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权贵盘根错节 总理无奈引民资入银行(图)



中国的民间信贷如同美国的次贷,被称为金融危机的催产婆。
图为中国银行上海某支行外黑市兑换外币的人们。(摄影: / 大纪元)

【看中国2013年07月03日讯】6月29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大陆银行业刚闹过钱荒后表示,将引入民间资本进入原来一直被中共视为禁脔的银行业。

此前,中国金融业刚刚经历了一场钱荒。但是,在巨大的压力下,中央银行表示定向放水给一些听话的大银行,李克强敲打金融业的行动早早收场。

中国的银行业一直暴利

6月29日从原证监会主席位置上转任银监会主席的尚福林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在社会强烈呼唤的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方面,将允许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同时,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入股和参与金融机构重组改造;允许发展成熟、经营稳健的村镇银行,在最低股比要求内,调整主发起行与其他股东资本比例。

中国银行业被称为中国20大暴利行业之首。2012年中国国有企业实现的总利润为2.2万亿,中国银行业2012年实现净利润1.2万亿,占所有国企利润的6成左右。

2012年中国近2,400家上市公司实现利润1.95万亿,比2011年略有下降;但沪深股市中14家上市银行的利润就有1.02万亿,占52%以上。

香港天大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财经评论员张敬伟分析中国银行业的利润来源主要为存贷款利差、各种收费项目和佣金收入和资产类业务。他把这三项业务形象的比喻为“高利贷、乱收费和拉皮条”。中国银行业近70%的收入来源是特权保证的存贷款利差收入。

据银行业内部人士披露,由于中国百姓投资渠道狭窄,无奈只能把钱存银行。银行体系内的70万亿元存款,以负利率的方式为银行业贡献了超额利润。有研究表明,过去3年间,因利息剪刀差从储户手中实现的利益输送,相当于目前社保基金的总额。

钱不入中国实体经济 贷款空转

面对由中共红色权贵把持金融业攫取畸高利润,并导致中国经济“空心化”的局面,李克强试图用一场钱荒提醒银行业把资金投入中国实体经济。

2013年6月21日,由于中央银行一直捂紧钱袋子,从6月初开始在中国银行业间蔓延的钱荒达到了高峰,30天到期的上海同业拆借利率飙升到9.698%,是2007年8月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国际银行间30天最高借款利率的1.76倍。

6月8日在中国银行业钱荒出现之际,李克强表示:“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6月19日李克强再次提出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

4月17日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表示:“货币信用自身内部循环、自我‘空转’的数量正越来越大,速度正越来越快。”房地产是这些空转资金的主要流向之一。

2013年一季度,中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31万亿元,同比增长20%,而住房贷款新增了9,700亿元,高出去年同期4,700亿元之多。2013年初新国五条出台后,主要城市房价不仅没有滞涨,反而走出普涨行情,显示出社会资金扑向地产业套利的行为。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原有的传统制造业中,几乎找不出不涉及房地产和资本市场投资的企业。尚福林承认,目前中国投向房地产领域的贷款总额有13万亿人民币。

一些大型国有企业成了资金“二道贩子”,它们把轻易获得的低息贷款,投向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高收益领域。更有甚者,2012年以来个别大型银行利用信贷规模激增的势头把低息从中央银行借到的资金高息借给中小型银行获利,使得新增信贷并未投入到产业升级、企业更新换代等关键领域。

一位原银行业官员称,银行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面对银行业逾万亿元的畸高利润,再对照当下实体经济的困难,畸形的银行高利润已有发“国难财”的味道。

贴近草根 民间金融早流行

由于中国国有银行贷款主要投放给国企,产生大量工作岗位的中国中小企业、小微企业长期处于资金极度饥渴状态,催生民间高利贷行业抑制不住地发展。

在潮州饶平县新丰镇,一个人口4万人左右的偏远小镇,民间担保和融资机构云集。当地一个融资公司,集资数额便达4千万,不到半月便尽数贷出,其中大部分输往珠三角。有知情人士介绍,由于粤东年利率仅20%,较珠三角民间融资30%~40%便宜10%甚至一倍,许多在深圳开办工厂的人,通过亲戚朋友关系贷款,将粤东资金搬至珠三角用于公司的运转,以弥补公司资金链的紧张。

深圳一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当地合法注册的民间担保机构不到200家,但实际从事民间借贷的担保或投资谘询公司却多达2千到3千家。以每家担保公司资金5千万元计算,从粤东涌入深圳的资金多达1.2万亿。

有借贷之城称号的温州,地下钱庄也公开或半公开化,进入高利贷市场。由于中小企业借贷渠道太少,“没有地下钱庄这样的民间借贷业务,就没有温州民营经济的今天。”有“温州中小企业的代言人”之称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30多万家民营企业,其启动发展资金很多来自地下钱庄。尤其是在银根紧缩之时,地下钱庄就是中小企业找资金的“救命稻草”。

《浙商》报导,温州地区所有正规担保公司的资金流量还不足地下钱庄资金流量的1%。大量温州传统中小企业利润率只有5%左右,纷纷抛弃实业转向放高利贷。

随着中国互联网公司手中握有的现金不断增加,它们开始涉足金融业。2013年3月7日,阿里巴巴宣布筹建小微金融集团,全面挺进金融领域,业务已经涵盖支付、小贷、担保以及保险业务。内部人士透露,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和天猫平台已在销售基金、保险等金融产品,近期考虑销售1,000元起步的小额理财产品。

2013年6月刚刚从阿里巴巴总裁位置退下来的马云再次表示中国金融行业也需要搅局者,“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

金融权贵盘根错节 李克强无奈

马云所说的搅局,主要是从经济角度上的考虑。对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来说,马云这样的搅局者虽然还很弱小,但可以用来敲打一下被中共红色权贵们尾大不掉地把持着的金融行业。

2007年6月由上海证券交易所及其高管刘啸东设计制造的招沽权证案,是中共证券金融史上第一大丑闻,涉案金额高达12,000亿元人民币,约50多万中国大陆股民因此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直接损失228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500多亿元人民币。幕后操纵何时暴涨暴跌的人是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江绵恒通过刘啸东的具体操作,将股民的钱送入江氏家族腰包,再通过刘转移海外。

2011年,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共同建立了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这家私募基金至少要筹集10亿美元用于在中国市场进行收购。

原中共副总理曾培炎之子曾之杰(Jeffrey Zeng)是北京“开信创业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兼管理合伙人,同时也是中特物流股份公司董事长。

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是“中信产业基金”的董事长兼CEO。此前,刘乐飞曾是中国人寿投资部总经理和首席投资官,管理过1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中信产业基金由中信证券和中信集团创立,于2008年6月成立。

2006年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帮助美林证卷获得了一项高达220亿元的工商银行公开上市交易,这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IPO交易。

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在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的帮助下,利用拥有部份五粮液和国窖白酒股份的四川信托,用2亿元“投资”就窃取了70亿的国有资产。

在6月初银行业发生钱荒后,中央银行本想挺住不放水,给各个热衷于以钱生钱的商业银行一个教训。但随后,中国股市遭砸槃飞流直下,从2,000多点两天内下跌到1,849点,股民怨声载道。

在巨大的压力下,中央银行表示定向放水给一些听话的大银行,敲打金融业的行动早早收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