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崩溃”的不是人民(图)

2013-08-10 10:10 作者: 简单就是力量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苏联解体
(看中国配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3年08月10日讯】8月1日,新华网刊登了一篇署名为“王小石”的评论,题目叫《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以下简称“王文”),矛头直指“微博上的公知、导师、天使、带路党”。该文“旁征博引”、“数据说话”,乍一看确实有点唬人,似乎可能迷惑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但即使是一般群众,如果稍稍关注一下苏联社会转型历史,以及近年来俄罗斯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情况,仅凭常识都可以发现,王文至少在两个核心问题上有意无意地犯了偷梁换柱、片面论证的毛病。一是苏联解体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崩溃,是党政军的崩溃还是公民社会的崩溃?二是中国社会转型是否会步苏联后尘,是否要“去工业化”、“卖自然资源”?这两个问题澄清了,王文也就不驳自倒了。

一、苏联解体引发的某种形式上的“崩溃”,其实是党政军的崩溃,而不是公民社会的崩溃,是公民社会对专制社会的一种批判扬弃,一种凤凰涅槃,破中有立。 

王文为了说明解体后俄罗斯社会的惨相,列举了不少“数据”和“事实”。如,“前苏联的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丢失了十四个,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一半,出海口丧失殆尽,红色黑海舰队变成了内湖舰队,2001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为1991年苏联的十分之一,俄罗斯已经从一个强大的国家变为一个在经济上无关紧要的世界二三流国家了。”大家请看,这些“崩溃”的东西,不都是党政军吗?还有,王文在此处犯了一个统计口径的错误。经济指标的下降是没有统计可比性的,俄罗斯一个国家和前苏联十几国家是一回事儿吗?

专制的党政军确实“崩溃”了,而苏联的公民社会如何呢?专制制度破产后,苏联公民社会却如凤凰涅槃,曲折而坚定地成长起来了。苏联公民获得了最真实、最宝贵的自由。宪法终于真正发挥作用了,党和政府终于被关进了这个制度的笼子,一人一张的真实的、有效的选票就是钥匙;秘密逮捕和政治犯取消了,人民终于获得了免于恐怖的自由;国有企业、资源终于回到人民手里(虽然休克疗法在技术上有一些瑕疵,但还权利给人民的方向是好的),人民终于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国家的主人;新闻审查和言论管制取消了,人民能够自由地批评党和政府,而不用担心被迫害。

涅槃重生之后,现在的俄罗斯经济社会发展如何呢?王文用总体指标来衡量俄罗斯的经济情况是不妥的,一个国家经济到底好不好,归根结底要人民说了才算,所以必须用人均指标来衡量。2012年俄罗斯人均国民收入达12700美元(中国同期只有6500美元,还包含众所周知的统计水分呢),迈入高收入国家之列。再来看世界领先的福利制度:第一住房不要钱,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分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分也只收很少的钱。第二用水没水表,日常生存所必需的自来水、热水(一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就不收费,索性连水表都省了。第三看病不花钱,手术免费,住院免费,治疗免费,唯一不免的只有药费。不管你是不是俄罗斯人,只要在俄罗斯境内的任何人得了病,救护车就给你往医院拉,就给你治。第四教育还倒贴,学生上学一律免费,教科书均由学校无偿提供。而且所有的学校一律免费供应全体学生一顿丰盛的、营养充分的早餐或午餐。第五失业要批准,政府规定,大量解雇人员,必须在解除劳动协议前3个月向国家就业处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方可解雇。现在的俄罗斯,国家实力也许是“二三流”,但是人民生活水平却是一流的!

至于王文诟病的俄罗斯腐败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几乎和我国一样严重。但是和我们不一样的是,由于俄政府是民选政府,必须按照民意行事,所以俄政府目前已经开始进行官员财产公示立法了,这可是反腐和防腐的“核武器”呢。而我们天朝政府呢?在民意滔天、民怨沸腾的形势下,官员财产公示推进了十几年,却怎么推得连个影儿也没了?

所以,如果对于苏联的解体,硬要说“崩溃”的话,也只不过是独裁政党、专制政府及其军队的崩溃。而苏联解体后所属民族国家的公民社会非但没有崩溃,反而因此“涅槃重生”。

二、中国社会转型,根本不存在“去工业化”的问题,也不存在“卖自然资源”的问题,而且完全可以借鉴苏联的经验和教训,使社会转型更平稳。

王文有一个明显的概念错误,即因为苏联转型实行了“去工业化”,所以我国转型也要实行“去工业化”。这是典型的偷梁换柱、无理推论。苏联社会转型之所以要实行“去工业化”,是因为跟美国打冷战,导致工业基本为重工业,重中之重又是军事工业。重工、军工在计划经济模式下的畸形发展,拖垮了轻工业、消费工业,导致了苏联人民生活水平(特别是消费水平)长期得不到提高(看现在朝鲜就知道了)。正是在这种积重难返、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为了改善经济结构,促进人民生活水平的正常提高,苏联解体时才不得不采取“休克疗法”。苏联解体实行的所谓“去工业化”,准确来说实际是“去重工业化”和“去军事工业化”,并以此促进轻工业和消费工业的均衡发展。这样的“去工业化”,虽然短时间内会降低国家经济总量,但是对于经济结构的优化,经济体系向现代化转型,经济社会民生的长远发展,却是必须的。

我国的转型根本不存在“去工业化”的问题。因为目前为止,我国已经进行了三十年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已基本建立(虽然由于国有企业的存在,还不完善),形成了较为典型的劳动力密集型工业体系,而且加入了WTO,逐步融入了全球经济,在全球经济体系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我国当前的转型,更大程度上是一个政治体制的转型,而不是经济体系的转型。转型的实质,是为我们目前已经建立并逐步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一个与之相适合的法治、民主、自由的政治体制。所以,如果执政党处理得当,政治转型平稳的话,我国转型之后的经济社会不可能出现大的动荡,也就根本不存在王文所说的出卖自然资源问题。实际上,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给全球当农民工,一直是靠出卖廉价劳动力资源的,转型后也可以先继续这么干着,确保经济不产生大的波动。但是请相信,随着转型后公民社会的发展,社会激励机制的合理化,人才在国内的自由成长,这种卖劳力的现象必将得到根本改善。

总之,澄清上述两个问题之后,不难发现,王文所深恶痛绝的“动荡”和“崩溃”,于党政军当然是灭顶之灾,但是于广大人民群众却是实实在在的解脱,是扬弃、是涅槃,是重生之门。而且,社会转型也不会如王文武断恐吓的那样,导致我国“去工业化”、“卖自然资源”。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出卖劳动力资源的国家,改革开放三十年,实际上已经在经济层面做好了社会转型的准备。我们不需要像前苏联那样搞“休克疗法”,完全可以避免“硬着陆”。因此,社会转型对于我国来说,不但转过去的前景是美好的,而且过程也完全可以做到易于接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