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神秘写信人 马三家的呼救再爆猛料(组图)


万圣节礼物
劳教所做奴工者的来信(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3年06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钟淑慧编译报道)据《纽约时报》6月11日(周二)报道,一封叠得整整齐齐、藏在一盒万圣节装饰品里的呼救信,穿越5000英里,从中国进入美国的著名连锁超市Kmart,最后被美国一位有两个孩子的俄勒冈州妇女买回家中发现。

这封在一张薄薄的纸上用英文写的信中,作者说他正被关押在中国东北部马三家劳教所,他说,在那里,囚犯们被狱警强迫不得不每天工作15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


这封藏在一盒万圣节装饰品里的呼救信,穿越5000英里,从中国马三家劳教所最后落入美国妇人朱莉·基思的手中。(原文配图)


发现这封信的美国两位孩子的母亲朱莉·基思(原文配图)

信中说:“先生:如果您偶然购买了这个商品,请善心的将它发给世界人权组织。”美国妇人朱莉·基思(Julie Keith)去年10月在家里打开这盒饰品时,这封夹在里面的信掉了出来。信中还说“在中共政府迫害下数千名被关押在这里的人们将永远感谢您并记住您。”

这封信引起了国际传媒的关注和报道,并广泛关注中国不透明的“劳教体制”。然而这封信的作者仍然是一个谜。

上个月,在谈论中国的劳教所的一次采访中,一名曾被关押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47岁的前囚犯说,他就是那封信的作者。他是北京居民,修炼法轮功。他表示,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偷偷地写过20封这样的信。随后,他把它们藏在英文包装盒的产品里,他说,他想这些(产品)很可能会发送到西方。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幻想其中的一些信能够在海外被发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只得放弃了希望,就不去想它们了”,他说。因为害怕当局的报复,他要求只公开他姓张。

他对马三家劳教所的做法非常了解,这些做法也被其他囚犯证实。他的笔迹和英文程度均与那封信里的相符。

如果张先生的描述确实的解释了这封信的起源,那这就代表了法轮功修炼者在1999年被北京当局镇压后一次成功的壮举。

近几个月来,就中国的劳教制度在中国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公开辩论。许多前囚犯纷纷出面讲述自己的故事。在对十几名曾被关押在马三家和全国各地其他劳教所的前囚犯的采访中,他们描述了一系列可怕的虐待,包括频繁的殴打、剥夺睡眠和被用以痛苦的姿势铐住长达数周。

“有时,看守会抓着我的头发拖我,或是用电棍长时间电击我的皮肤,房间里都是肉被烧的味道”,55岁的陈申春(音)因为拒绝放弃上访追讨在一家国有工厂当会计时被拖欠的工资,而被劳教两年。

根据前囚犯们说,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里的人,大约一半是法轮功修炼者或是地下教会的人,其余的是妓女、吸毒者和上访者。

他们一致认同,最惨的酷刑是针对那些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除了电击,他们说,警卫会把他们的四肢绑到四张床上,把那些床逐步踢到越来越远。一些囚犯会被处以这样的“刑罚”好多天,不给食物,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51岁的刘华(音)说,“我至今仍无法忘记那些恳求和嚎叫”,“那个地方是一个人间地狱。”刘华因上访,总计被关进马三家劳教所里共3年。

虽然在劳教所里的奴工令人精疲力竭,但许多囚犯描述说,那倒是让他们从虐待或“再教育班”里解脱出来的一个喘息机会。常达数小时的“再教育班”,常常是要他们站在太阳的炙烤下,无休止的背监规或唱“爱国”歌曲。

他们大部分涉及的工作是为中国国内市场生产衣服或为武警做制服。但囚犯们说,他们还组装过运往韩国的圣诞花环,上面标注着“意大利制造” 的鸭绒大衣,和绢花,警卫们坚称那些是要出口到美国的。“每当我们做的是出口的产品,他们就会说,‘你们最好对这些要格外小心’”, 44岁的前囚犯、现在居住在纽约的贾亚辉(音)说。

国际大赦组织中国方面的研究员Corinna-Barbara Francis表示,由于劳教提供了丰富的赚钱机会,要取消或大幅改革劳教制度将被证明是艰巨的。监狱的员工除了从囚犯的奴工劳动中赚取利润,也往往会以提前释放或好一点的待遇向被关押者的家属索贿。

马三家的官员没有回应记者请求采访的传真和电话。在最近的一天下午,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外,记者见到几名狱警在那里抽烟休息,他们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但一名警卫“纠正”记者提问中的一个用语,她严肃地说:“这里没有囚犯”,“他们都是学生。”

说自己就是万圣节饰品藏信作者的张先生,虽然他在2010年被释放,但他对生产那些塑料泡沫墓碑仍记忆犹新,他们要给那些海绵涂色,让那些墓碑看起来很老。“这是一项特别困难的任务”,他说。“如果结果不能让狱警满意,他们就会让我们重做。”他估计在那一年,犯人们至少制作了1000个这样的“墓碑”。

他暗中的写信行动复杂而充满风险。因为在劳教所里他们被禁止有笔和纸,张先生说,有一天,他是趁着清洁一个监狱办公室的机会,从一张桌子上偷拿了一叠信纸。他说,他趁同监室的人睡觉的时候偷偷写的,他要很小心不吵醒他们-他们往往是吸毒者或小偷。他将信卷起来,藏在他的双层床的空心钢管里。

他把它们藏在那里,有时要等几星期,直到指定的出口产品准备包装的时候。“做的太早,它可能会掉出来,太晚了,就没有办法放到盒子里了”,张先生说。他所描述的在马三家里的生活与其他称生产同样的万圣节产品的囚犯们描述的相一致。

基思·朱莉女士2011年就购买了这盒产品,但直到去年(2012年)12月才打开。她发现了这封信并把它交给了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他们表示会关注此事。该机构一名发言人说,他无法证实是否正在进行调查,但通常这种情况,追查会花很长的时间。

对于在慈善机构Goodwill担任经理工作的基斯女士,这次经历一直让她惊醒。她说,她以前对中国知之甚少,除了买回来的家居用品是在那里制造的。“当那封信掉出来的时候,我女儿把它捡了起来,我当时在想:这是真的吗”,她说,“但后来我用谷歌(Google)搜索马三家后意识到‘哇,这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