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专骗熟人!陕西妇产医生参与卖婴(组图)



在东城村一个家庭的炕上放有婴儿的奶瓶和衣物,等待着孩子回家。(原文配图)

【看中国2013年08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王燕编译报道)据英国《每日电讯报》8月10日(周六)报道,一个个小村庄点缀在玉米地和苹果园里,这里是张素霞的家。在泥泞的街道上和庭院里玩耍的孩子们,许多是她接生的,而且这些孩子的父母,许多也是张素霞的母亲接生的。

但本周,一个黑暗又可怕的秘密终于揭晓:张医生,自己拥有一位孩子的母亲,在从她所工作的县医院偷新生儿到繁荣的黑市上出售。

每一次,她的诡计是一样的。为了减少父母们悲痛的泪水,她声称他们的新生儿身患绝症或先天畸形。她只选则那些她非常了解的家庭,她知道他们会对她所说的话毫无疑问。她的方法是如此冷酷无情,她甚至还向这些家庭收取她一贯的服务费。


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原文配图)

“当她来到我们这里,她说,我们的孩子快要死了”,56岁的周存(音)说。2009年一个寒冷的冬天的上午,他的孙子被张医生带走了。

“我当时还想,孩子看起来很健康,但我相信她,因为她是医生,我们和她的关系很好。她说,通常这种情况他们会把孩子扔到一口井里,但是这次她会安排一个老头来抱走孩子,我们只需要付给她50元钱(5英镑)。”

至少7年,张医生卖婴儿的事从来就没有被人质疑过。但这周,她与她在富平妇幼保健医院的8名共犯一起被捕,6名政府官员被解职。

张医生被揭露出来开始于7月16日晚,当时东城村的董珊珊(音)和赖国风(音)夫妇生下了一个儿子。

在她怀孕期间,张医生曾对胎儿的健康表示怀疑,警告董说她得了乙肝及梅毒,可能会传染给她的儿子。

孩子出生当晚,张医生证实了她最坏的猜疑,甚至在家长还没有好好看看孩子之前就要把孩子送走。

但赖先生起了疑心,他带着妻子到不同的医院抽血化验,结果证实她并没有感染肝炎或梅毒,于是他向警方报了案。

最初,没有人愿意听他的投诉。但当他和他的父亲站在他的白色瓷砖的房顶上,用死亡威胁要跳下来时,警方终于给予了注意。

查看医院的录像,调查人员发现张医生包着孩子出了门。在拘留所,她承认将宝宝以21600元人民币(2200英镑)卖给了人贩子。

警方迅速找到了该分销链。该名婴儿被转手了两个中间人,每次转手价格都上涨,最后被卖给300英里外在河南省一对极度渴望有儿子的夫妇。


该名新生婴儿在陕西省富平县回到父母手中(原文配图)

拐卖儿童在中国是一个巨大的行当,部分原因是当局“一胎政策”的限制,剥夺了很多夫妇自然生产的机会:生一个儿子传承血脉。

对黑市偷走的婴儿没有统计数据,但据中国媒体报道,近年来该行业已经变成了“产业化”,整个村庄作为中间转手孩子的“枢纽”。

中国儿童拐卖的新纪录片《活着 心已死》(Living with dead hearts)的导演之一Charles Custer说,“我个人的估计,每年有2万到4万名儿童被偷走”。“在2011年,中国政府称已经营救出了8千多名儿童,但是在我们摄制所接触的几十个家庭中,没有一家找回了他们的孩子。”

他补充说,卖价最高的是健康的汉族男婴,可以卖到4万元(4200英镑)到6万元人民币(6100英镑),“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很多的钱,尤其是在中国。”

当局经常在婴儿交易中串通一气,为一名被偷走的孩子注册一个新的身份只需要花几百元。Custer先生说,他曾遇到一个案子,一名十几岁的男孩被卖到一个砖窑做奴工。

他说,“他逃脱了,并找到了一名政府官员,向他解释了一切。但那名官员不但没有帮助他,还马上把他卖给了另一个砖窑。”

张医生的罪行被披露出来,打破了富平县的平静。

在东城村,齐坤丰(音)的父亲说,“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今年5月底,齐坤丰的双胞胎女儿被张医生偷走了。


齐坤丰(音)和妻子万悦悦(音)的结婚照(原文配图)

“她的祖母是我们村的女村长,她的母亲接生了我的儿子。我们跟她很熟。所以当我儿媳妇怀孕时,我们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愿意做我们的医生。她怎么会对她所认识的人做这种事?”他喊道。“出生后,我的儿媳妇来到走廊里,说医生告诉她这对双胞胎在用相同的胎盘,互相吸对方的血,现在生病了。”

“我们被吓坏了。”他补充说。

这对双胞胎女婴被分开发送到了不同的省份。后来他们被警方发现,昨天被送回了家。

在他们家的院子里,在家里的神龛前燃起了蜡烛和香。在炕上,放有婴儿的奶瓶、毯子和衣物,等待着欢迎孩子的回来。


在等待孩子回来的祖母杨华麦(音)(原文配图)

在等待孩子回来的他们56岁的祖母杨华麦(音)必须由亲戚搀扶。她哭着说,她是悲喜交加。

警方相信在富平可能至少还有十起这样的案件,但传言说,从该县医院被盗的婴儿的数目可能高达55人。

对于孩子被最近抢走的夫妇,警方还能迅速追捕到中间人。对于其他人,找回孩子的希望则更少。

一名张医生的初中和高中同学、56岁的杨秋棉(音)说,“我们的孙女在2006年11月18日出生,但她被两名护士偷走了,我们认为那两名护士是在为张做事。”

“她是一个非常外向的人,和所有的同学和朋友关系都很好”,杨女士说。

“在宝宝出生后四到五天,我的儿媳妇和我一起带着孩子去做检查。

“张医生说,孩子先天发育不足,可能长大了会残疾,甚至会瘫痪。她说,我们应该放弃那个宝宝。我们俩都哭了,我儿媳妇不愿意,但因为张是我的同学,我们信任她。从那时起,我们直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报告发生的事。”


周存(音)与她的孙子董寒星(音)(原文配图)

在附近的另一个小村庄,祖母周存(音)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 “在我儿媳妇生下孩子前1个月,就是2009年1月,张医生给我们打电话,要我们把宝宝的衣服带到医院去,并说,我们可以先存在她的办公室里”,她说,她一直不停地询问那些衣服,但被告知不要担心。婴儿出生后,张医生就为买家准备好了一个完美的打包:孩子外加衣服。

周存的儿子董鹏飞-被盗男婴的父亲,已经搬到了西安,在一家工厂工作,但留下了第二个儿子,两岁的董寒星(音)。

这一周,这位蹒跚学步的孩子在庭院里玩耍。如果警方能找到,他可能会发现他还有一位不幸的哥哥。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