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不法催生仇怨暴戾

2013-07-05 08:20 作者: 东盈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7月02日讯】六月七日,厦门一辆公交车爆燃引致四十七人死亡,三十四人受伤。惨案震撼社会,作案的陈水总按说罪大恶极,可是谴责陈水总之余,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六十岁的老人为什么要走上这样的绝路?这一惨案让人看到今天中国官民矛盾的深刻以及社会无所不在的不公不法是如何把人变成鬼,“特色”体制对人民的欺压,是怎样将穷苦人逼上绝路。此案更多的引起人们对政治现实的反思。

陈水总的人生充满凄惨辛酸,数十年来受尽中共迫害之苦,文革时被赶下乡,回城后夫妻失业,生活拮据,因外出打工,低保被取消,年龄被派出所弄错,过了六十仍不给办社保医保,上访数月受尽冷眼嘲弄,临断炊绝境下遂报复社会。

血腥暴力层出不穷

事实上,陈水总的悲惨遭遇决非罕有个案。近年来,群体事件频发,底层草民以死抗争事件层出不穷:二○○五年的北京,被称为“中国九一一”的河南农民工艾绪强劫出租车冲入王府井步行街,制造了三死六伤的惨烈事件。他在京打工五年常拿不到工钱且投告无门,在法庭上他愤愤不平地控诉:“我无法在社会生存,我要报复,我选择了与王府井同归于尽!”

去年五月十日,云南昭通市一位李姓妇女,因不满政府征地拆迁,怀抱刚满周岁的小孩,在政府便民服务大厅点燃炸药包自杀,造成四死十六伤。

此外,还有“靳如超特大爆炸案”、“江西莲花县卫生局长被杀案”、“河北吕月庭毒饺子案”、“山东齐河法官被杀案”、“海口报复杀害检察官案”等等,多得实在不胜枚举。

上海杀警的杨佳喊出了:“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福建南平郑民生杀人后狂呼“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等语,都可看到干部渎职滥权、贪赃枉法有多泛,民间仇官恨富、积怨愤懑有多深!权贵们为了抢夺民地民财可以暴力拆迁公开杀人,党官贪污百亿强暴幼女都免受极刑,百姓有难无人管、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伸,每年上访竟超亿起,这一切皆因中共一手遮天,没有宪政法治、没有正义公平所致。

官富民穷两极分化严重

现实就是一方面党官们的巧贪豪夺,骄奢淫逸,约百分之五的人掌控全国百分之八十的财富;另一方面是百姓水深火热,饱受欺压剥削,政府对国民的税收全球第二,人均收入却从六○年的世界七十八降至一百二十七,城镇失业率达百分之八,物价涨率直逼GDP,广大平民挣扎在住房、教育、医疗等“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苟延残喘日趋贫穷。

先说教育:国家投入只占GDP的百分之二点九,每所重点中学每年学生光是交择校费便需数万元,已相当于普通百姓个人的年收入,还有名目繁多的各类杂费。公办大学光学费最低标准就要五千元,这已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二,农民人均收入的百分之一百零五。几千万失地农民,有的因为送不起儿女读书而乞讨甚至自尽,有的因为子女考到重点大学而卖血卖器官筹学费。下岗工人与失地农民其子女每年有五百万不能完成九年义务教育。而官员子女却可以凭特权得到“破格录取”、“公费留学”等诸多的“照顾”。中共执政后,北大物理系二十二位院士,只有四位非党官。五一级的四位院士三位是部长。恢复高考三十多年来,为了方便中央官员子弟入学,北京的高校招录分线大大低于其他省份,相差最高达一百六十多分,在其他省只能上普通本科的分数,在北京竟能上北大、清华。

医疗方面:国家投入只占GDP百分之二,且投入中的百分之八十(约二千二百亿)是为了八百五十万党政干部群体服务的。四十万名党官长期占据了专用病房、招待所、度假村,仅此项年开支就达五百亿。而拨给农村合作医疗的经费是每年一千万,即全国农民人均一分钱。百分之四十四点八的城镇人口及百分之七十九点一的农村人口没有医疗保障,百分之四十八点九的居民有病不就医。在中西部地区由于看不起病住不起院死在家中者占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八十。中国医疗的公平性在世界一百九十一个国家地区中排名倒数第四。

住屋方面:据中科院资料,七省市地厅级以上官员每人平均拥有住宅数(括号内为平均面积):粤为三点五幢(六百至九百平米);沪二点五幢(四百五十至八百五十平米);闽二点五幢(五百至六百平米);浙三幢(五百至六百五十平米);苏三点五幢(六百至八百平米);鲁二点五幢(五百至七百平米);辽三幢(六百至八百五十平米)。而房价十年间上涨了百分之五百,遍布大中小城市的平民为购置一所蜗居需付出一至二代人的收入,一亿三千万农民工只能住在狭窄、拥挤的工房中!

该资料同时显示:以上各地官员平均拥有财产超七百万人民币。事实上,在中国资产超过一亿美元的大富豪中,中共官员家属就有九千七百多人,占富豪总数的百分之八十六。中共各级官员的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八到二十五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二十五到八十五倍!近十年来,外逃党官共掠走三点七九万亿美元,比中国外汇储备还多五千亿。

而且,官员的特权无所不在,退休后领取高额的退休金和保持很多在职时的特权待遇;而陈水总式蚁民却老无所养。党官的子女,也把持着要害部门,厅局级官二代,百分之八十七到百分之九十五在金融证券、地产开发或石油电讯等垄断领域工作,那都是超高薪和灰色收入特多的部门。

与官员的财雄势大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中国目前农村的贫困人口在九千万至一亿五千万人之间。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为二千一百四十万三千人。基尼系数远超危险线达○点六,总体估计中国社会目前至少三亿人徘徊在贫困线下。

谎言暴力统治催生更多陈水总

连《人民日报》也不得不承认:“底层上升通道受阻,社会阶层固化趋势加剧,贫穷将会代际传递,一代穷世代穷”。红一代、富一代生出肯定就是官二代、富二代;穷一代则很难生出官二代和富二代,只能成为穷二代。七千万受过专上教育的年青人找不到工作。工农子弟大学毕业从商吧,所有的垄断行业都进不去,非垄断行业要么不挣钱,要么各种税费罚款,红黑二道的敲诈勒索让你无利可图;从政吧,官场充满了“潜规则”,讲的是“拼爹”或赤裸裸的金钱色相交易,才干学历根本不再重要。

中国社会的阶层结构已经彻底板结固化,显见的利益已被统治集团基本瓜分完毕,剩下的事情就是以高于国防军费的民脂民膏去不断“维稳”,用各种手段麻痹欺骗人民,天天宣传这“指数”那“成就”,颂唱他们的“崛起”、“盛世”,轻诺空许“中国梦”,让百姓沉迷梦中不要醒;更有重新打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否定宪政,否定改革,鼓吹“五不搞”、“七不讲”,还有登峰造极的“宇宙真理”等等。说到底,目的无外乎都是为坚持一党的特权、专制、独裁,保住党天下和既得利益集团的长治久安。但是,国人再不会那样好糊弄,谎言加暴力的统治只会催生更多的陈水总和杨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