亡。那么对于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公交来说,有必要全封闭车窗吗?就厦门这种级别的城市,公交车的速度能有多快?我注意到在此次事件中,有一位死者趴在窗户上,身体露出一半最终未能爬出去,丧失了生命,我们的安全锤真的能保证安全吗?无论你如何普及安全锤使用技巧,一旦到了意外发生时,有多少人会在惊慌中丢失了宝贵的逃命黄金期呢?为何创业者代膨岭发明的“安全破窗器”这种比安全锤更简单有效的破窗工具不能全面实施呢?

也有人在成都公交事件中提出过建议,如设计自爆装备,一旦发生意外,所有车窗自动爆破,两侧车厢自动倾倒。包括此次事件中作者“纸上建筑”提出的:“公交车可全部采用能够“直接整幅推开”的窗户”等(我不是研究这方面的,具体交给砖家们给更好的办法吧!)。其实这些设计成本并不算很大,并且公车本身就来自纳税人的钱采购的,为公交车做到服务纳税人的同时也最大限度的保护纳税人!那么为什么我们经过几次大的公交车事件中一直都没有这样的动作做出,而只是媒体一个劲的要纳税人学逃生技巧呢?这就是一个面对灾害的逻辑性问题,纳税人自然要学会自保,但地方政府也必须要将纳税人的钱用在正地,而不是让采购变成中间人受益的勾当,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我希望我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希望通过此次事件,地方政府能够实实在在的将公交车安全进行全面升级,我们已经在这个坑里跌过不止一两次了,该长记性了!

第二个点,这个就有点让人纠结不堪了(暂且相信官方的调查结果)。如果说09年成都公交事件纵火者张云良是一个不能以人的属性定义的人,文化对他确实无效,自然也就做出了惨绝人寰的恶性事件,我们痛恨这样的人。那么今年厦门公交事件纵火者陈水总,在一些人骂他:“最讨厌这种人了,敢去死却不找迫害他的人”的同时,我不知道厦门的有关部门会不会因自己的失职所遭致陈水总对社会的报复而向死者家属及全国公民道歉,并深刻反思为何陈水总会以这种方式报复社会?同时,我也不知道厦门政府会不会感到害怕,当更多的人觉醒,当更多的人觉醒之后不再以“女人为难女人”的传统观念面对死亡时,那么下一个燃烧点会在哪里呢?而现在,一切对陈水总的谴责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从头数起,这谴责的最后却是……

我们有必要说明的是,陈水总不是上访者中如此做的第一人,2010年南平血案还没有远去,2013年就发生了更加恶性的事件。不知道谁还记得2010年3月24日的那天早晨,郑民生捅伤13个小学生被制服时所喊的那句:“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我没有同情陈水总、郑民生这类人的意思,但我们的社会必然是要关注到这类人的存在,你讲求一个高尚的国度,一个大国的姿态,一个“社会主义化”的社会,那么我们就不能将上访人异化、将社会最底层的人与社会分割化,从根本上杜绝“个人恐怖主义”滋生的环境!执政理念如果不能如此转变,总会有人在绝望的同时去报复社会,这是一种僵化执政下的规律。当然,谁也保不住以后会出现更多的杨佳呢?

于是有人说:“那辆被烧毁的公交车,很像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如果一个人绝望,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安全。所以,永远不要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个苦难不是你我。”在这人的话中,我想应该再加一个含义,无论是体制、无论是公民、无论是权贵,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如果你用傲慢与不屑让更多的公民绝望,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如此。其实我真的想问:我们改变一下惯有的僵化执政模式,通过还政于民,让公民可以感受到国家的存在,也让国家能够体会到公民的生活,阳光照在每一个人脸上----真的有那么难吗?

最后,如果总结一下此次事件给我们的现实含义,我想关心我们身边的人,尊重每个人的人权,从每一位普通公民开始,更应该从政府执政理念转变开始!此类事件的墓碑所带给我们的绝不仅仅是伤心或哀悼,更应该是对此类事件的反思与弥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